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學習真的會有滑坡效應嗎?以 Pagamo 整合花蓮縣教育處 Openid 整合的學習成果為例

筆者相當喜歡「只有遠傳,沒有距離」這個廣告,也相當佩服二十年前和信電訊所拍攝的「言而有信」篇廣告,兩個廣告就是在告訴我們電信數據服務的進步將為我們帶來多大的改變。

只是沒想到在2021年,台灣因為疫情讓這件事情於教學上完整呈現。

然而,多數人對於遠距課程學習的定義多與世界各國的分析一樣,多停滯在「遠距,必然造成學習的滑坡效應」、「貧富落差,必然造成數位落差」(教育部舊金山辦事處,2020)。然而筆者在109學年度結尾之際,將兩個班級(後以A、B兩班代稱之)、七個科目做了數據分析,同時整理了老師的遠距授課模式,發現到「但在遠距學習下,學生的學習成就反而有成長的趨勢」,而且我的服務學校正是每個文獻中探究的偏遠、鄉村邊陲、弱勢家庭學生多的學校。

本篇即以一個花東正中間、邊陲型學校的師生遠距教學情形,做一個簡單的剖析。

全面採遠距教學。示意圖。圖∕ingimage
全面採遠距教學。示意圖。圖∕ingimage
分享

日常教學模式與網課遠距學習下的差異

筆者在A班的教學模式平常就著重師生探究,在網課學習模式進行後也沒有改變探究模式,同時一般課程與網課也援引Pagamo配合課程進行學習評量。

就B班而言,班導師授課的策略與筆者相近。亦即,平常我們使用的教學策略中,都使用到數位學習輔助,以B班導師所運用的就包含了因材網以及Pagamo。

當5月18日教育部發布全國停課不停學後,A、B兩班導師與筆者運用的策略為Google Meeting(6月後被升級為Google Workspace)+電子課本+照片回傳作業+Pagamo隨堂複習的策略。

筆者與導師總共進行19次Pagamo課程與2次線上學習評量,學生作業完成比大約在六成左右的情形下(2次線上評量100%應答)。筆者針對兩班學生的學習成就與個人因素進行評析,然後得出下個小節的結果。

學生網課後的學習成效

以筆者所指導的社會科做兩班比對,相關學習成就表現僅如下表所示:

A班社會科學習呈現
A班社會科學習呈現
分享
B班社會科學習呈現
B班社會科學習呈現
分享

A班在網課遠距學習下普遍成長,最高幅度達到20分,成績衰退2人,衰退學生本身原本也是低分群;B班在網課遠距下均呈現下滑,最大下滑學生為-18分。

對比於同班不同授課老師的成就來看,B班的學生在網課遠距學習的情形下,反而在數學與國語有更為優異的表現,其中成長幅度最高則為國語12分、數學科15分。計算公式:第三次學習評量-(第一次+第二次學習評量)平均=一般課與網課學習成就差異

B班數學科學習呈現
B班數學科學習呈現
分享
B班國語科學習呈現
B班國語科學習呈現
分享
B班英文科學習呈現
B班英文科學習呈現
分享
B班自然科學習呈現
B班自然科學習呈現
分享

兩班學生高分群與低分群以各科班級期末總平均後觀察,兩班學習總成就表現均穩定於73分以上。

學習成就落差因素分析

兩班均為社會科的情形之下,學習成就的差異究竟又取決於什麼因素呢?這也讓筆者困惑不已!因為同科目A班在網課遠距學習模式下,學生的學習表現普遍成長。於是筆者回顧5月27日與學生進行的網課感受調查表中,加諸學生於網課中的學習因素分析表,嘗試從學生的應答找出同科目、同指導者,卻造成兩班學習成就差異的主因。

學生學習成就於網課中的影響因子
學生學習成就於網課中的影響因子
分享

分析相對因素後,兩班社會科網課遠距學習成效,確實符合他們在5月27日中應答的結果我比較有機會發表自己的想法(有效作答9人,100%)」,對應的學習成效也因為A班上課的積極度,而產生了明顯的差異。對應B班的「可以比較清楚看見老師想說的課題(9人有效應答,7人表示此項,67%)」,學生自己認為自己於課堂間的積極度很明顯的有所差異,也因此高分組B班在社會科網課的表現上就比較差了些。

學生對於網課感受平均分數是3分(1分差很多、5分沒差別),代表的意思大概就是「學生對於筆者的網課模式感受並不如一般課程紮實」,而在第二個問題中認為「我可以躲起來完全不回答」是課程中的高分組學生,也表示了這樣的課程對高分組而言,反而成為了迴避的一種策略。

而在「我在上網課時遇到最大的困難」中,一位學生應答的「網路斷線、音訊會斷斷續續」,另一為則是「家中背景音吵雜以及家人在背後干擾」,與後續筆者的分析因素完全吻合,對應的也呈現出這兩個孩子在網課學習成效上確實產生出落差的主因。

低分群學生組雖然在問卷中呈現出高等比的「可以比較清楚看見老師想說的課題」,但在實際回顧筆者做好的教學影片做回頭複習工作上,筆者看到的瀏覽人次,並沒有超過A班的總人數。這也代表低分組的學生雖然上課呈現專心,但實際上對於自己的課業用心程度仍是不足。

(本文討論相關數值均以發文當日結算)

反觀,多數教學者認為「螢幕大小會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果這件事情」,在筆者對應的數據中,並沒有呈現出這樣的結論出來。因為以三個網課執行下來到成績比對為止,高分群的學生大多都是andriod手機,而非筆電、桌機或平板。

Pagamo平台在本研究中的優勢

其實在進入網課遠距學習後,B班導師對於六月份的期末考憂心忡忡,於是與筆者討論如何進行線上學習成就評量。筆者與Pagamo團隊本身早有合作默契,於是與導師分享運用Pagamo進行各科出題的優勢,於是該導師也與筆者運用相同策略進行出題與測試。

由於Pagamo本身與Google的表單一樣,具有獨立的教師出題界面。不過相較之下Pagamo的出題界面在出題、選項亂數後,加上學生即使答錯,就算孩子們抄下答案,也不會改變學習成績的結果下,學生不僅經過一場線上檢定整合學習成就評量的震撼,同時也快速的將學生學習成就與選項應答程序提供給教學者。

對於教學者而言,學生答錯的因子,才是教學後續針對學生進行補救的關鍵要素。

小結

教學者在應對後疫情時代要面對的問題多如繁星,在確保學生學習權益下,本應思索與探究如何穩定持平經營網課的教學模式,同時運用有效教學策略與線上檢定模式佐以搭配,如此才能保證疫情下的學生受教權益。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