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偏鄉教育實景!家長與孩子協援並進的學習實錄

坦白說,我對疫情並不樂觀。唯紛紛擾擾的名嘴與政客在實虛之間,不斷的以疫苗議題,唱衰執政團隊一事;加上執政團隊過度運用網路聲浪操作議題,兩相叫勁之下,不利的只是那兩端看著議題如山火一般四方崛起,心中猶如慌鳥般驚恐的家長與孩子而已。

當然,兩方各有把持,也各有心機,唯獨沒有心機的,大抵就是每節課想辦法乖乖出席網路課程的那些孩子,在課程問答中呈現出來的那份童趣而已。

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停課消息發布的最後兩小時

疫情擴散後一週,教育部在5月18日下午兩點發布全國停課,對教育部而言,這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但以我在看事件,教育部的手腕遠不如雙北,因為雙北發布停課消息,時間點在早上十點。單就校園為學生的準備上,學校就多了兩個小時緩衝,相對的設備與相關準備也會比較紮實。

其實當日,各位所不知的是有很多學校管理資訊設備的老師,有些向附近的大學徵召設備、有些則拼了老命的把學校設備整理出來。這是我們的職責,我們也希望每個真正需要設備的孩子能夠拿到前瞻計畫補助的設備,讓每個孩子能夠面對接下來的疫情與課程。

停課的第一天

以筆者所在的學校,每個老師很快的上手,同時也在教網事前的警示下,全校在第一時間避開親師生平台的尖峰。每個老師都把課網開了出來那一瞬間,我心中的石頭才真的放了下來。

當導師私聊時談到學生最初上線情形,我聽達到八成出席率,我唯一的感覺就是-謝天謝地謝家長。

原因無他,我的時間不足以讓我把所有的設備與openid對應好,即使我寫好了防疫入門大全餐給國內每個老師看見,我也不敢擔保校內的老師真的有看。

然而,學生出席率,讓我看見學校導師與家長間無縫銜接的力量。當我看見二年級的孩子們依序出現在我的生活課中,我看見家長幫孩子們把手機放好、設備放好。我知道的就是「這裡的家長真心的在維護孩子的學習權益」。

學生對我網課的真實感受(六年級9人、四年級9人、六年級2人無填答)

當課程進行到第二周,看著兩三百的確診數開始蔓延到花蓮,心中的感受也相當的糟,因為那代表就算到6月2日,學校仍無法復課。

為此,我能做的就是維持自己的授課能量。但,對於教育工作這檔事而言,其實我最想知道的問題仍是存在的。於是基於道德面,我只調查自己的課,做出了以下的分析

六年級填答情形1
六年級填答情形1
分享

六年級在第三周開始,感受就開始有點不太好了,孩子們發現到這樣上課跟平常差異性很大。

四年級填答情形1
四年級填答情形1
分享

就四年級而言,回應的數字就偏向中位數,這也代表我的授課仍有一定的穩定度。不過懂得量化的朋友都會知道,中位數並不是好事。不過也有可能是我設問設的不好。

網課中學生最憂慮的事情

以兩個不同的年級(六年級上表、四年級下表)來看,擔心與害怕的前兩名都是沒收到會議連結與手機筆電突然沒電。四年級在害怕的事情上面,多了「家人從背後走過去」,我想這應該也是學生家中網課環境與家人重疊的一個結果吧!

四年級網課的憂慮
四年級網課的憂慮
分享
六年級網課的憂慮
六年級網課的憂慮
分享

二年級的害怕的前兩名則是斷線跟沒電兩個問題,這也顯示這些孩子的家長很夠力,會刻意迴避孩子在網課時,不要去當孩子的學習背景。

二年級網課的憂慮
二年級網課的憂慮
分享

另外,筆者也將每次上完的課,全都丟到Youtube上,以不公開的方式分享連結給自己的學生。以此條件,我也查了一下學生的感受。(六年級上表、四年級下表)

四年級youtube課程的回看滿意度調查表
四年級youtube課程的回看滿意度調查表
分享
六年級youtube課程的回看滿意度調查表
六年級youtube課程的回看滿意度調查表
分享

這個數據只是告訴我一件事「六年級的孩子不會回去看回頭教學影片」,但是對四年級與多數六年級而言,「上完了課,還能夠回頭看看自己上課跟老師相互吐嘈課程的議題,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孩子的真實恐慌已經出現了

在真實網課中,學生雖然應答如常,但心中的感受其實仍是相當的明顯。口訪下的四、六年級,其實不太慌,因為他們適應力比較強。但,針對活潑好動的二年級孩子而言,感受就極為不同了!筆者在此深深感謝每個製造恐慌的政客與名嘴,你們無情的漫罵,最後讓我的孩子如此的恐慌!

孩子疫情的恐慌
孩子疫情的恐慌
分享

事實上,對於這些孩子們而言,他們仍是希望跳脫眼前設備的小框框,開開心心的回到校園現場來跑跑跳跳的!這從很多家中有小小孩的網友發文中,也可以看見類似的問題。

可能還會出現的疫情

筆者因為今年漏了申請退休,所以無法在明年屆滿25年退休。也因此,就職生涯必須多呆在這個位置上一年的時間。就當作樂趣吧!

對筆者而言,這所學校就如花圃一樣,在每個同仁的悉心照料下,孩子得以順利學習、成長。即使跌倒受傷,我們也能陪著他們一起拭淚、鼓勵。只是因為這所學校真的很小!

然而,疫情的問題來自於人的交集,只要一個人認為打了疫苗,就可以繼續自己的酒國文化。那我們這樣的停課不停學,最後只會無止境的延續下去或反覆下去。筆者也只能期待,那些聲揚著要疫苗救命的政客名嘴與坊間網友,也能堅持原則,別在最後得到了疫苗,嘴上滿心歡喜的繼續自己的花天酒地,讓孩子們陷入無以復加的停課地獄!

一個期待的力量

事實上,民間確確實實的給力,不過以網路與設備的挹注來看,可能仍有缺失。以花蓮縣府得到遠傳挹注的200台數位載具設備,我也只敢申請10台給學生,畢竟全縣需要設備的學校與學生員額遠超過各位的想像。

但,筆者也只能在此文最後,與企業主提出「如果可以,請把我的學校認養下來吧!」

因為,如果各位只是看在「有需要的時候支援一下鄉下學校就好」,那未來這些學校一定仍會陷入相同的問題,因為問題會不斷的產生,但下個會出來這樣喊要火力支援的人或老師,一定會憂心自己的聲量不足。

請網友給足設備協援學生,以我的網路聲量而言,絕對不是問題!

僅期許,筆者能在此刻找到一個能量弦續下去,讓這個可愛的小花圃繼續養著每個孩子、每個可愛的笑容。如果可以,請企業單位私下以臉書與筆者聯繫,在下僅能如此,無以致謝。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