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相信有人可以真心「愛中國」了

貧富差距和資本異化問題,在中國人群體裡只有更嚴重。

都不用去到中國,在新加坡,台灣,香港,中國人的貧富差距在世界都隨處可見。

你會看到一批超有錢的中國人,到國外買超貴的房地產,到賭場玩幾千新幣一手,同一時間,有更多的中國人,被迫離鄉背景到國外做勞力輸出,甚至做特種行業。

資本異化的故事,以「人」為單位已經夠讓人不愉快,如果以「中國人」為單位,整個故事變得更荒謬。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分享

一個中國人性工作者接客一次,費用是一百新幣左右,再被抽成,她可能只賺數十新幣,所以同一時間,同一地點,你用長鏡頭去拍,你會看到一個中國人一分鐘內在賭桌上輸掉的錢,是另一個中國人接客上百次才賺得到的收入。

這個世界,或這個國家,一定是有些地方不對,特別是這個國家還是由「共產黨」執政,國號還是「人民共和國」。

中國的思想問題比世界其他地方更嚴重,過去二十年中國的經濟起飛,造就了很多社會底層往上爬的富豪,但這些階級流動的結果,並沒有相信階級流動的價值,這些富了的ex窮人,並沒有回過頭來幫助自己的同胞,而是忙著將資本外移,拿外國公民權,然後繼續說自己「愛中國」,以繼續佔有中國市場。

中國富豪愛中國,但卻不願意將自己的資本,重分配給中國的窮人。

中國已有1億人先富起來。 (美聯社)
中國已有1億人先富起來。 (美聯社)
分享

中國特殊的情況,造就一種政治權力和經濟結構都不能討論的環境,形成一種「中國特色的議題式良心」,就是寫中國成為顯學,包括關懷中國弱勢,但只能談議題,不能談結構,比方說談中國的性工作者被剝削,但不能談中共的施政導致這麼多中國人需要從事性工作才能生活,於是書出了作者賺了錢賺了好名聲,但現實裡幫助了多少中國的性工作者呢?,零。

所以現在「中國」這個概念,只是「議題」,「材料」,「受眾」,是沒有「人」在裡頭的。因為牽涉到「人」,就是「政治」,就要革命,哦太敏感了,我們不要往那個方向去。

曾經有一個中國人和我說,他從小接受的教育是,「你無法改變社會,但是你可以改變自己」。

聽到的當下我有一種很深沉的傷心。

雖然央視喊出暫停轉播,但騰訊體育14日卻復播NBA賽事。NBA中國深圳賽事。法新社
雖然央視喊出暫停轉播,但騰訊體育14日卻復播NBA賽事。NBA中國深圳賽事。法新社
分享

從此我再也不相信有人可以真心「愛中國」了,你怎麼可以愛著中國的同時,卻無視千千萬萬中國底層人民,每天所需要承受的苦難,無動於衷,無所作為。

那些口口聲聲最愛國的,其實愛的都是他們自己。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