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讓香港離開中國經濟圈,徹底解決一國兩制負面影響

香港「反送中」越演越烈,已經變成每週抗議及本次的「三罷」行動(罷工、罷課、罷市),報導也顯示警方與抗議者的「互動」越來越升級,特別是港民自發性的「不合作運動」如香港地鐵有人阻塞車門關閉,有人中途按緊急掣叫停列車等,讓多條線路分段叫停的行為都癱瘓了大眾運輸系統。諸如此類的事件都會導致香港的穩定性下降,也影響香港與大陸的「人民情感」螺旋向下,這都源自於香港的「一國兩制」所造成的問題。

香港「大三罷」及七區反送中集會之後,北京接下來怎麼做,中聯辦周三政治動員大會是觀察指標。(中通社)
香港「大三罷」及七區反送中集會之後,北京接下來怎麼做,中聯辦周三政治動員大會是觀察指標。(中通社)
分享

香港在97回歸以前,主要是因為其作為大陸對外的「門戶」而有其特殊經濟地位,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港商也在中國風生水起。但到了「97大限」,雖然「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但從大陸內部來的移民人口非常多,至今已佔有百萬以上。另根據法廣報導,香港新增人口當中,六成即4.23萬人為持單程證來港的大陸新移民。新來港大陸人能說廣東話的比例有下降趨勢,在過去十多年間由八成半減至不足七成。

以上種種對香港人來說,其憂慮「香港主體性」下降也是必然的。

香港人以自己文化自豪,但香港的生存卻要仰賴大陸,在這次罷工期間,筆者看到網友回應「發電廠水廠一起罷工那就有好戲看了」,但事實卻是香港飲水必須靠廣東省提供,現在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於擔任發展局局長時在2011年12月5日就廣東省水利廳廳長黃柏青在深圳簽署2012年至2014年東江水供水的新協議,光買水,香港就於2012年繳付35億3,870萬港幣。在2018年至2020年東江水供水的新協議中,香港三年間為了購買東江水就將支付港幣47億9,259萬元、港幣48億700萬元和港幣48億2,141萬元。

換算成台幣就將近195億的「水費」。

至於電力,根據2019年4月30日公布的香港能源統計年刊 (2018年版) ,2018年香港從大陸進口45357太焦耳,本身發電151255太焦耳,進口與自力發電比例為1:3.33。

香港無論水電都必須靠大陸幫忙!

然而,香港覺得大陸賣的水太貴外,也有許多香港人認為「過多的陸客」在香港消費造成其生活品質下降,並以「蝗蟲」稱之。香港的「籠居」從國共內戰後開始至今仍未「解決」,而「人又越來越多」,帳就都算在北京頭上了。

這都是大陸與香港關係太過密切,也是北京把「一國兩制」中許多層面上的「一國」看的比「兩制」還重所致,為解決此一問題,必須釜底抽薪。

圖為男子經過香港中環一面以人民幣圖案裝飾的牆。(美聯社)
圖為男子經過香港中環一面以人民幣圖案裝飾的牆。(美聯社)
分享

報導,香港的資本市場目前由陸企占優勢,香港今年透過首次公開發行股票(IPO)所籌得的94億美元中,陸企占了91%。在債券籌資市場,陸企已借得6,470億美元的美元融資,在今年於亞洲籌得的所有美元資金中占75%,且多數債務交易都是在香港進行,香港對大陸確實很重要!

但也有其他跡象顯示,香港的經濟重要性正在衰退。如深圳已崛起成為大陸的矽谷,深圳和上海的股市也力拚取代香港亞洲頂尖金融中心的地位。如果大陸與香港不再成為一條繩上的蚱蜢,香港在需要幫助時如水電都靠自己解決、大陸也不要以香港為門戶,這樣「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反而比較不會起衝突。

就像中國舊社會的大家庭,兄弟不分家,反而時常起糾紛,若是分家後成為「名義上的一家人」,只有年節才團聚,就算不快也只有那麼幾天,反而關係不會惡化至無法收拾。其實香港人並不能去大陸考公務員和服兵役,廣東社科院副院長袁俊因而批評香港人身為中國公民,卻無履行作為公民的權利和義務,這種「一國」卻又造成香港與大陸的爭議。

香港上演大罷工。路透
香港上演大罷工。路透
分享

若從台灣經驗來看,從1987年底蔣經國開放探親以來,兩岸交流歷經許多波折,一開始大陸旅遊節目如雨後春筍般林立,台灣人基於「骨肉同胞」的想像對大陸有無限美好綺思,但交流後存在許多負面觀感,老兵們的「三大件五小件」讓大陸以為臺灣遍地黃金,台灣也頗以為傲自身的「經濟奇蹟」,那時台灣人對大陸有強烈優越感。

1989的天安門事件,中共對學生的武力鎮壓,讓台灣普遍對大陸政體產生不信賴。1994年3月31日,24名佛教徒進香團從台北木柵到在浙江千島湖,竟遭搶劫並被凶手燒死,「千島湖事件」可說是兩岸關係反轉的第二擊。之後1996飛彈危機、兩國論、乃至陳水扁一邊一國、入聯公投、太陽花學運等,兩岸關係一直不穩定。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取自美聯社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取自美聯社
分享

直到蔡英文執政後,台灣對大陸觀感從發生逆轉,對大陸有好感與支持九二共識者在去年九合一大選中達到高峰,但自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及香港「反送中」運動後急轉直下,以上事件造成好感高高低低的轉折就是:

越疏離反而越沒有壞印象。

香港在97之前把赴港大陸人稱為「表哥、表姊」,此乃距離產生美感!而誰都知道雙方在吵架時,暫時離開冷卻是一個好辦法,既然北京也沒有要求香港人承擔更多的「國民義務」,何必「管的更多」?尤其大陸香港民間雙方已經有許多惡感與惡言發生,是時候進入「分居期」了。

經濟的緊密結合其實不能讓大陸與香港在政治上更親近,像蔡英文主政以來,其對大陸出口貿易依存度反而達到41.2%,比馬執政還高1.2%,但其政治主張卻是「力抗中國」與「新南向」呢。

正如太陽與北風的寓言故事,只是我們要反過來看,當氣溫很高時,經濟上的「北風」反而可以緩和現在這種炙熱的環境,這也是北京對香港應該有的新思維!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