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勢惡化/反抗法西斯霸權唯一方法,站起身說「不,我們拒絕被中共代表!」

我意識到有些中國朋友,(或一些意識形態上接近泛藍的朋友),在這個時間點的立場其實有些尷尬。或許有些人覺得香港本是中國的自由民主燈塔,香港的局勢惡化,反而對中國的民主發展不利,給中共掀起極端民族主義的藉口。

所以「反對一切暴力」,好像是一個比較便宜行事的立場。

香港社會中的怒火已到達一個臨界點。路透社
香港社會中的怒火已到達一個臨界點。路透社
分享

問題是以外部敵人來製造內部團結,是中共和法西斯主義者的慣用伎倆,今日香港屈服了,明日台灣就會被中共標籤為敵人,台灣屈服了,美帝就是敵人。

中共綁架了「中國」概念,將「中國」無限擴大,中共永遠都找得到敵人,來「團結」所有的「中國人」。

唯一可以反抗法西斯霸權的方法,就是站起身來,說,「不,我們拒絕被中共代表」。

這就是香港,台灣,西藏,新疆在做的事。

香港暴力衝突惡化。美聯社
香港暴力衝突惡化。美聯社
分享

反抗的過程必然有暴力,無論是實體的暴力,或是言論的暴力,我們當然都不希望看到暴力,但這些暴力的程度和位階,並不是對等的,看不到雙方的權力差距,各打五十大板地說「反對一切暴力」,只是在幫助極權,壓迫反抗。

自由不是免費的,必然需要付出代價,但每個人願意付出的代價不同,也沒有所謂「最適合的代價」,如果不願意用肉身衝撞,至少就表態吧,如果不願意表態,至少勸阻身邊的人不要說沒有人性的話吧,如果不願意勸阻,至少可以保持沉默吧。

自由民主當然不是一朝一夕達到的,就算林鄭下台,或者中共明天倒台,中國的自由民主也不會馬上實現,需要靠一點一滴關於價值的累積,需要長期的耕耘,需要凝聚人性裡更多的善。

或許我們都更願意成為辛德勒或杉原千畝這樣的人物。

但同時我們也應該記得,我們都欠鄭南榕和甚至連名字都沒有,死在極權刀口的那些「勇武」「激進」的人,很多很多。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