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強勢對香港「止暴制亂」必將自食惡果

港人「反送中」、「反專制」運動現已近乎攤牌階段,但目前的情勢發展已不太可能成為「對話攤牌」,而必會是「流血攤牌」。世人不得不嚴肅質疑北京:雙方的對話真有這麼困難嗎?落實雙普選真有這麼困難嗎?獨裁政權的無比傲慢就表現在「拒不對話、拒不民主」,「流血鎮壓就是王道」,「表面穩定壓倒一切」。但這是根本解決之道嗎?

習近平(見圖)的香港談話是止暴制亂工作的最強音。 (中新社)
習近平(見圖)的香港談話是止暴制亂工作的最強音。 (中新社)
分享

北京執政者在巴西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誓言對港亂局「止暴制亂」,「人民日報」疾言厲色對此嚴厲警告「沒有中間地帶,容不得猶豫、徘徊和動搖」。香港中大及理大校園現時已如戰場,這種惡劣場景已超越了天安門大屠殺前夕,知識份子的最後堡壘已被北京馬前卒橫衝直撞公然踐踏。

香港暴力衝突惡化 法新社
香港暴力衝突惡化 法新社
分享

北京明顯打算在香江再幹一次天安門事件,這絕非危言聳聽,因為這由之前親北京媒體極力醜化示威者做為預先的鎮壓鋪陳,及公然高度讚揚開槍港警,即可嗅出極端不祥徵兆。香港危局想要和平落幕可謂輕而易舉!只要北京實踐一國兩制對港人的承諾,允許港人雙普選即可「止暴制亂」。但北京為什麼不這樣做?

一言蔽之,北京懼怕此例一開則未來內地必會群起效尤,如此其專制政權將岌岌可危。

但北京若重演天安門屠殺,又必將自絕於國際社會而引發各國長期制裁,如此政權同樣會步履蹣跚前途艱辛。長期而言,有朝一日若天安門及香江冤魂,合流齊向共朝討個說法要求公道,其政權依然會岌岌可危。這種「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之窘態,是專制獨裁政權最具特色的宿命與悲哀。

港警目前被證實發射了逾九千枚催淚彈,其中竟含戴奧辛(香港稱作二噁英),這種足以令人體產生長久影響的成份,不僅有記者曝光自己得了「氯痤瘡」,近日也有港警家屬爆出站在第一線「治暴」的香港警察,也罹患了相同病徵。美聯社
港警目前被證實發射了逾九千枚催淚彈,其中竟含戴奧辛(香港稱作二噁英),這種足以令人體產生長久影響的成份,不僅有記者曝光自己得了「氯痤瘡」,近日也有港警家屬爆出站在第一線「治暴」的香港警察,也罹患了相同病徵。美聯社
分享

奉勸北京當局,最能妥善解決香港亂局的上上策,絕不是枉顧病根強力去施行明顯是喪心病狂的「止暴制亂」,而是釜底抽薪明智去實踐合理又順天應人的「還政於民」。這世上絕對沒有永遠的「家天下」,當然也絕對不會有永遠的「黨天下」。

共朝建立至今才不過短短70年,就人禍頻仍遠多於天災,歷來的這一切悲悽現象,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北京決意展開這一場拒絕解決病根,不分青紅皂白去強勢執行的「止暴制亂」,必然只會是一個政權苟延殘喘的掩耳盜鈴鴕鳥之舉,它不但無法達到國家長治久安的目標,反而必將成為其政權開始加速崩潰敗亡的起點。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