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導,我覺得好無力,為什麼成績好的學生國小畢業後都選擇下山讀書呢?

尖石風景
尖石風景
分享

督導,我覺得好無力,為什麼成績好的學生國小畢業後都選擇下山讀書呢?

2008年6月當金融海嘯開始醞釀、準備失控而襲擊全球經濟的同時,遠在新竹的原住民部落的我也遭逢從事課業輔導以來最大的學生危機,當時我已經結束一年開車70,000公里,大約可以繞行台灣70圈的車上歲月,搬回桃園龍潭居住。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好不容易在尖石鄉與五峰鄉的課業輔導已經漸漸上軌道,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也有不小的進步,正當我們覺得課輔的未來充滿希望、大有可為、正要大顯身手的時候,無情的打擊與挫折總是出乎意料地出現,讓大家差點措手不及、驚惶失措。

因為當時接到一個又一個的壞消息,很多國小課輔畢業生的家長都決定讓學生下山念國中,這次的人數比以往要多出不少,總共61位參加課輔的小六畢業生竟然有31位決定下山念國中,半數的學生下山讀國中是甚麼概念,就是有一半12歲的學生必須每天越區通勤或住在山下就讀國中,而山上的國中只能留下一半的學生,難怪山上的國中學生越來越少。

而更令人感到沮喪的是不僅有一半參加課輔的學生不能繼續參加課輔,國中之後課輔學生快速減少只剩一半了,更令人崩潰的是下山的這一半學生是成績表現比較好的,而留下來的是成績表現相對比較差的學生,這讓我們的工作人員感到巨大的挫折感與無力感,因為好不容易經過一兩年將這些孩子的程度補救起來,結果卻是更多的孩子要下山離開課輔班。

就有一位工作人員不解與失落地說:「督導,我覺得好無力,為什麼成績好的學生國小畢業後都選擇下山讀書呢?這樣的結果好像是在懲罰我們將孩子教得太好了,好到家長與孩子覺得可以有信心下山跟平地的學生一較高下,而我們只能繼續留在山上教程度相對差的學生,難道這就是偏遠地區從事教育工作的宿命嗎?」

當時這樣的想法充斥在我的工作團隊當中,而我也想起這些話似乎很耳熟,這些話不就是偏遠地區國中校長與老師最大的困擾嗎?程度好的國小畢業生都會下山或到都市搏機會,造成偏遠地區的國中狀況越來越差,因為學生國一進來的程度原本就不好,國中老師即使有心也很難讓他們迎頭趕上那些下山的學生,學生程度差老師教學就沒有成就感,老師的教學熱忱就很容易被消磨殆盡,最後要嘛麻木不仁、見怪不怪、隨波逐流,要嘛失望離開這個傷心地,似乎這就是偏遠地區教育工作者逃離不了的宿命。

面對這樣的宿命與困境,我沒有悲觀與抱怨的權利,因為博幼基金會的出現就是為了解決這些難解的宿命,於是我告訴那位工作人員:「如果我們碰到這樣的事情只能跟學校老師一樣的無奈,那麼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到偏遠地方來工作?我們究竟有甚麼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呢?」接著我說:「面對這一點小小的挫折你就要放棄了嗎?當初你放棄代課老師的高薪工作到博幼基金會來偏遠地區工作,究竟是為了甚麼呢?不就是想要做一點不一樣的事情嗎?你的理想與抱負這麼輕易就被擊垮了嗎?你甘心這樣一事無成的下山嗎?」

這時工作人員的眼神開始從沮喪變得不甘心與憤怒,於是我套了一句當時很流行的彩券廣告詞,告訴工作人員:「我們要玩,就玩大的!敢不敢?」當時工作人員的眼神又開始轉變,出現了期待,我接著說:「我們來做一件大事,做一件別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何?你想像一下三年後,如果留下來的30位學生考基測時的成績有幾個可以考得比出去山下念書的學生成績還要好,你覺得有可能嗎?」

工作人員說:「當然不可能啊!因為正常情況之下留下來的學生成績本來就比出去的學生成績差,加上三年的城鄉差距一定越差越遠才對,怎麼可能留下來的學生會考得比出去的學生好呢?如果是這樣家長幹嘛把學生帶出去山下讀書呢?」

「那如果我們用三年的時間,來做這件事情呢?每週五天的晚上都幫留下來的學生加強功課呢?用博幼最好的老師來教他們呢?你有沒有信心可以讓幾個願意讀書的學生跟上甚至超越下山的學生呢?」這時這位工作人員終於面露笑顏了,因為他看到希望了。

偏遠地區家長把孩子帶出去都市或山下讀書是不得已的選擇,雖然帶出去需要多花時間與金錢,同時也有諸多風險,比如很多孩子到山下就流連網咖,沉迷在花花世界的都市當中,加上家長未必可以在身邊,孩子出現行為問題的比例不低,但是教育資源的不均等讓他們不得不在孩子成績不錯時(成績如果差就不需要下山了),被迫需要作出抉擇,與其留在山上幾乎沒有未來(這件事情不是哪個人與哪個單位的錯,而是大環境使然),不如就下山一搏吧!

我們很難期待家長不把成績好的學生帶下山讀書,我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留下來的學生教好,讓三年後的差距變小,甚至比出去還好,這樣家長才會思考要不要把程度好的學生留下來念國中。

三年之後,博幼課輔的學生考了不錯的成績,有54.5%的學生不需靠原住民加分就可以考上公立高中與公費的護專,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同時當年度開始下山讀國中的學生就開始減少了,因為家長看到留在山上的國中就讀也可以考得不錯,相較於下山已經相差無幾了,於是自然就會有更多的家長選擇將孩子留在山上讀國中了。

當時山上國中的校長也跟我商量,他去國小招生時把博幼的免費課輔當作學校的教育與社福資源,吸引更多家長把程度好的學生留在山上讀書,不需要再花費大量時間與金錢去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留在山上一樣可以讓孩子獲得良好的學習環境,同時還可兼顧前途與家庭生活。

當你面對無力的狀況時,你是跟其他人一樣的抱怨,還是勇敢地做別人沒做過的事情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