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新學期,政府該為教育做些什麼

2020年的新冠疫情導致了葉丙成教授所謂的「2021年是台灣的數位教育元年」,各縣市教育人在網路中手牽手、一步一步的將線上教學長城建築起一個樣貌。只是在疫情中的一些問題,政府是否有將經驗吸收,成為即將到來的110學年的階梯,也勢必是我們必須要檢討的問題。筆者在暑假期間,也針對疫情期間的一些問題略做整理與研究,提供政府在做教育議題長程規劃上的參考。

線上教學示意圖。圖/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線上教學示意圖。圖/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分享

預防性中長程教育經費思維

台灣在2019年的前瞻計畫中,教育部規劃對應經費讓各縣市教育局自行規劃親師生平台,不過相對應的經費似乎也難以承擔起2021年5月新冠疫情突然進入台灣,在第一周與第二周猛烈的數位服務使用人潮。這也顯示各縣市在伺服器硬體以及軟體租賃有相對的差距,以台北市在2020年期間為了防疫遠距教學,規劃了相當大的經費在酷課雲上,但在2021年5月18日後一樣也因為碩大的網路流量而陷入教學瓶頸。

新北市則在雙北發布停課不停學後,感受到台北市的遠距授課危機,緊急添購了一批伺服器應對5月18日隔週的龐大網路流量。

5月18日筆者與承接縣網網路伺服管理的學長對談過程中,也相當憂心花蓮的情狀。當日夜間,這位老師為了讓5月18日當週花蓮親師生平台的運作,調整了縣內伺服器的虛擬服務,該關的都關了,才讓花蓮平安度過第一周第一天的高網路流量衝擊。

簡單說來,這樣龐大的網路衝擊,幾乎等同於瞬間駭客大量DDOS的網路攻擊,要撐的過這樣的流量災害,對應的就是縣市級網路中心必須有足夠的硬體與軟體服務,亦即教育部也必須正視非六都縣市經費的窘迫,必須逐年編列經費完備這類縣市級教學平台以及相關軟體服務才行。

線上教學。圖/本報資料照片
線上教學。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由中央整合所有服務的必要性

本次疫情期間,各縣市在自己的努力下規劃出不少方便的平台,像是台南市的教育公播頻道、新北與桃園運用youtube與地方電視台合作規劃教學頻道,額外就是華視以及公視運用自身的頻道時間規劃教學公播。

當然,均一、學習吧、Pagamo、因材網等也都在疫情期間扛起了對應的重責大任,Google與Mircorsoft也積極的將對應的服務釋出讓教育圈使用,Cisco WebEx、Jitsi meet等遠距會議軟體的釋出,加上ViewSonic在朱家良董事長的帶領下開放myviewboard的服務,台灣的遠距數位服務幾乎成為世界的頂峰。

暑假期間,永齡基金會也整合了Tutor ABC推出暑期弱勢照護課程;慈濟基金會也整合了數位服務,也推出「青年線上伴學趣!」計畫。

然而,這些畢竟是地方措施與民間挹注的能量,筆者憂慮的與葉丙成教授7月3日在臉書上的發文一樣「台灣的老師一天到晚只能找網路上免費的服務來用。一旦聽到要收錢了,大家就人心惶惶……台灣是學校、老師什麼買軟體服務的預算都沒有」

學生線上教學上課。線上教學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學生線上教學上課。線上教學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沒錯,台灣在疫情期間所經營起來的數位教學長城幾乎都架在人肉與血汗上,畢竟我們不是花木蘭,也不是活在那種「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時代。

因此也必須提醒政府部門,針對這樣的需求編列必要的經費,無論是租賃網路服務亦或是軟體服務,甚至是專長教師的疫情任務編組與公假調用機制,也必須周全思考。如此才得以讓老師們具有足夠的能量,未來面對更嚴酷的疫情局勢,為學生提供更好的學習服務。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