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們能接受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嗎?

督導,你們怎麼能夠讓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呢?

2008年當時博幼基金會還沒有聘專職的英文老師進到部落幫課輔老師們定期培訓,而是招募英文志工每週六到部落來幫課輔老師進行培訓,而當時尖石中心招募到的是一位在台北市彭博社擔任翻譯人員的志工林小姐,有次跟林小姐聊天得知她是台大外文系畢業的,我就跟她說我在雲林縣四湖鄉飛沙國中有一位同學也是考上台大外文系,結果沒想到他們兩位竟然是大學同學,真是無巧不成書啊!

林小姐每週六從台北自己開車到尖石鄉來免費幫忙培訓課輔老師,而課輔老師當中有幾位年輕的媽媽,小孩都還在襁褓當中,老師如果要接受培訓或上課就必須把小孩帶在身邊,為此,我們內部還經過了一些討論,討論的過程中當然會有同仁提出不同意見,尤其是聽到部落的家長對課輔老師帶小孩一起上課非常有意見,認為這樣會嚴重影響上課學生的學習,因此一直有聽到反對的聲音。

其中有一個部落的家長特別明顯,話說得不是很客氣、也很不好聽,甚至有家長直接當著我的面問:「督導,你們怎麼能夠讓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呢?」這些話語嚴重地影響了課輔老師與工作人員的士氣,有幾位老師已經因為受到很大的壓力(這個壓力不只來自部落家長、學校老師、學生,甚至是自己的丈夫與家人)開始考慮退出了,而秋梅就是其中一位課輔老師。

秋梅是個不到25歲的年輕媽媽,他的女兒不到2歲,還不太會走路,因此看到秋梅時常常都是背著小孩,秋梅說小孩揹著才能做事,不然真的很不方便,連騎車都不行,更不用說工作了。因為要自己帶小孩,所以沒有辦法去找全職的工作,平時就在家裡山上的果園幫忙,因此當他發現課輔老師的兼職工作時就報名參加。

秋梅的學歷雖然只有高職畢業,但是因為很年輕,因此學習能力相當不錯,自己也非常認真用功,因為知道沒有教學經驗,擔心被家長與學生認為不能勝任,所以參加課輔老師的每週培訓她總是最用功的那一個;而且因為在部落小孩很難找到合適的人托育,所以她總是揹著小孩來參加培訓,同時也是揹著小孩教學生,剛開始她的小孩偶而會吵鬧,上課學生有時候也會覺得被干擾,但是秋梅總是耐心地安撫小孩,不溫不火地指導學生與安撫自己的小孩。

課輔老師揹小孩上培訓課程
課輔老師揹小孩上培訓課程
分享

但是哪怕秋梅表現得多鎮定與從容,但內心受到來自部落家長與家人的質疑,依舊慢慢侵蝕著這位堅強媽媽的信心。

就在得知部落家長的質疑壓力之後,我們決定在家長座談會時,必須有一個正式的表態,之前都是在非公開場合個別說明與解釋,不過看起來效果不彰,因為很多家長有意見都不會當面說,都是私底下傳話,這讓我們很困擾,而家長座談會是多數家長集合的場合,正式說明最好不過了。

於是我請工作人員整理了一下秋梅參加的培訓出席率與進步狀況,以及這位老師教的學生最近半年的進步狀況。

在家長座談會時我就告訴所有家長:「這個部落有1位揹小孩上課的課輔老師,我有聽到部落家長對這件事情很有意見,但是我請工作人員整理了一下這位老師培訓與教學的相關資料,這位老師的培訓紀錄當中顯示,半年來她雖然都揹小孩在週六上培訓課程,但是培訓的出席率是100%,沒有請過一次假,甚至比沒有揹小孩的課輔老師還認真,同時英文志工老師交代給她的培訓作業都是準時完成的;另外,她教的學生進步狀況是超過整個部落,甚至整個中心的。你們只看到她帶小孩上課,但是你們卻沒看到他有多認真、多努力,也沒看到她教的學生進步多少?同時還要承受多少閒言閒語的壓力!你們告訴我,這樣的老師,如果我不用,那請問我要用什麼樣的老師呢?」

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
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
分享

結果我話還沒說完,就瞥見旁邊的秋梅眼角泛淚,低著頭,而這時令人意外的狀況出現了。

本以為氣氛如此僵硬,肯定有很多家長很不服氣,甚至我都已經準備接受有家長憤而離席了,不過以我暴躁的個性,雖然已經有這樣的預想,但這些話我還是一定要說的。結果,出人意表的是一位坐在最前排的爸爸忽然站起來,這個忽然的舉動嚇了我一跳,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來,雖然他比我高10幾公分,身體健碩,不過這種場合就算他要挑戰我,我也不能認慫。

結果這位爸爸竟然是轉過身舉起雙手對著在場將近40位家長說:「讓我們為這位老師鼓掌,謝謝她努力教導我們部落的孩子。」話一落下,竟然全部的家長都大聲鼓掌謝謝這位老師,這時秋梅泛紅的眼眶再也止不住淚水地流下來了。

之後每個部落的家長座談會,我都親自說明博幼基金會完全支持有小小孩的課輔老師帶小孩或揹小孩來培訓跟上課。

從此以後,這個部落甚至整個中心,再也沒有任何反對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的話語出現了,後來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的風景照片,反而成為尖石中心的特色與特產了。

後來甚至有另外一個同時有超過三個小小孩,於是我們就爭取幫這些小小孩再請一位課輔老師來照顧,讓他們的媽媽可以安心上課與培訓,有同仁提出真的需要做到這樣嗎?而我卻回答說:「你看到的是基金會多花經費與人力,而我看到的卻是這些小小孩以後也會來課輔,反正遲早都會到我們手上,為何不趁這個機會從小培養學習的習慣與能力呢?等到他們進小學之後,你覺得會跟其他小孩的能力一樣嗎?」

所以,你能接受課輔老師揹小孩上課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