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校園自由軟體數位資源服務計畫停止營運了!重點科技學院失去基礎

在提起手腕打下前幾個字時,我幾乎放棄繼續把文完成。且在Omicron入進桃園市一案發生,我腦中的警戒燈號就響起。那腦海中的報導與數據,是一片很可怕的景象,也代表著我們可能將再面臨2021年5月18日那種情境。

當然,在猶豫的同時,我仍把文筆指向這個議題,必然有其關鍵性。回歸主題,我打算談的就是「『教育部校園自由軟體數位資源服務計畫』可能要中止了」這件事情。

Image from freepik
Image from freepik
分享

半導體人才荒恐怖?還是基層教育人才荒恐怖?

蔡英文總統在台大重點科研學院揭牌記者會上期許全世界的好學生都能一起加入,除了讓半導體學院領先世界,也與其他國家溝通、整合,所以英文要講好一點,課程設計也以英文作為教學研究的主要語言。(資料來源: https://udn.com/news/story/6885/5985004

事實上,我針對這件事情的感受極差,原因也在於長期以來教育現場缺的就是真實具備實力的教學者,當然在生生用平板計畫中,我們能看見的就是不錯的設備與班班有網路後,可能會呈現出來的未來性。

當然,政府似乎對於現場教師人力與素養的問題完全忽視了。似乎給了網路與數位載具,找些人把教學影片拍一拍,學生就可以從線上自己學會很多很神奇的知識。亦即,現場缺的正式教師員額與優質代理教師的漂泊,可能最後都像是水上的泡沫一樣的虛無飄渺。

當然,對於政府單位而言,學校是最棒的內容牧場,要什麼資料,隨手發個公文,就可以收到足夠的KPI數值。在高速網路的校園之後,這些事情可是垂手可得。

反觀,政府把重點網半導體人才上顧全,似乎顧全了產業主與國家的重點產業。然而,對於長期觀點來看,基層的學生人才栽培與養成,更變成了未來的風險。因為只有精英教育的人,才有資格進入重點科研學院,而不是這些非山非市以及真實弱勢的學生。

高雄國立旗美高中「數位學習資源中心」今天上午舉行啟用儀式,提供多元數位資源強調「自主學習」與「對話互動」。圖/旗美高中提供
高雄國立旗美高中「數位學習資源中心」今天上午舉行啟用儀式,提供多元數位資源強調「自主學習」與「對話互動」。圖/旗美高中提供
分享

教育部校園自由軟體數位資源服務計畫的精神

自由,是人類的基本權力。

台灣的自由軟體存在的目的無他,終歸一句話就是「教育平權」,也就是在這些商業軟體縱橫於學生買不起的教室中,沒人知道國中小以及高中究竟是如何用軟體的。

原則上,中小學教學仍是使用縣府統一購買版權的相關軟體。其中包含了作業軟體、文書軟體以及必要的美編軟體與影音編輯軟體。不過,沒人想過孩子們回到家後是否有相同的軟體可以使用。即使我們現在已經有像是google所提供的docs、sheets、slides、forms這類的線上文書處理軟體,但也極少有人發現這些軟體背後仍是存在必然的商業法則。

簡單說,這些軟體都要花錢。

我也很明白的跟孩子說「你們在家中如果微軟開啟後,右下方出現了一排浮水印提醒你、文書處理軟體上頭出現了紅色的條子。別懷疑,你爸爸媽媽買電腦時並沒有買正式授權軟體。」

教育部可能也會認為「我們都已經跟微軟、google有了基礎協定,為什麼大家的使用率仍是不高呢?」問題的核心點仍是一樣的:其實只要不是在電腦桌面上直接執行的,學生通常都不會認為那是軟體。

講簡單點就是「那些瀏覽器界面的軟體雖然有跨平台的方便性,但也因為沒有付費,甚至簽署了大量授權的條約中,並沒有包含桌機版的功能。」

亦即,學生在家中仍是處在使用非法軟體的狀況。

也可能大家會認為「這些業者應該不會殘忍到去追殺一個孩子使用非法軟體」,只是大家也沒思考過這些孩子長大後的學習經驗,也可能導致這樣的經驗無限的複製下去,讓使用非法軟體的精神持續下去。

而自由軟體的精神,就是在這樣的立場下持續發展了將近十年的時間,除了開發出ezgo這套全免費的系統軟體外,也為教育現場提供了LibreOffice、Geogebra、PhET、Scratch這些教學常用的軟體。這些優秀的軟體應用、推廣以及中文化服務,也幾乎囊括在這個政府計畫的機制下運行。更不可思議的是,這歷程也包含了Code.org的中文化。

很自然的,我們也可以從軟體的發展過程中看見這些維護者在微小經費中的心願:希望孩子從自由軟體中學習,然後在軟體自由的精神下選擇自己所喜歡的分類,進而在長大後能夠以自由意識選擇自己真正需要的軟體,發展自己的未來。

由此可知,在弱勢以及偏鄉以及經費不足的縣市中,這類基礎科技學習的經驗,就是在這樣的點點滴滴中累積出來的。

中止了自由軟體數位資源服務計畫,我也只能對國家的未來表示哀悼而已。畢竟行政官員對於KPI的渴望、政績亮點的呈現比較有興趣,而且這樣的亮點,也比較能夠吸引選民的注意。當然,一個微小計畫的中止,對龐大的政府而言並不代表什麼,然而,未來我們是否能夠順利的如現在總統的期待一樣,能夠在艱辛的環境下養成台灣未來真實的科技人才。

恐怕也只有上天才有辦法知道了!天佑台灣,期許能找到下個真正能為教育找到真實人力、資源的好領導與政務官。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