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竊事件發生後一定要抓到兇手嗎?

阿嬤的小公主劇照
阿嬤的小公主劇照
分享

偷竊事件發生後一定要抓到兇手嗎?

<阿嬤的小公主>電影以寫實的方式刻劃出弱勢者真實的處境與議題,同時在殘酷與悲傷的情節中以幽默的方式呈現,讓觀眾在輕鬆的過程當中了解弱勢者的處境與困境。

讓觀眾在又笑又哭的情緒起伏之後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了解與同理弱勢者的生活,因此,我可以說這是我這幾年少數看的電影當中覺得拍得最成功,也讓我最感動的電影。

這次要跟大家探討的問題也是弱勢小孩很容易出現的「偷竊」問題,主角羅公主是12歲的小女孩,因為搬家而轉學到新學校,轉學之後沒多久班上就發生了同學錢包被偷的事件,而偷錢包的正是主角羅公主,而這件偷竊事件其實是有很多因素所共同組成的「機會」,因為有好的「機會」再加上「動機」,於是自然就很容易促成偷竊事件,其實大部分的犯罪事件也常常是因為上述兩個要件具備之後就更加容易發生了。

偷竊行為其實是我在擔任督導時覺得很不好處理的事情,因為很多時候很難有直接證據,社工也沒有學過「鑑識」的專門技術,也沒有工具驗指紋,而我們面對很多的對手(偷竊的小孩)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在沒有直接證據之前經常都是處變不驚、打死不認。

所以必須承認我抓小偷的能力並不好,常常有懷疑對象,但是卻苦無證據,小孩也不會自己承認,甚至還碰過都已經人贓俱獲的狀況之下,依然可以好說歹說、軟硬兼施,依舊死不承認,最後還是求助於該學生的學校校長才讓孩子願意承認。

當然我也可以跟很多大人一樣覺得有足夠的證據之後,就算孩子不願意承認,還是認定是某一個孩子偷竊,因為很多大人都覺得一定要抓到兇手,一定要真相大白,這樣正義才能得以伸張,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你是不會偷竊的大人或小孩,你是不是也是這樣的想法呢?這樣的想法似乎是天經地義,天衣無縫得毫無破綻,這樣的概念似乎也是主流社會的普世價值,至少表面上大家都這麼說。

可是我因為自己也當過弱勢小孩,從小到大看過很多為了找到兇手而不惜在缺乏直接證據的情況之下,依舊認定有偷竊紀錄或嫌疑最大的小孩為犯罪者,冤枉一次背後的代價是最後這些小孩自暴自棄、自甘墮落,因為被大部分人冤枉的反擊就是真的偷竊給大家看,反正大家都說我是小偷,那我就偷給大家看。

當然這樣的反擊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但是這是被冤枉的弱勢者幾乎唯一能夠做的反擊,而我完全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反擊,如果會有這樣的冤枉與反擊,那我寧願選擇「抓不到兇手」。

當然也可以認為是我沒有警察辦案與法官斷案的能力為自己找的台階,但是我其實比較看重的是哪怕我一萬次都猜對兇手,但是萬一有一次猜錯兇手就是毀掉一個孩子的一生,於是我選擇承認自己沒有本事抓到兇手,寧願錯放一百 也不可錯殺一人,我也不願意為了正義的大旗而犧牲弱勢者。

面對偷竊的小孩,我更在意的是孩子的動機,是甚麼動機會讓孩子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偷竊,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我常常提醒大學生跟社工員,「飢寒起盜心」這句話不僅僅是聖人言,更重要的是它常常才是動機的來源,一個孩子會偷竊一定有無法滿足的地方,這些無法滿足的地方才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只有讓孩子獲得應有的滿足,不管是物質上或是心靈上的滿足都同樣需要被滿足,如此才能遏止偷竊的事件再次發生。

所以會偷竊的孩子是迫切需要被幫助的孩子,孩子已經在透過偷竊向大人求救,而我們還要見死不救嗎?還要執著於兇手到底是誰嗎?兇手有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嗎?

凶手不是不重要,有沒有獲得應有的懲罰也不是不重要,但是可以不可先了解孩子的脈絡,先了解孩子的基本需求有沒有被滿足,先了解孩子的動機,這樣才可以解決孩子偷竊的動機,才能期待孩子下次不會再犯,否則偷竊的小孩會一犯再犯,最後就變成江洋大盜,而這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

最後,您認為偷竊事件的重點是甚麼呢?

想知道更多如何輔導弱勢孩子的方法與故事嗎?請趕快訂購📣<尋味-你沒有走過的社工路>&<解鎖-我的火火社工路>來看吧!

疫情對博幼基金會募款很不利,拜託各位雪中送炭,捐錢給我們。郵政劃撥帳號22482053,戶名:博幼基金會。

⭕線上捐款💗(Linepay、街口支付、線上刷卡)👉https://bit.ly/3sfzmFc

⭕📱手機直撥捐款💗(次月帳單繳付)👉

中華電信用戶 📞直撥51131

台灣大哥大用戶 📞直撥5180123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