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抵擋的主流,中國殖民主義狂潮下的香港

有一些意見認為,香港人應該專注爭取民主,不應讓本土爭議使形勢變得複雜。

他們會覺得,民主訴求是高尚的,本土身分認同卻是不理性的,兩者不應混而一談。例如末代港督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卸任後,常為香港民主發展仗義執言,卻對近年興起的本土思潮不以為然。然而比起爭取本土派和自決派,彭定康本人更有動機去模糊民主與本土的關係。

彭氏曾任保守黨主席,他不單堅持大不列顛統一,亦是主張歐洲一體化的親歐派:他本身就是現有主權國家體系的既得利益者。而從近期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風波,我們亦可看到彭氏所擁護的歐洲聯盟,本質上乃既有主權國家俱樂部,其組織運作亦偏袒大國,漠視未能獨立的小國族之本土民主權益。歐盟的「民主赤字」一直為人詬病,但像彭定康的親歐派卻一直對此視而不見。

市民齊聚香港理工大學外聲援示威者。 圖/歐新社
市民齊聚香港理工大學外聲援示威者。 圖/歐新社
分享

他們把民主簡化為選舉政治,而不知民主的深層意義乃大眾主權之實踐,未能對抵抗中國殖民主義的本土運動有正確的理解。

香港人的本土身分認同,乃是由民眾的集體經歷自然滋生;而香港自決,以至是獨立的訴求之所以會出現,則是因為其社會參與的經驗,使抗爭者意識到所有人都屬於同一個反殖共同體。而香港國族主義既然不是由上而下的官方國族主義,除卻少數基要主義者的怨毒情緒,其發展大體上會比較貼近主張公民自治的英格蘭模式。香港人在帝國的邊陲爭取民主自治,就是要以民權制約中國的宗主權,並宣告主權在民而不在黨國。

民主本質就是反殖,就是要追求本土自主。

我們固然要提防像昔日法、德、俄那樣,以集體主義、種族主義偷換掉大眾主權和平等主義的理念,從而走上國家主義和族裔國族主義的歪路。但這不等於要否定包括本土思潮在內的國族主義。香港人對民主自治的訴求,本質上就是堅持自由、平等、公民自治的公民國族主義。我們不能說本土與民主無關;這兩者本屬一體,主張民主、要求港人治港,就是否定帝國、主張自決的小國國族主義。爭取民主,就不應反對港獨和自決等本土政治主張,反倒要提出一套務實理性的本土論述與基要主義者抗衡,把本土思潮引導往公民國族主義的正途。

就理論而言,小國族的本土思潮也可以承認大國的宗主權,並以自治政體的方式實踐住民自決,成為「無國之國族」。

這當然是一條可行可欲的出路,前提是一切安排均應由小國族的民眾在不受脅迫的情況下以民主方式決定;而若然大國持續干預地方自治,小國族亦當有自決獨立的機制。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大國的中央政權能否以適當的策略配合。赫希德(Michael Hechter) 站在「民主統派」的立場,指出若要成功在大國主權下實踐本土政治,中央政權必須避免直接管治,並讓小國族國民有民主參與中央政治的機會。

美國華裔學者分析香港局勢,認為中共將更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恐會激起更多的示威抗議。歐新社
美國華裔學者分析香港局勢,認為中共將更加強對香港的控制,恐會激起更多的示威抗議。歐新社
分享

簡要而言,中央政權必須既自制、又開放。當今世上,又有多少大國能做到呢?

當今的中國政權,明顯既不自制,亦非開放。在20世紀初,中國部分有識之士曾提倡「聯省自治」,透過地方自治促成民主統一。這些主張雖一度成為風潮,但倡議者最終卻於政治鬥爭中被主張大一統的帝國主義者擊敗,以致當今中國再沒有人會認同這樣的主張。

白魯恂(Lucian Pye)曾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是偽裝成國家的文明」,也就是說中國雖然在形式上是採用國族主義的國族國家,在事實上卻是帝國的延續。組成「中華民族」的,不是平等地實踐大眾主權的國民,而是帝國的臣民。主導中國國族建構的知識精英並不熱衷於爭取普羅大眾的自由權利,更不認為他們與販夫走卒身分平等,令自由主義從未能在中國植根。

對國共兩黨而言,黨就是國。

當他們以集權手法推進北伐,以列寧式紀律加上蘇聯軍備,用了兩年就以暴力吞掉整個東亞大陸。自此中國之定義由黨國獨尊,再也容不下別的國族想像。中國自此盡是黨國天下,之後國共內鬥,也只是不同先鋒黨之間的爭權奪利。像「聯省自治」那樣強調由下而上民眾自發的政治主張雖然理性包容,卻未能勝過恐懼和怨恨,更不能阻擋源自蘇聯的槍炮,最終只能被黨國污名化,繼而被中國人遺忘。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分享

中國國族主義如此就走上俄羅斯模式的道路,也同樣踏上黨國極權主義的不歸路。

這種藉煽動仇外怨恨情緒鼓吹黨國集權的國族論述,自1927年北伐後一直都是中國的主旋律。在文化大革命結束後,中國知識階層曾經歷過短暫的啟蒙時期。他們此時嚮往自由和民主、厭倦黨國與威權,並為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埋下伏筆。可惜於六四慘案後,知識階層於肅殺的社會氣氛下陷入毫無建樹的論爭,使一切都打回原形。中共政權於1989年後,加強對國民的愛國教育,高舉「毋忘國恥」的大旗,並著力發展經濟。隨後中國國力大幅擴張,百年來一直忍辱負重、圖謀復仇的中國夢,似已得以實踐。

在帝國復興的大勢下,歌頌黨國、崇拜權能的國族認同,在中國已經是無法抵擋的主流。

看更多 前衛《思索家邦:中國殖民主義狂潮下的香港》

圖、文/前衛《思索家邦:中國殖民主義狂潮下的香港》
圖、文/前衛《思索家邦:中國殖民主義狂潮下的香港》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