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200億經費達成國內偏鄉一生一平板 會不會是一場災難?

在每篇文章開頭前,我都會引申一點東西,不過這次沒有,因為我必須認真說「一生一平板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

沒人有時間管理的災難

這個問題第一個就回歸到「管理者」身上,以現行機制來談,教育部以及所屬單位根本不曉得現在的管理者,在偏鄉不是別人,就是兼任教師,這些兼任教師通常課堂都多到一個爆炸,也就是單就一個正式或代理教師在一週滿堂20節的情形下,人力是完全無法負荷這件事情的!

行政院拍板,讓教育部在未來四年砸兩百億給全國高中國中國小買平板電腦。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行政院拍板,讓教育部在未來四年砸兩百億給全國高中國中國小買平板電腦。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就單以行政院資安單位獨立成一個組織運作,對應的學校人力在沒有增加的情形之下,以每個表單要務實填答的原則,不然會被發公文提醒要記小過的原則下,我們可以體會到「政府就是要老師在有領薪水的原則下義務、盡責、有教育愛的為學生盡心盡力」!且說蘇貞昌先生應該沒有在學校待過,沒有享受過滿堂還要做這些事情的痛苦!我們也很體會「慣老闆」在這種大社會福利政策下,兼辦教師必須一肩扛起的壓力有多大了!

「生生有平板」,教育部的腦袋如「白板」!

夏學理教授大概是吃了誠實豆沙包吃太多了,所以講起話來都超越白目的貓老師,句句都依循報導,讓教育部幾乎無話可說。依貓老師的推斷,夏教授應該也是那種走在教育部外面可能會跟貓老師一樣,被落石意外擊中的那種人吧!

不過夏教授的部份分析並沒有錯!就單以雲的觀念來看學生端管理,現階段Google縮編服務,教育以單位計算下提供服務供下屬學校使用的原則下,新北市在相對原則下,整個新北市之下的的教育openid在全國最多師生人數的數字下,讓一個單位100TB的量依照韓信分梨的故事原則,變成了超級稀釋版的福利。除非學校有能力獨立申請google教育服務,否則各縣市教育局好不容易在前瞻計畫下整合好的openid服務,就變成了一杯濃度不到千分之一的果汁了!

行政院昨拋出「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政策,將補助全國中小學一至十二年級偏校每生一台、非偏校每六班一台。圖為學生上課使用平板。圖/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行政院昨拋出「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政策,將補助全國中小學一至十二年級偏校每生一台、非偏校每六班一台。圖為學生上課使用平板。圖/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分享

MDM整合的困難點

上級長官話說的通常都比風還快,原因也在於下屬幕僚沒有把情資整理好,最後倒楣的一定就是得標廠商與基層教師!在國教署的計畫中,有一環就是在統計數位服務的使用時數。而這個統計使用時數的填報,也一定會讓讀者意外萬分,因為那是由老師填報數字,而不是由程式抓取背後大數據來統計數據。

不過就我所知,花蓮縣教育處在這點上做的確實俐落,因為後面有些老師貢獻自己的時間寫了一些小程式去openid背後擷取數據,然後某次在通訊中,我也意外的得知我的學生在學校內的使用時數居然高達8-9小時/每生。不過我還是不會想要去申請數位相關計畫來增添自己的麻煩,因為單就那些填報表單來看,單就表單是被消磨掉的時間來比較,我還是寧可花在備課上面比較實際。

MDM究竟包含了哪些數據要蒐集

設備借用與登錄使用者、使用時數、使用服務、登入登出時間、設備位置、簽到與簽退、學習成就、學習紀錄、成績歸納……。我也明白的跟廠商說過「誰接這案子就是要投下一大筆資金去開發這個背後數據平台」,就單以各縣市的親師生平台來看,背後需要整合的不僅僅是以上資料,也包含了承包廠商與各大平台間的格式協議。

以夏教授文中所提的〈一年自費維修費用高達12萬元,導致校方緊急停發平板〉來評估,我們也不難推斷這些平板與數位載具就定位後,會造成現場多大的災難。而這些災難,可能還包含了貓老師在前文〈台北市學生自備3C上課 計畫會成功嗎?〉,日本曾經發生過的網路霸凌災難。

以上述觀點來思維,MDM管理平台,如果脫離了Google原生服務後,各平台廠商在面對一生一平板下必須承擔多少的成本壓力。這背後還不包含得標廠商在開發管理程式的背景中,不能有中資成份甚至是下包廠商有中資或高風險國家承包的因素存在,這個數據一旦流出,恐怕又是一個國安等級的大災難!

會解釋數據的人太少

教育部跟蘇貞昌話講的快,這類的學生大數據產出後對於政府而言,必然利多。不過相對的一個問題也出來了「國內沒幾個人能完整解釋這些數據背後的意義」。

貓老師自己在教學現場,以學生的實際表現與家庭環境、設備運作情形,做過兩次的數據分析(〈遠距學習真的會有滑坡效應嗎?以 Pagamo 整合花蓮縣教育處 Openid 整合的學習成果為例〉、〈從PaGamO素養品學堂數位服務 評估學生閱讀素養能力表現〉),我必須強調,這是我自己再沒課的時間整整用兩個工作天時間以收集到的數據,整合經驗與實際情形,在數字海中找尋關聯性,然後用excel自己用算式推敲出來的結果。

我也老實說,這些數據到教授手上,他們大概也沒辦法分析的比我仔細。因為教授們沒有現場經驗!

Image by jannoon028 from freepik
Image by jannoon028 from freepik
分享

簡單說來,教育數據並不是收來後就存著變成一筆資料,問題的關鍵仍在於「量化後的數據要如何有效的去標籤化,然後確實的幫助上每個需要幫助的學校、行政、老師與學生。」

一生一平板不會是壞事,對於教學現場而言也確實紮實好用。但在這些優勢的背後,我們仍必須思考很多政府草率下沒考量到的結果,其中一環就是未來面對資訊兼辦工作的老師,可能要花更多的時間去管理與填報後面的數據。偏偏這些數據,在短期內是無法由平台業者完成的!在沒有足夠的人力編列與後續維護經費之前,政府確實必須確實省思現場真正的問題,才能真實的將200億經費發揮到極致!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