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切的人力投資 生生用平板的規劃才會更完善

筆者前陣子於專欄上,提及生生用平板可能在教育人力不足的情形下,衍生嚴重的運作問題。

今天,我們就深究一下生生用平板背後潛藏的真實問題-這是一場最便宜的投資。

生生用平板可能是政府最便宜的人力投資

新竹縣府採購了1080台學生用平板、教師用平板68台,讓教學更便利。【作者:,日期:2019-07-02,數位典藏序號:20190702000001242】
新竹縣府採購了1080台學生用平板、教師用平板68台,讓教學更便利。【作者:,日期:2019-07-02,數位典藏序號:20190702000001242】
分享

王道維教授在聯合投書中提及「教育部所喊出的『生生有平板』的政策:彷彿學生只要有軟硬體設備就可以學習順利,卻沒有看到都市學校的生師比仍高,偏鄉教師極不穩定,使得每個學生所得到個別化教育資源仍然稀薄。」(聯合報,2021)其實已經相當貼近現實的問題了。

只是,現實的苛刻,可能遠超過我們的預估。亦即,以現在的地方政府財政情形來推估,未來能夠真正開得出正式教師職缺的縣市,恐怕只剩下六都而已。其他縣市政府,假使要真的把缺額釋出,也必然面對龐大的人事費用支出。除非選舉前開出牛肉,抑或是選後大方送的開獎性質,否則以非六都型態縣市來看,能夠勉強維持代理、代課教師鐘點費的前提下,教育品質就只能維持在那一條很微妙的平衡線上了!

當然,對應起來,生生用平板,必然是一種便宜的投資!

教育部連續4年砸200億元,達成全國中小學「一生一平板」的目標。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教育部連續4年砸200億元,達成全國中小學「一生一平板」的目標。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以整個投資額兩百億來換算,直覺上硬體廠商、軟體廠商、平台商,甚至是工程承包商都有可能獲利的情形下。這可能是台灣教育數位化比照民國88年擴大內需時一樣,極有可能讓台灣的產業能因此再次升級,甚至有機會跨上元宇宙的邊邊。

那問題來了,現場的教師人力仍是一個極大無法填平的黑洞。只是我們選擇用數位投資,以載具、高速網路、平台、數據與影音教學取代了真實的師生互動。最後,教學現場可能會搞的跟通靈大會+觀落音一樣,現場也可能是素質下降後無法掌控教學品質的教學者。

年改再年改的莫比烏斯效應

軍公教人員退撫基金提撥費率自民國111年1月1日起調整為14%,這消息一出,猶如倚天屠龍出鞘一般,馬上震攝公教現場。銓敘部在106年的年改中,其實已經讓現場遭遇一場災難。當然,最大的災難不是別的,而是延後支領年齡,而不是所謂的調整月退輔金這件事情。

邏輯上,我是支持年改的!

亦即,假設人口比例在現行新生兒不斷減少的情形下,未來下一個世代的老師如果面對退休者幾乎等同於現職的薪資領本俸月退的邏輯下,退輔基金毋庸置疑的必然提前垮台。

但,延退這件事情恐怕非同小可!筆者一位好友就曾經笑笑說到「以後教學現場就是老的老,小的小,年輕的都代課。」

沒錯,這個問題相當嚴重。也就是現場的職缺也因為延退機制,導致教育新血無法流入。以至於教學現場的代理、代課、鐘點教師人數激增。

部份的鐘點教師屬於中央專案,縣市不須額外承擔的原則下,不會有大問題。代理代課教師的薪資結構,在地方中央相互勻支的原則下,是勉強可以低空過關的!

中央針對代理代課教師的約聘年限也確實有所改變,也讓部份的優質代理代課教師得以續聘就任。只是,這樣的就業率畢竟仍是派遣機制,對於積極認真的代理代課教師而言並不公平。筆者在此也代為遺憾。

相對的年改後再年改,其實也在106年改革時記者來訊詢問中,筆者也偷偷透漏到這樣的臆測「年改,一定會再改。即使退輔基金在投資上賺到了看起來很龐大的金額,也無法面對未來進場教師人數不足、年輕及新任教師必須一肩扛起龐大的退輔金機制。所以更年輕的新任教師,必然面對65歲或70歲退休的窘境。」

相較之下,四年兩百億的生生用平板投資,簡直就像是雞腿比波音747一樣的渺小。

教育部宣布推動數位學習精進計畫,目標「生生用平板」。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陳苡葳攝影
教育部宣布推動數位學習精進計畫,目標「生生用平板」。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陳苡葳攝影
分享

沒有理想的未來

這個也是在我抨擊總統,於台大重點科技研究院記者會後發表的「寒暑假時間過長」議題上,針對幕僚製造的內容缺陷植入了「白忙、無效學習、養人才還是養工人」三個關鍵。

真實的問題就在這裡,要養成人才,確實需要這類的科技研究院。

當然,總統有沒有說錯?就揭幕式現場而言,總統是沒錯的。只是幕僚失策給了佈滿缺陷的新聞稿後,就成為了總統府必然要出來低調回應的窘事。

然而,現實的情形也誠如王道維教授在臉書上補充的一樣「許多人把教育當作工廠製造的背景預設,忽略了學生才應該是我們關心的教育主體。

我們教育政策上似乎偏歪了哪些方向,而讓所有的事實似是而非的朝向數位上前進,而不是精進所有現場教育人才養成的歷程而付出。

真實的現場,必須具備真實全方位的各種人才。

小結

教育現場的人才養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數位化的歷程,也確實是教學現場所需。只是,在這個全方位進展的過程中,政府是否重視到了學生真正的需求是「能陪伴他們成長的老師」。

我也跟學生這樣講「你們是我人生中最貴重的資產,因為你們可以超越我,掌握未來」、「你們必須把課程中的知識變成你腦中所有的神經元,讓他能夠為你的人生帶來足夠的效應」。

我,是學生的劍與盾!也期許,政府能夠拿出勇氣正面面對教育的需求,讓人力、硬體、時間與所有的應援合而為一,讓台灣每個地方都是專長研究成長學院,養出更多更美更強力的台灣力量。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