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不能窮孩子 一餐37元的學生午餐該不該漲價?

家酒住昌《孤獨的美食家》在松重豐的解釋下,讓每道餐點都能在最簡樸的狀態下呈現出最佳的美味。無論是從遠地篇鄉的車站門口附近的小餐館,甚至是山中海邊的街角餐館,套餐端上松重豐桌前後,在いただきます時,那一道道料理在充滿感謝中成為主角持續自己工作的能量。

當然,回過頭來看,我們也希望孩子能以相同的感受享受每道由政府規劃的營養午餐。只是當「『不是慈善事業』學校營養午餐想漲」這類的新聞再起時,我們卻很難想像學生究竟在中午時吃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午餐。

宜蘭縣長林姿妙(左二)一上任就兌現國中小免費營養午餐政見,不排富的下場,就是被主計總處扣減2000萬元補助款。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宜蘭縣長林姿妙(左二)一上任就兌現國中小免費營養午餐政見,不排富的下場,就是被主計總處扣減2000萬元補助款。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台灣營養午餐的由來

事實上,我們仍得滿心感謝的謝謝美援,讓我們的校園中從民國40年起開始試辦營養午餐。貓老師在小學時,七堵國小開始有中央廚房,更以正式約聘人員編列人力,讓學校擁有廚房、廚工等。很自然的,這類的業務在學校裡面,是以老師兼辦的角色來進行業務執行、規劃以及採買工作。

老實說,當貓老師擔任老師後,才深深體悟到當時與現在午餐秘書工作的壓力。因為這些午餐秘書,不僅要負責午餐相關工作與紀錄,也必須思維菜單的營養平衡,然後還要上班上課。迄今為止,教育部仍未將這個工作獨立成專職工作,仍是由教師、幹事或是校護兼辦,我們也不難想像政府在節度人力開支下的苛刻情形。

為讓學生吃得飽且營養,南投縣免費營養午餐費,明年度將從每餐38元調高至45元。圖/本報資料照
為讓學生吃得飽且營養,南投縣免費營養午餐費,明年度將從每餐38元調高至45元。圖/本報資料照
分享

公開的午餐訊息

過去,由於學校午餐倍受爭議,更曾經因為學校行政層級的運作導致貪瀆,藉而讓校園午餐全面網路公開化。以花蓮縣為例,就有一個這樣的食材登錄網站,每天由學校午餐秘書專責將當日的午餐拍照、登錄,同時必須將餐點保存冷凍至少72小時,避免學生發生午餐意外時沒有事證可查。實際上,花蓮縣的午餐更在民國99年後成為縣內的福利政策,學生全免費食用的。對應到「宜蘭羅東2校20多位學生身體不適送醫 疑似食物中毒」時,其實檢調單位與醫護單位就可以快速的從食材以及相關的運送過程中檢查出問題。

35元在玉里能吃到什麼樣的午餐

貓老師也曾打趣的在社會課中詢問過學生「如果老師給你35元,讓你在玉里街上自購午餐,那你能買到什麼東西啊?」學生馬上就會快速的吐嘈回來「老師,你沒上街買過東西齁!現在水餃一顆5元,一杯珍珠奶茶最便宜也要35元!35元是能吃到什麼東西啦!」貓老師又會接「那你們知道自己的營養午餐一餐多少錢嗎?」當學生知道自己的午餐價格後,通常都緘口不語很久,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想像過這樣的餐點究竟要多少錢才能買到,然後自己如果拿這個錢自己採買又會有什麼樣的餐點。

為讓學生吃得飽且營養,南投縣免費營養午餐費,明年度將從每餐38元調高至45元。圖/本報資料照
為讓學生吃得飽且營養,南投縣免費營養午餐費,明年度將從每餐38元調高至45元。圖/本報資料照
分享

從以上的課間問答過程,我們也不難推想社會大眾對於營養午餐的要求,在「要便宜、要好吃、要營養、要在地、要有機、要無毒……」,然後又必須要在35元/人的情形下達成以上目標。貓老師只能想像「敢承包學生營養午餐的單位應該都是佛級的公司吧」!

緯來日本台《Chef~三星級營養午餐~》(Chef〜三ツ星の給食)中,遠藤憲一飾演的包膳承包業也曾經因為劇中縣市政府經費不足(給食消滅!?セロリで大逆転),導致包膳業務中斷。在天海祐希與校長、學生的共同努力下,引起了在地產業的迴響,在地產業寧可降價出售給這個學校的包膳,也不願意讓學校的午餐中斷。

在現實中,日本也確實作到類似的情景,也之所以我們能在日本新聞中看見和牛以及帝王蟹,甚至是河豚切片成為學生的營養午餐。台灣也有類似的食原教育,像是「划獨木舟復育軟絲 野柳國小畢業生護家鄉」這樣的教學活動。

然而,要讓在地產業真的能夠降價支持學校午餐,不如認真想想「使用者確實付費」這件事情!畢竟學生午餐在廣義的福利政策中,只會成為個人的政績,實際上並不會讓午餐變得更善、更好。而教育部官員也應該離開辦公桌,「五星大廚掌杓 營養午餐秒殺!」這類的新聞不會隨時發生。

相關政策上權衡到約聘人員的薪資結構、設備、食材採購上,以現行的機制運作下廚工的薪資低到一個可憐的情形下,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學校的營養午餐怎麼可能因此精進起來,讓孩子享有更美好豐盛的成長回憶。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