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了!嘉義小而精的教育創意——課後收托機制

筆者暑假期間接獲一通電話來自嘉義的電話,電話一接起來就是「您好,我是林立生」,初時無法反應過來,後來才知道他是嘉義市教育處長。

說來也有趣,我也只是在臉書上隨便滑資料,然後發現到科學168的活動,然後在臉書上留言。沒想到嘉義市教育處的小編就知會處長了。意外的是遠在花東縱谷中間的我,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會驚動到處長親自聯繫。

嘉義市的困境

對筆者而言,嘉義市以地理轄區來看,是台灣境內三個省轄市中最沒有特色的都市。這或許是個人的歧見,不過以基隆與新竹兩個省轄市而論,基隆市具備獨立的海港資源、新竹市則擁有靠近竹科的地理優勢。

兩相比較之下,嘉義市本身並沒有對應的地理與科技資源,加上鄰近台南、高雄兩個直轄市,在兩條高速公路的磁吸效應下,能維持一定的居住人口就已經是一件很不簡單的事情之下,以政策推展與規劃這兩件事情,要超越人口、地理、資源因素超越嘉義市的兩個直轄市與省轄市,真的是相當的困難。

處長也親口提到「嘉義市在教育政策的考量上,要以有限的條件做出能夠讓全國看見的事情,確實難度頗高。」

開學。記者潘俊宏/攝影
開學。記者潘俊宏/攝影
分享

小而精的教育特色

處長自稱嘉義身處困境,不過筆者確深深發現到嘉義市教育政策在近幾年來的特質。嘉義市本身的地理範疇相較於附近兩個直轄市小,對應的經費與政策落實速度相較來的快速、精實,除此之外嘉義市教育現場的優質教師投入度相對積極,搭配市內的高中職與嘉義大學的支援下,對應的教育成果也確實來的比其他縣市來的快上許多。

以嘉義市推展了十七屆的科學展來看,今年因為疫情影響改成實體的科學包,而且在每個學校自行規劃下設計出各校專屬的科學包。在規劃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教育政策團隊就是為了「避免疫情中的孩子,每天都長時間浸潤在數位載具中遠距課程後,暑假還得泡在數位設備的螢幕上」。

黃敏惠市長憂心的就是孩子過度依賴數位載具,於是在搭配第61屆全國科展的策略下,原本打算走線上化展覽的工作,成為了一個又一個能夠在孩子與家長手上的科學材料包。很自然的,這個暑假就變成了嘉義市親子共學、共做的特別假期了!

不過,畢竟是學校老師設計的科學包,筆者與幾位朋友親自嘗試過後,也發現到老師在整理這些操作手冊上的小缺陷,像是:步驟說明太挑tone、必須事前準備的工具沒有註明清楚。這應該也是老師們習慣在實體課堂上說課的一個結果吧!

嘉義市開學後的課後收托機制

扣除疫情問題之外,其實嘉義市早就與嘉義大學簽署合作計畫,針對國小設計課後照顧班。期初的目的是為了家長的朝九晚五,以及加班時間的問題而設計的社福機制。相關的師資均受過兒童品格教育與生活能力訓練、學習領域學習指導及親職教育等課程培訓,除協助媒合就業之效,也提供學校多元適性的人選以供課後收托開課運用。

疫情過後,由於安親班受到法規命令約束,空間上很難配合上相關規定。也於是嘉義市教育出推出了疫情後的課後收托計畫,同時舒緩安親班收托壓力,也提供學生適性的社團型課程讓孩子樂學。畢竟孩子上了一整天的課,學習的感受已經累積了一定的壓力,接著的課後收托兩小時若是又停留在課業上,必然讓孩子感受更不好。

良好的教育規劃並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以嘉義市這樣的城市規模做出這樣的事情,確實讓筆者驚豔。亦或許這些事件很難被全國看見,但嘉義市教育政策的小小風采,在網路上也形成一個小小的熱潮,也期許各位給予掌聲,讓更多縣市看見政策依循,讓孩子享有更多的教育福利。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