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老師沒大學畢業,怎麼可以教我的小孩呢?

你們(課輔)老師沒大學畢業,怎麼可以教我的小孩呢?

我記得那是2009年5月的一個週六早上,梅雨季的綿綿細雨剛剛結束,難得放晴的週末早上,我準備上尖石後山去看看週末人文教育服務的狀況。當我的車行經尖石鄉的錦屏大橋時,當時巨大的泰雅族勇士雕像還矗立在橋的另一邊,看到大橋旁有幾個臨時的攤位賣著高山蔬菜與五月桃,而其中有兩位基金會在梅花部落的課輔老師,於是我就將車停在路邊過去跟這兩位課輔老師聊天,順便問問生意如何?

聊著聊著的當下就有一位四、五十歲的婦女緩緩的走過來,腳步有點漂浮,這位婦女的臉紅紅的,但是我分辨不出是因為工作曬太陽曬紅的還是其他原因造成的,不過她一開口說話我就知道是應該是因為喝酒的緣故,因為我隔著1.5公尺就聞到濃濃的酒味了。

我心想我不認識、也沒見過這位婦女,因為如果見過我都一定會有印象。她走到我面前對著我說:「聽說你是博幼的督導是嗎?」我立刻說:「是的,有甚麼事嗎?」她說:「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我說:「好啊!你問。」她接著說:「那就是為什麼你們的(課輔)老師沒有大學畢業,怎麼可以教我的小孩呢?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聽完這個問題之後心沉了一下,心想遇到了一位藉酒壯膽的家長來踢館了,當時我在博幼基金擔任督導已經6年多了,我是出了名的脾氣差、耐心差、嗓門大、面相兇,號稱博幼最兇的恐怖督導,上述這個問題我知道很多家長、學校校長、學校老師,甚至學生都很有意見,也很常刁難我們的課輔老師與工作人員。但是從來沒有人敢這麼不客氣地問我這個問題。

我看著那位媽媽,又看向旁邊那兩位臉色尷尬的課輔老師,心想:「敢情這位家長是藉著酒意問我這個問題,不知是要為難我?還是要為難那兩位課輔老師?」

我想了5秒鐘之後笑著回答:「謝謝您問了我這個問題,我想你一定是一位很關心小孩教育的媽媽吧!」這位媽媽聽了我的話之後面露微笑,似乎很受用,接著我說:「我們基金會當然希望可以找到很高學歷的課輔老師來教課輔的學生,可是無奈您也知道尖石還是比較遠,很多人都沒有辦法每天傍晚或晚上上山來教小朋友,所以我們只能將條件放寬,招募部落的居民來當課輔老師,如果您有認識大學畢業的人願意來課輔老師,歡迎推薦給我們,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電話跟手機,歡迎隨時打給我。」

接著,我又說:「還是您有大學畢業,要不要來當我們的課輔老師呢?」這時她的臉色一陣慌亂與尷尬,急忙搖手說:「我不行,我沒有大學畢業,我也不會教書。」這時,我瞥見身旁的兩位課輔老師啞然失笑,而我故作鎮定裝作沒看見。

我接著說:「當然我們很希望有高學歷的老師可以來當課輔老師,但是部落很難找到這樣的老師,可是我們又需要能夠每天或每兩天就能來上課的老師,所以我們只能長期培訓這些老師,經過3-5年長期培訓下來,老師的能力就能夠將國小的學生教得不錯,而這樣的老師就住在部落,不太會搬家,可以在部落教10年、20年,甚至30年,所以這樣的老師,我怎麼可以不用呢?另外,老師的學歷與程度固然重要,但是家長最應該在意的不應該是老師的學歷與程度,而應該是能不能把您的小孩教會,不是嗎?如果老師的學歷與程度都很好,可是卻沒辦法把您的小孩教會,那這樣的老師,對您來說是適合的老師嗎?」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這時那位媽媽的臉色更紅了,旁邊的那兩位課輔老師更是驚喜萬分,像是出了一大口惡氣一般的舒暢,偷偷地對我比出「讚」!

那時我根本不知所以,後來隔兩天我碰到這兩位老師時,才知道為什麼當時他們這般反應了,因為好死不死那位家長的小孩在班上是最後一名,所以當我最後說出那句話時,那位媽媽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且百口莫辯了。

而且對這位家長來說更悲慘的是她的小孩參加課輔之後,居然在沒有大學畢業的課輔老師教導之下進步很多,這樣的結果完全打臉了這位家長的觀念與想法,也打臉了很多人的觀念與想法不是嗎?

所以,沒有大學畢業的(課輔)老師,可以教你的小孩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