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三罷/屬於港人喧騰革命,踩不住對自由民主的嚮往

香港的騷動已經兩個月。但對香港人而言,香港早已經亂太久了。

早在1997年回歸時,他們期待一國兩制可以帶來的和平跟繁榮。畢竟,從地緣跟文化關係,香港離不開中國這塊土地。

但百年來,英國和西方列強在香港身上刻下的,是一種對法治、民主的基本精神。香港的金融地位,除了因為靠近中國的地緣因素外,也是建立在這層民主法治的基礎上,這是如今香港經濟繁榮的保障。儘管香港並沒有真正的屬於自己過,但他們所擁有的生活型態、經濟模式,早在97回歸以前就遠超中國,是讓他們羨慕的。

但這十幾年來,中國不斷用各種手段利用香港的資源。把香港國際金融貿易的地位、港幣的獨立特性,當做中國高官自己的洗錢管道;利用香港的獨立自主性,設計了沒辦法直接表達民意的「各分組選舉」,並沒辦法直接反應香港多數真實民意;香港特首,也是北京那邊圈了幾個人再給你選。

民主政治,能將所有檯面下的衝突,通通搬到檯面上解決。

剩下無法解決的歧見,訴諸人民,透過選舉中的任期限制,強迫換人更新。

圖片取自Flickr, Studio Incendo, CC by 2.0
圖片取自Flickr, Studio Incendo, CC by 2.0
分享

但香港非但沒有真正能化解衝突的民主機制,如今的香港政府,功能上半調子,僅僅只是北京的傳聲筒,再加上代表民意的議員,都可以讓北京控制的法院用各種理由強行解職。近年來,中國每天開放邊境,讓中國人民移民香港,逐漸香港的靈魂、肉體都要讓中國給吸食殆盡。

日子過得好的中上階層是一個生活風景,但更多數是連生活都成問題的香港底層群眾。中上階層若要過上好日子,一座城市裡的多數人口必須生活安穩、不騷動才是真正的硬道理。可現在香港亂啊!亂到都有不少資產龐大的人們都在詢問是否能轉移資產到新加坡等地去。

底層人民、年輕人在經濟上無法維生、在政治上又看不見未來。他們造反有理,但接著香港還能走去哪裡?

行動抗議已經不單單只是想反對「送中條例」,香港人反抗中國如今對他們的統治方式。他們想讓人當一個人,有活著的尊嚴、有生存的空間,也有言論、思想的自由。

但這些都是中國大陸如今共產黨一黨專政底下所無法容許的。

香港發起全城大罷工及不合作運動,特首林鄭月娥(中)召開記者會,稱示威者玉石俱焚做法,將令香港推上不歸路。 歐新社
香港發起全城大罷工及不合作運動,特首林鄭月娥(中)召開記者會,稱示威者玉石俱焚做法,將令香港推上不歸路。 歐新社
分享

這個衝突,也可以拉遠放大到中美之間來看,其實本質上還是美方不信任中方、而中方也不信任美方。同理,面對中共的統治,帶給香港人的是絕望跟深深的不信任感。

特首林鄭口頭上說這條例已經胎死腹中、不可能再推,但香港人就是不相信。林鄭大可以真正撤回,但她也沒真的撤,原因在哪?許多事情也不是她一個人能決定。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想下也下不了,她想逃,也逃不掉,充作北京的擋箭牌。

如果未來香港的抗爭行動,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週末幾波和警方的衝突,而是全面擴大影響到週間日常、經濟運作的時候,中共就差不多該出手強硬處理了。

但他們另一方面,又很怕重演當年六四天安門的悲劇事件:一但新的悲劇發生,全世界對中國的信任跟友好度會直接歸零重來。對中共來說,這是親痛仇快的事,不可不慎。

如今的中共,他們也信不了香港人,更不可能讓香港開放「真普選」。

到底香港這趟失速的列車要開往哪去?我們都在等。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