新加坡如何辦到?從萊佛士爵士到李光耀的非典型崛起

新加坡的週期性危機

在最早的年代,也就是七個世紀之前,新加坡面臨來自敵對鄰邦對其生存的威脅,也失去作為重要海港的地位。英國人一八一九年抵達當地時,首先得克服環境的不適,於險峻、蕪蔓的叢林邊緣開闢出臨時性的屯墾地。此地的熱帶環境讓許多屯墾者飽受其害,大量嬰兒因此死胎或夭折。

倫敦當局基於歐洲地緣政治的原因,原本威脅要懲罰先到的屯墾者,後來遲遲才核准此一快速發展的帝國新據點。一個世代之後,英國在鴉片戰爭(一八三九至四二年)擊敗中國,戰利品之一就是曾經荒蕪而後快速成為英國重要港口的香港島。在此之前新加坡被稱為「前進中國的門戶」(gatewaytoChina),因而當它被香港取代後很可能也會失去和中國的貿易,而這正是新加坡建城的理由以及繁榮致富的首要因素。

十九、二十世紀之交,全球商品交易的波動起伏劇烈,尤其是橡膠這項主要轉口商品的需求彈性很大,顯示新加坡十分依賴非其所能控制的全球市場。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陵夷,以及日軍的殘暴占領,又再次痛苦地證明新加坡一直無力抵抗外在世界力量的進犯。

一九六三至六五年,與馬來西亞經歷動盪、短暫的結合之後,新加坡突如其來地變成完全獨立的國家。許多人對這個新國家捏一把冷汗,認為可能凶多吉少。失業率飛漲、社會失序動盪、罷工打亂了生產、亂民於街頭流竄。許多人嚮往共產主義,而且新加坡面臨侵略性極強的惡鄰印尼。有許多人民嗷嗷待哺,但新加坡資源匱乏,僧多粥少,這個脆弱的新政治實體面臨的挑戰是必須在種族、宗教和語言紛亂混雜的基礎上,建立穩定的經濟和國家意識。

主導開國大業的李光耀總理甚至也說,建立海上城市國家的構想根本是一個笑話,國族認同持續困擾著新加坡。

但是李光耀本身擁有雄心壯志,對於新加坡的前途也信心滿滿,他巧妙地運用人民渴望自由的心理來激勵他們,同時利用英國殖民統治遺留的威權主義機制逐步建立政治控制。可是當經濟發展到能創造就業、緩和社會緊張之際,英國卻開始在一九七一年撤軍,對新加坡的國防和經濟帶來沉重打擊。英國的基地創造新加坡將近五分之一的國民生產毛額(GNP),也雇用了新加坡十分之一的就業人口。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分享

今天新加坡是世界上最依賴貿易的國家,這也表示它面對超乎其控制的全球經濟力量時相當弱勢。

居安思危的憂患意識在政府巧妙運作之下,持續驅動該國在人才教育、國防備戰、節約能源、強化經濟競爭力、提升全球地位等方面屢創佳績。「雄心」和「焦慮」二詞是孜孜矻矻的新加坡人的最佳寫照。新加坡領導人不斷利用焦慮心理勸諭人民接受而非抗拒領導人所追求的改革以及政府採行的戰術。前任總理吳作棟表明,新加坡「在通往未來的路上沒有成功的保證,必須團結一心,相互合作、保持競爭力,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奮力航行」。

新加坡如何辦到?

無論是創造或維持傑出的經濟表現,教育都是公認的最終關鍵。新加坡非常注重基本閱讀和數學能力。求知欲通常來自家庭,而華裔新加坡人在這方面特別明顯。雖然英語仍然是最重要的,新加坡人通常都能說第二甚至第三種語言。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這是美國人欠缺的優勢。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政府公職吸引第一流人才,其支付的薪水不遜於民間企業。豐厚的薪酬和嚴刑峻法使人不敢起貪瀆枉法之心。財閥及特殊利益在新加坡沒有什麼政治影響力。政府具備高超的理財技巧,以審慎和節儉聞名。它設立的「公積金」制度(CentralProvidentFund)強迫工人及雇員儲蓄,藉此提供人民國民住宅和退休年金,也使政府有龐大財源投資基礎設施。

新加坡領導人接受全球科學界對氣候變遷的共識,沒有像美國人一樣心存質疑。新加坡學校的生物課裡也不會教授反對演化論的「智能設計論」(intelligentdesign)。新加坡人可以指出,雖然他們的政治可能很敏感、受到政府管制,但是和美國大不相同的是,在基因研究這類事物上,他們沒有意識型態的束縛。

除了照顧其遍布全球的經濟利益之外,新加坡採取不干預主義的外交政策。該國從來打算不把資源投注在戰爭之上。它維持一支訓練精實、裝備精良的小型軍隊,意在發揮嚇阻戰略,把大約四分之一的政府經費花費在國防事務上。為了克服其領空太小的限制,新加坡利用外國基地訓練部隊,它也因而可以自誇具有東南亞最現代化、最有戰鬥力的空軍。雖然女性免服兵役,新加坡實施強制服役制度。政府認為這個義務兵役不僅提供國防之需,也有助強化社群及國族意識。

天時得宜顯然是是新加坡成績斐然的原因之一。

當前的新加坡很幸運能在過去五十年崛起,這段期間世界財富大躍進、全球經濟大整合,舊海洋帝國紛紛瓦解,許多新近獲得自由的民族,特別是海洋世界的人民,釋放出「原始的求生本能」,科技又突飛猛進。天時得宜之外,新加坡成功的另一個原因是地利亦得宜。一切都從地理開始。新加坡的總面積只有二百四十一平方英里,僅及美國羅德島州的一小塊地區。以交通而論,你可以在一小時之內從國家的這一頭開車抵達另一頭。

現在該國人口已超過五百萬,對於一個城市而言人數不少,就國家而言卻又不足。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新加坡的領土面積狹小限制了其國內市場及人力資源的供應,這導致了新加坡的憂患意識。

但是,小歸小,也有優勢。在邁向現代化的進程中,不會有龐大、落後的農村部門妨礙高度城市化的國家。

面積狹小也保障了迅速且密集的溝通渠道,使得新加坡可以透過安撫組織和促進共識強化社群意識,更方便、更有效地組織人民及其行動。鄧小平曾經對李光耀感嘆:「如果我只有上海需要擔心就好了……可是我有整個中國呀!」(摘自序言海洋的力量)

看更多 八旗文化 《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從萊佛士爵士到李光耀,駕馭海洋的小城大國》

圖、文/八旗文化 《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從萊佛士爵士到李光耀,駕馭海洋的小城大國》
圖、文/八旗文化 《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從萊佛士爵士到李光耀,駕馭海洋的小城大國》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