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記憶中的香港,一切安好

在正文開始之前想先跟大家分享一部經典電影

2004年發行的「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以1994年的歷史事件盧安達內戰為背景,描述當地胡圖族人和圖西族人之間的矛盾進而演變成兩種族間的屠殺,這部片主角為當地一間高級飯店的客房經理,原本單純因為工作需求周旋在各國政要與富豪間,但因為內戰的爆發,這些人脈卻成為他與家人、當地族人能平安活下來的希望。這部經典電影探討的議題很多,每個人切入的觀點、接受到的訊息都不一樣,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中間一段境內外國記者與外國民眾全面撤離的橋段。

電影《盧安達飯店》電影劇照。
電影《盧安達飯店》電影劇照。
分享

主角對著一位手中握有當地屠殺影片的記者說:

「謝謝你拍了這些影片,讓全世界瞭解這裡的情況。這是我們唯一一個讓人們可以干涉的方法。」

「但如果沒人來干涉、披露這些罪行,那這還算好事嗎?」

「人們看到這種暴行,怎麼能不干涉呢?」

「我想人們看到這些影像,他們會說:天啊!這真是太可怕了!接著繼續低下頭享用桌上的晚餐。」

很殘酷卻反映現況的對話。對吧?(嘆氣)

2018/01月--二訪香港
2018/01月--二訪香港
分享

一向床上躺平三秒入睡的我,在昨晚罕見的失眠,翻了3小時才睡著,半夢半醒的到了早上,睡眠品質極差。

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因為睡前滑了一下臉書,平常追蹤太多導演、藝文界的人士的結果,便是築起厚厚的同溫層。昨天打開臉書滿滿的分享影片,都是關於15歲女學生被發現全裸死亡的相關消息與疑點也包含生前影片,當然這陣子長期關注反送中事件,也很清楚明白這不是第一起民眾「被自殺」的案件,也看過很多影片、照片、影音檔,佐證了警察的相關暴力犯罪證據。

但斗大標題寫著15歲少女時,這個「15歲」,還是深深震撼了我,失眠的我想著15歲的我在做什麼?15歲正值國三的我,能想到的只有課業跟朋友,壓根沒想過「政治、國家、街頭、抗議」這些詞彙匯會出現在的我生活,甚至可能影響我的人生。

試著想想,假使今天在台灣的海邊發現一具全裸的浮屍,查驗身分後發現是一名15歲的少女,姑且不論兇手的身分,光是發現這具浮屍會佔滿多大的新聞版面?會不會有民眾因此走上街頭,抗議政府無法給人民一個安全的社會?

但為什麼一但加入了政治因素,風向、輿論都不一樣了呢?

2015/04月--於香港街頭拍攝
2015/04月--於香港街頭拍攝
分享

上圖照片攝於2014年雨傘革命半年後的香港街頭,也許是因為事件過了半年,拍攝的當下我記得抗爭者都很平靜,只是靜靜舉的傘或是標語,照片中的大哥看到我在拍照要我一定要PO上網、PO上 Facebook。有時候不禁會想今年的他們,是不是依舊在抗爭中渡過。

這陣子看到反送中運動正反兩面的報導,心裡百感交集,比起民眾與警察兩方的衝突,有時候更讓人難受的,是情緒走在理智前方的偏激言論,那種超越道德界線的言論。雖然自身立場偏向抗議群眾,但也能理解各自的立場,一件事情的發生,從來就不是黑與白的表述,中間總是存在關鍵的灰色地帶,擁護著各自的立場只會與真實背道而馳。

這也是為什麼整篇文章中,我選擇一直丟出疑問,而沒給出太多結論。

文章最後想再跟大家分享一部經典電影

「殺戮時刻」講述一個10歲黑人小孩,被兩個白人輪暴凌虐後身受重傷且終身不孕,後來黑人小孩爸爸在嫌犯開庭前拿槍掃射。當場在眾目睽睽下打死嫌犯。

然而整個故事後來卻慢慢演變成了黑人與白人不同人種間的抗爭,也使得當地民眾極度關注黑人爸爸的謀殺罪官司。在故事的結尾,黑人爸爸的辯護律師在結辯時,要清一色為白人的陪審團與法官閉上眼睛,聆聽他具體描述一個小孩被性侵及過程中被虐待的細節過程,但在整段故事的最後,辯護律師把原本發生在黑人小孩身上的案件,受害主角設定為白人小孩,最後陪審團通過該謀殺罪不成立。

同樣的事件,我們會因為身分、成長背景、甚至是教育的不同,產生不同切入點與解讀,但也因為如此,當代社會更需要的是能好好閉上眼睛、聆聽想像的時刻。

願榮光歸香港。也願記憶中的香港,那個在8年級台灣小孩童年中,佔有一定地位的香港,一切安好,至少每個明天都要比今天好。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