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不能只是孩子睡覺的地方!

兒童課後照顧服務班,是一處越夜越活躍的地方,從孩子放學那一刻起,以安親為中心,環繞著各種科別的班級。英語和數學久居首選,但因應新課綱,電腦程式和素養閱讀也受到注目,市場有需求,供應商自然絞盡腦汁,盡量讓家長們一次滿足,這個目標就是學校功課交給安親班,專業課業交給補習班,孩子,成了補教場所的孩子,補教場所成為孩子生活的地方。

Image from Pixabay
Image from Pixabay
分享

常常,晚餐時刻,看到孩子們在白亮的日光燈下進食,在某處教室或等待區吃便當,不容易有舒適寬敞的空間,當然也不太可能慢享餐點,因為有正等著家長來接的孩子進出,有剛剛下課的,有準備要進班的,老師們邊喊著趕快交功課或誰誰的家長來了,七嘴八舌,仿彿市集般,但有市集的熱鬧與喧嘩,卻沒有市集的歡欣與悠閒。

有些家長因為工作繁忙,不一定能準時接孩子回家,孩子總會三番二次請櫃檯老師打電話給家長,他們歸心似箭,疲累的表情透著無奈,也因為肚子餓了,往往成為訂晚餐的常客。

Image from Pixabay
Image from Pixabay
分享

也有家長要求孩子要在安親班寫完功課才能回家,遇到這種狀況的通常就是那些功課寫得很慢的孩子。他們因著各種原因難以在時間內完成作業,更會被緊迫地盯著寫,孩子很苦,寫更慢,日日都是惡夢,最後他們也會加入無法回家吃晚餐的族群。

有的孩子安親班結束,但英語或數學等其他科目的課程時間在晚上,於是他們是晚餐行列中的固定成員。可以想見,晚餐時刻,外送便當到各補習班的數量非常驚人。

從什麼時候開始,孩子無法回家吃晚餐?從什麼時候開始,家,成了孩子回家睡覺的地方?從前台灣社會推行過「爸爸回家吃晚餐」的活動,曾幾何時,全家共進晚餐再度變成一件艱難的事?

Image from Pixabay
Image from Pixabay
分享

當然,並非所有的課後服務中心都是這樣,但這絕對不是陌生的景象,當每間補習班的部分孩子集結在一起就會成為龐大的數字,數字背後的代表的意義就值得深究。

Karen22在其著作〈當他生病的那一天〉說道:「觀察小安的成長,是這一路不捨但驕傲的過程。我們可以討論生死,他的,同行夥伴的還有我的;我們可以討論時間觀、生命的價值,什麼是重要的事情什麼不是……。」

在無常的面前,孩子的歡欣或哀愁變得如此巨大。父母因孩子的微笑而笑,因他們的痛而心碎。當能活著就好的時候,生命中最重要的事項排序成為最簡單的課題。如果可以,讓孩子都能回家吃晚餐,讓家人歡喜共聚,聊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留下一些長大後可以咀嚼的美麗回憶。這,應該是最重要的事情。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