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開學授課,一場行政、教師、家長三方角力競賽

柯文哲市長提出110學年度台北市打算走混成授課模式後,國內各方團體幾乎都產生了激烈的辯論。教師團體、家長團體以及市政府團隊間,幾乎無法產生出交集點之下,讓一場即將面臨的開學風險賽角力賽提前開打。

教育部採取的大概就是「坐山頭看馬相踢」這種惡趣味。

教育部。本報資料照片
教育部。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不過,筆者也必須提醒教育部注意接下來的開學風險,就單以九月二日開學,學校假設要開課發會經過家長會同意授課模式來算,學校至少要提前一兩週的時間進行準備。也就是以最大安全日數來算,學校必須於八月十九日前必須做好應變措施,才有辦法面對開學、授課模式與所有相關資源安排的規劃。

但,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情是,開學究竟要如何是好,現在就完整的變成一種三方角力的競爭。迄今仍無人能在角力下定奪方案,讓憲法的生命權與教育權得以在疫情不穩的局勢下,找到一個協調點。

筆者在看了幾個大型意見平台的觀點後,也彙整了幾個要素在此與各位探究。

疫情恆久遠、新冠永留存

套一句鑽石的廣告詞來用,事實上我們未來即將面對的問題就是「疫情恆久遠,新冠永留存」。也就是無論你有沒有施打疫苗,染疫的風險仍是存在的。只是施打疫苗,能擔保施打者不受新冠病毒侵擾導致重症甚至死亡而已。

相對的,教育環境也必須比照過去腸病毒模式做好應對策略。只是新冠疫情,可能遠比腸病毒可怕,這也就是筆者特此攥文的主因。因為我們真的沒辦法迴避這種高傳染力的病毒,所以針對這種議題,我們只能等著上級行政單位給完整的指示,然後遵循執行。

開學的三方角力賽

首先,筆者也必須強調,在任何議題的發言台上,擁有發言權的,通常是自稱多數的少數代表。而真正需要代為發聲的群與人,通常都被淹沒在最需要幫助的角落等待救援。

在台北市提到混成授課模式的議題中,也不免有這樣的瑕疵出現。也就是教師團體、家長團體以及台北市府團隊三方的探究,很難能夠觸及與幫助到真正在疫情中受災的日薪階層家長,甚至是最關鍵的學生與現場老師角色。

就家長的層面來思維,會是這樣的角度「為什麼我的孩子不能回學校上課?我也是雙薪家庭啊?」

就教師的角度來思維,角度就會是「設備以及人力不夠的情形下,老師難以承受一半現場學生與一半遠距學生的管控,然後又要兼顧電腦與授課品質。」

就市府的團隊角度來看,角度會是「以美國與世界各國的模式來推斷,混成授課的模式是疫情下必然的結果。」

全國都必須要跟著台北市的腳步走?

這點,幾個記者朋友打趣的問了筆者「你在的區域根本沒有這個問題,你又何必關心這個議題?」筆者直接回覆「今年五月十八日教育部在完全無預警下發布全國停課不停學,接著教育部幾乎進入冬眠狀態。」

「單憑著葉丙成教授與很多熱血的老師在臉書以及各種社群中積極運作,台灣的遠距教學才能進入一個穩定安泰的局面。假設在此學年的開學前,我們能事前做好準備,那應該會讓現場第一線的老師能夠提前安心,無論遠距、混成或實體授課,都能讓學生享有更好的受教環境。

然而,這些媒體朋友說的沒有錯,全國並不是要硬跟著台北市的風向球走,誠如新北市長侯友宜所提「新北市的各行政區城鄉不同,偏鄉區域較無疫情,可採實體授課的方式,都會區若疫情嚴峻時要分流、線上授課,這部份學校與家長可討論,選擇出最適合該地的教學方式;教育局長張明文補充,還是優先實體授課,非不得已不會以線上混和實體授課。」

這就是一個資源與區域差距的問題,亦即偏鄉以及人流較少的區域。

在此次疫情中出現的案例並不高,學生即使全面復課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關鍵的區域在於交通、人流以及觀光景點的學校,本身就面臨了足夠的壓力。也就是屆時即使政府不發布方案,學校也得面對學生疫情假後,必須遵守疫情時期遠距授課準則進行遠距實體混成。

各縣市傳出收到的疫苗數量太少,根本不足以幫國高中教師施打,憂心開學後學生返校上課活動力佳,對於防疫較不利或無法如期開學。台北市爭艷館照常為國高中教師打疫苗,一對教師夫婦帶著嬰兒打疫苗。記者蘇健忠/攝影
各縣市傳出收到的疫苗數量太少,根本不足以幫國高中教師施打,憂心開學後學生返校上課活動力佳,對於防疫較不利或無法如期開學。台北市爭艷館照常為國高中教師打疫苗,一對教師夫婦帶著嬰兒打疫苗。記者蘇健忠/攝影
分享

最需要關注的人通常不是臺面上聲量最大的人們

私下也有他縣市教育局層級的朋友詢問「究竟以縣市的角度,我們應該如何評估疫情與開學政策這件事情?」

我的回答很簡單「其實這次疫情受傷最重的通常不是在議論台面上聲音最大的團體以及老師,而是日薪階層與工人家長,也就是在政策的規劃面上,必須兼容教育部在五月十八日發布命令後的基準,延伸出一個『由學校導師判定家長是否需要額外的教育扶助』做參考值。」

亦即,無論復課、遠距甚至是混成授課的政策制定前,都必須仔細去檢視學生家長中是否有更為需要關懷的角色。

以馬來西亞近期單日確診人數再次破萬,中國也有不少的一二線城市於中國媒體中呈現出不太妙的疫情消息來看,台灣是否能在下一波的疫情衝擊下倖免於難,老實說筆者抱持著觀望的態度。

而台灣最可怕的莫過於在野黨針鋒相對似的唱反調,讓民眾在混亂的消息中更無所適從。而開學日又以日倒數逼近,面對家長以及一線教學者的憂慮,中央政府以及CDC也應儘速提供政策參酌,讓學校能夠提前一週做好準備,讓學生們的受教權益得以保障。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