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亞洲已不是唯一戰場,美國和歐洲內部,因NBA中國事件引起的意識形態​對決才剛開始

NBA球星 Lebron James 批判火箭總管 Morey 的言論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美國輿論很快就分成兩派。

莫雷,是當今NBA各隊中最成功、也最有影響力的GM之一,同時也是極為瞭解中國市場的「中國通」。莫雷發文撐香港之後,又快又猛的中國譴責風暴,大大地震憾了美國體育圈。 圖/截自twitter、微博
莫雷,是當今NBA各隊中最成功、也最有影響力的GM之一,同時也是極為瞭解中國市場的「中國通」。莫雷發文撐香港之後,又快又猛的中國譴責風暴,大大地震憾了美國體育圈。 圖/截自twitter、微博
分享

一派當然認為言論自由是美國的核心價值,Lebron James 這種向中國巿場低頭的態度完全不符合美國價值,也有違他長期以來關注社會正義和公益的形象,特別是他去年才引用了馬丁路德金的名言:「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如今看起來特別諷剌。

另一派,包括 Lebron James 自己,則替 Lebron James 的言行辯護,認為 Lebron James​ 批判 Morey 的點,主要在於發表支持香港推特的時間點,(剛好就在NBA中國賽開打之前一星期),和在發表推特之時完全沒有想到後果,就算是支持香港,也是毫無策略性的。

兩派都有各自的道理,但基本上言論自由是美國不可憾動的核心價值。

湖人隊詹姆斯(LeBron James)。 圖/路透社
湖人隊詹姆斯(LeBron James)。 圖/路透社
分享

所以雙方的差異其實比較接近勇武派和務實派的不同,多於反中或舔中。前者以白人為主,後者似乎黑人較多,顯示這也牽涉到美國本身內部的政治情勢,相當複雜。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在美國至今仍處於社經弱勢,有很多潛在性的歧視,所以會覺得白人總管的這種支持自由言論,其實是偽善,因為受到影響的是黑人球員的錢包。

黑人社群也比較處於孤立主義,對於世界其他地區所受的壓迫較少關注。白人社會方面,支持大力打中的反而是右翼,左翼常陷入一種莫名的白人原罪感,對中國人權和政治議題常進退失據,(當年面對蘇聯時就比較沒有這個問題,因為都是白人,只是意識形態不同)。

所以中美兩方的對立,具有兩個面向,一是各自的民族主義的對決,二是價值的對決。

美國畢竟還是當今世界唯一經濟總量大於中國的國家,所以其內部的論爭非常具有參考價值。

中國無疑是一個世界需要面對的問題,各方都希望中國可以走向更好的未來,關鍵是要如何做,路線為何,強硬政策打擊中共的實力但也促成中國內部極端民族主義的擴大,務實主義在中共面前則顯得軟弱,而且中國人的意識形態進步似乎是十分緩慢,過度務實對亞洲各國(包括台灣香港)來說,就近乎綏靖。

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中國/亞洲已經不是唯一的戰場了,美國和歐洲內部因中國引起的意識形態​對決才剛開始。

美國職籃NBA球星坎特(Enes Kanter)。 美聯社
美國職籃NBA球星坎特(Enes Kanter)。 美聯社
分享

如反對祖國獨裁政權的土耳其裔NBA球員 Enes Kanter 推持上所說的:

「Freedom is not free.」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