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口口聲聲說愛孩子 帶給孩子的卻是傷害?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一陣怒罵聲,劃破了寂靜的夜。

原本和老公正在陽台曬衣服,卻聽到不知道從哪戶人家傳來男子的怒吼,聽起來像是爸爸在罵孩子。被罵的孩子似乎正值青少年,偶爾會聽到他反駁大聲頂撞幾句,但隨即而來的卻是更加尖銳刺耳的謾罵聲。就連我隔了好幾棟樓聽了都不舒服,更別說是挨罵的孩子,聽了會有多難受,心裡該有多受傷。

隨著衝突聲越演越烈,我站在陽台邊,正猶豫著是否要報警,突然聽到「砰」一聲的關門巨響,爭執聲瞬間平息。甩門而去的究竟是父親?還是孩子?我無從得知,但可以猜想得到,又有一道心門被狠狠關上。

Image from Pixabay
Image from Pixabay
分享

身體受的傷可以驗傷,內心的傷卻無從驗起

進房後,我久久難以入眠。那位父親的怒罵聲,讓我想起了一位友人,她也是長期飽受親人言語霸凌之苦。每每她向我訴苦時,我總是安慰她:「妳爸其實很愛妳,他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但當我聽到鄰居父親對孩子的怒吼和謾罵聲,即使沒聽清楚斥責的言語,就能讓我全身緊繃,光是處理內在升起的焦慮都來不及了,實在很難從陣陣的怒罵聲中,尋找愛的蛛絲馬跡。頓時更能體會,在那個當下她的內心該有多煎熬痛苦。

言語暴力有時候遠比肢體暴力來得殺傷力更大,因為那是對一個人自我價值感的剝奪,身體受的傷可以驗傷,內心的傷卻無從驗起,看不見的傷更痛。

「是很糟糕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而不是我很糟糕。」這是心理師周慕姿在《羞辱創傷》中,所寫的一段話。

《羞辱創傷》是她最新出版的一本書,她寫這本書,就是想讓大家留意到「羞辱創傷」對孩子、對人造成的長期傷害。一旦有機會看見並理解,才有機會去調整改變。傷口被看見了,才能被療癒。想透過這本書,告訴每個受傷的孩子:「那不是你的錯,你不應該被這樣對待。」

為什麼口口聲聲說愛孩子,帶給孩子的卻是傷害?

許多父母口口聲聲說愛孩子,無形中傷害了孩子卻不自知。父母為孩子著想,希望孩子好還要更好,基於匱乏、基於恐懼,帶著焦慮的濾鏡,看不見孩子原本就有的好,開口閉口都是挑剔指責的言語。看似為孩子好的每一句話,卻傷透了孩子的心。

Image from Pixabay
Image from Pixabay
分享

我想起了《薩提爾的故事溝通》裡,最後一則關於「不死精靈」的故事。故事講述一名孤獨的不死精靈,性格古怪挑剔,說出口的話像把利刃,沒人想和他做朋友,沒人想跟他在一起,終其一生都很孤獨,憤世嫉俗的他,宛如置身在地獄之中。

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最讓他感到崩潰的,是他想藉由死亡逃離這樣的痛苦,卻還死不了。因為這是精靈村傳說中的「詛咒」,一個學不會愛的精靈,得不到死亡的門票。

直到有一天,一個全新的生命從天而降來到他的生命中,這是老天爺給他的禮物,要來教會他「愛」的這門課。念這段故事給孩子聽時,自己也跟著潸然淚下。

那些開口閉口淨是難聽話的人,或許是因為從未好好被愛過,不知道如何愛人,更不懂得怎麼表達愛,才會口口聲聲說是愛,帶給人的卻全是傷害。這些怨懟和指責別人的話語,其實更多時候是對自己說的,刺向別人的利刃,也刺傷了自己,造成彼此關係越來越疏離,讓最親愛的人離自己越來越遠。

「愛」是需要練習的,扭曲變形的愛,再愛,都只是傷害。

故事的最後,不死精靈透過死亡學會了愛。死亡其實是一份祝福,是為了襯托愛的珍貴,證明愛來過,證明愛一直都在。

就像書籤上這段話:「愛,是唯一能給人帶來支持與力量。」

分享

每個人心中都渴望愛,即便是不懂得表達愛的人,我也相信他們是渴望愛的,願我們,都能好好練習愛,好好如實地表達愛,而不再是以愛為名的傷害,這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我們所愛的人。

想看更多育兒經分享嗎?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按讚喔和你一樣都是媽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