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立場不同/掩飾殘酷事實:沒有站起來抵抗暴政的勇氣

有台灣朋友和我說,他有個中國朋友,因為反送中的立場不同,打電話和他講了兩個小時,他原本以為這個中國同學是思想比較進步開明支持民主的,所以對於這個對話感到意外和難過。他說其實馬來西亞中華膠的發言,就和他那個中國同學的 tone 調一模一様。他們覺得沒人指出示威者的暴力,影響了其他香港住民,這哪裡是正義,加上對港漂新移民的敵視,根本就是民粹,所以他把這些反送中人士的「暴力行為」挑出來打,他覺得這是「伸張正義」。他也不支持真普選,他覺得北京給香港很多 favor 了,一國之下,要實現兩制,香港人也要懂得妥協。

反送中警民衝突。(歐新社)
反送中警民衝突。(歐新社)
分享

我覺得根本問題還是在於「權力位階」認知的欠缺,去吵個別單一事件誰先動手誰才是「真暴力」是沒有意義的,牆裡牆外都會有各種被剪接過的視頻,人都會選擇接收有利於自己立場的資訊,這是人性。根本關鍵還是在於中共和港府是權力強勢,是最大的暴力來源,所以需要負最大的責任,香港人民是中共暴政下的受害者,因此不檢討施暴者去檢討受害者,那是基本的權力觀念錯誤。

唯一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法,就是給香港人民真普選。香港的問題在於政治失能,人民無法選擇行政權,因此政府只對北京負責,而不是對香港人民負責,所以政策無法反映民意,香港也不能控制自己的邊界,大量移民湧入,才造成香港人仇視中國人的問題。而中共不能給香港真普選,因為一旦有真普選,香港可以選擇自己的政府,可以控制自己的邊境,香港就實質上獨立,或"真一國兩制",香港在中國就會變成一個特權地區,中國別的地方就會覺得好羨慕好棒棒為什麼香港可以有真普選我們不行,然後大家都會爭取民主自由甚至獨立,(毛澤東自己都支持過湖南獨立),結果發現中國大一統根本就是犧牲多少個人權益和幸福換來的神話。

我台灣朋友說他覺得他中國朋友非常強調的正義,在他看來有一種悲哀。我說是的,其實需要理解和同情,這些中國人,香港藍絲和馬來西亞中華膠,會選擇這樣的立場,其實只是為了讓自己好過,而掩飾一個殘酷的事實:

他們沒有站起來抵抗暴政的勇氣,只好檢討,攻擊,甚至傷害比他們勇敢的人。

近年香港局勢讓中共驚覺香港歷史教育的失敗。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行動。(路透)
近年香港局勢讓中共驚覺香港歷史教育的失敗。圖為香港反送中示威行動。(路透)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