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該怎麼看待中東議題?

英美學界的中東研究途徑——由台灣最近出版的中東翻譯書籍觀之

長期以來,中東在大多數人眼中,是一個充滿神秘與戰亂的地方。特別是在媒體長期渲染之下,恐怖主義、女性或少數族群被壓迫等議題,幾乎成為認識中東的捷徑。不過近年來,台灣出版社翻譯不少與中東議題相關的好書。這些原著作者皆是這些領域的頂尖學者,他們分別從歷史、社會與政治的角度去解析中東區域複雜與難解的樣貌。

若想宏觀理解現代中東歷史與社會的演變,牛津大學教授尤金.羅根(Eugene Rogan)的《阿拉伯人500年史》是被極力推薦的一本好書。這本書分別檢視阿拉伯人在鄂圖曼帝國時期(1516-1918)、英法託管時期(1920-1940s)與二戰獨立之後所扮演的角色。羅根在另一本《鄂圖曼帝國的殞落》中,詳細描繪與分析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鄂圖曼帝國崩解的過程,以及英法兩國如何密謀瓜分鄂圖曼帝國的幽暗歷史。至於埃克塞特大學已故學者麥克.安斯沃西(Michael Axworthy)所著的《伊朗:從瑣羅亞斯德到今天的歷史》,伊朗已不再被簡化成「邪惡軸心」,而是具有悠久歷史與文化傳承的文明古國。

對於中東區域政治發展議題,伊斯蘭主義(Islamism)與巴勒斯坦問題則是經常為西方學界所關注的焦點。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夏迪.哈彌德(Shadi Hamid)的《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西方主流觀點外的另類思索》,向世人強調必須先跳脫西方的視角,才有助於掌握中東地區伊斯蘭主義(Islamists)發展型態與思維模式。至於長期關注以巴衝突的學者諾曼·芬克斯坦(Norman Finkelstein),在其《加薩戰火:以色列的侵略,與巴勒斯坦無解的悲劇》一書,駁斥以色列宣稱其係因巴勒斯坦人的「恐怖主義」行動,才被迫採取「自衛」的說法。

他詳細分析了以色列屢次針對加薩走廊的非人道封鎖與攻擊等事件,才是加薩災難的根源。

法新社
法新社
分享

這些學者的觀點並非他們的獨創,而是與西方學界的中東研究(Middle East Studies)的長期學術積累與發展有關。現今所界定的中東地區,很大一部分曾是鄂圖曼帝國的領地,包含今日的土耳其、埃及、敘利亞與伊拉克一帶。20世紀之前,歐洲人士稱這些地區為「東方」(The Orient)或是「近東」(Near East)。不過在20世紀初,中東一詞逐漸開始為西方人士採用,特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東一詞使用頻率超越近東一詞。

一般認為「中東」一詞,由美國海軍戰略家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 1840-1914)所提出。1902年9月,他在英國《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期刊發表一篇文章,首度界定的中東範圍,包含蘇伊士運河至新加坡間的區域。馬漢採用的「中東」一詞,沒多久即為英國新聞界所採用。

馬漢界定的中東https://mideast.unc.edu/files/2019/01/1-Alfred-T.-Mahan-1902.png
馬漢界定的中東https://mideast.unc.edu/files/2019/01/1-Alfred-T.-Mahan-1902.png
分享

1903年,長期關注穆斯林世界的英國泰晤士報記者Valentine Chirol將過去報導的文字編輯成書,稱為《中東問題》(The Middle Eastern Question)。Chirol在書中將「中東」界定位於印度周邊之區域,包含今日伊朗、西藏、尼泊爾、新疆、不丹、伊拉克與海灣阿拉伯國家,與今日吾人所認知的中東區域有所差距。

Chirol界定的中東https://mideast.unc.edu/files/2019/01/2-Valentine-Chirol-1903.png
Chirol界定的中東https://mideast.unc.edu/files/2019/01/2-Valentine-Chirol-1903.png
分享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人士對於中東區域範圍的理解也有所變化。

隨者鄂圖曼帝國瓦解,英國與法國勢力深入阿拉伯地區。英國官員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於1921年設立「中東部門」(The Colonial Office a Middle East Department),負責監督巴勒斯坦、外約旦(Transjordan)與伊拉克。此時中東範圍延伸到土耳其與阿拉伯區域,與過去的近東地區重疊。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歐美人士偏好使用「中東」一詞多於「近東」。從學術領域來說,1947年美國「中東研究中心」(The Middle East Institute, MEI)所發行的《中東研究期刊》(The Middle East Journal),對中東區域的範圍界定更廣,涵蓋北非摩洛哥至印度這一片廣大的區域。

1947年出版的《中東研究期刊》(The Middle East Journal)
1947年出版的《中東研究期刊》(The Middle East Journal)
分享

過去一百年來,歐美政治人物、戰略家、記者與學者對於中東的地理範圍沒有共識。綜言之,當時這些西方人士所認知的中東地理範圍,係隨著時間的變遷而認知不同。

今日西方學界將中東區域大致可歸為下面二類地區:

一、以阿拉伯文為官方語言的國家

包含北非地區的摩洛哥、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利比亞與埃及。西亞地區的敘利亞、約旦、巴勒斯坦、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與其他海灣阿拉伯國家。

二、非以阿拉伯文為官方語言的國家

土耳其、以色列與伊朗,其地理位置與阿拉伯國家接連。

早期的中東研究,由東方主義學者(Orientalists)所主導。東方主義學者係泛指研究近東/中東地區的學者。依據已故知名學者愛德華.薩伊德(Edward Said)的說法,東方主義是「源自於英國、法國與東方之間的特殊經驗」、「一種來自歐洲,看待中東與伊斯蘭的論述,透過支配、再結構,並施加權威於東方之上的一種西方形式。歐洲透過系統性,從政治、社會科學、軍事性、意識形態、科學,甚至想像式,來管理東方或甚至生產東方。」、「在19世紀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與法國支配了東方與東方主義。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如同過往英法對東方的統治一般,也全面支配東方」

薩伊德的《東方主義》研究改變日後中東研究典範http://www.edwardsaid.org/
薩伊德的《東方主義》研究改變日後中東研究典範http://www.edwardsaid.org/
分享

既使東方主義學者主導早期的中東研究,但在1970年代之後,中東研究有了新的突破,即著重研究的客觀性(objective scholarship)、跨領域研究(interdisciplinary approaches)、普及性(universalism)、開放性(openness)與全球性的角度。所謂「客觀性」,是指研究者擺脫政治與宗教意識形態的束縛,盡量以客觀角度研究中東。但學者們對於如何達到客觀性的研究,至今並無一致的共識。而「跨領域研究」已成為今日中東研究的主要特點,例如歷史學者借用政治學、社會學與人類學者的研究方法,重新檢視過去中東的社會與歷史。

政治學者則採取歷史學者的史料分析方法,與政治學理論結合。

至於中東研究的「普及性」,乃是回應過去東方主義學者對中東研究的「特殊性」。東方主義學者認為中東無法與其他地區一樣走向民主化,或是其難以實現全面現代化的理由是由於伊斯蘭信仰與傳統文化的束縛。然而,非東方主義的學者認為,上述的學者過於強調中東的特殊性,反而忽略了本質性的問題,那就是生活在中東地區的民眾,即使多數信仰伊斯蘭,但與其他地區的民眾一樣,同樣面臨壓迫與恐懼,也都有勇於爭取自由與尊嚴的權利。目前已有不少學者,從人民身份(peoplehood)或底層歷史(History from below)的角度,來反駁東方主義學者所主張的中東特殊論。

最後是中東研究的「開放性與全球性」。英美國家對中東研究並沒有設限,只要具有透過英文書寫及具備研究中東事務的能力,皆能加入此一學術群。經過這三、四十年的發展,英美學界的中東研究已超越1970年代之前的研究典範。今日許多歐美知名大學設立的中東研究中心與教學機構,吸引世界各地優秀的師資與學者,其中包含不少中東地區的師生以及少數來自東亞國家的學生。這些研究者透過教學、研究與學術交流方式,形成龐大,但組織鬆散的學術網絡,共同建構理解中東的知識體系。若要理解現今中東各式各樣的議題為何,皆能從這個知識體系中蒐尋到相關的著作或文章。本文中前面一開始提到的四位學者便是來自這個學術網絡。

英美學界對中東研究的議題內容多元,經歸納,大致可以區分三大主題:

1.中東政治版圖轉變的研究

今日我們所看到的中東國家,可說是兩次世界大戰下的產物。在此之前,除了摩洛哥與伊朗之外,絕大部分地區曾為鄂圖曼帝國的領地。但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鄂圖曼帝國不復存在,在英法兩國策劃之下,現代中東政治版圖逐漸成形。因此,學者們所關注的主要問題包括:

(1) 中東如何從帝國轉換成現代民族國家體制?

(2) 英法兩國如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主導中東的新秩序?

(3) 1920-1930年代,當地出現反英國與法國殖民運動的原因與影響?

這些國家包含埃及、伊拉克、巴勒斯坦、敘利亞、黎巴嫩、摩洛哥、突尼西亞與阿爾及利亞等國。

2. 民族主義與現代化對中東的影響

中東地區的民族主義與現代化,是西方學界研究的另一項重點。以民族主義為例,學者們在土耳其、伊朗、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民族主義建構過程與特色方面,都有研究。另一方面,學者們也關心這些國家推動現代化工程後,對該國政治、社會、經濟、中東區域與國際局勢的影響。

3.非國家行為者與跨國界議題的研究

最後,非國家行為者與跨國議題,是這二、三十年來中東研究的焦點。研究主題包括:

(1) 非國家行為者的代表如伊斯蘭主義者、左派團體、庫德族、女性研究、難民研究等群體。

(2) 民主化、專制統治、人權議題、歐美國家對中東的外交政策、恐怖主義、跨國界與跨區域的交流。

小結

若進入英美學界的中東研究圈,便可以發現中東研究是一項專業分工精細的學科。在英美學界從事中東研究絕不是包山包海,而是選擇一個子題深入研究。每一項子題皆能找到相關領域的學者群。這種以小見大的研究,著實強化了中東研究的廣度與深度。雖然英美學界的中東研究強調微觀,但許多學者並非整天窩在象牙塔內,他們仍扮演公共知識份子的角色,秉持良知在報章雜誌投書、撰寫專書或參與社會活動,藉以喚起社會大眾對中東議題的重視。

若台灣學界或出版界能多引進這些專業學者的著作,將有助於提升國人對中東議題更近一步的認識。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