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教育部急就章的雙語教學政策 問題該怎麼解決?

比空服員還難?北市國小雙語師找嘸人 多益785分挨批門檻太高》(2021,聯合報,馮靖惠)報導中提到「台北市教育局今年國中教師聯合甄選,60個雙語教師缺,幾乎全數開在藝術、體育等藝能科,一般考科沒半個」。此刻讓筆者直接聯想到的就是「我們上課究竟要雙語些什麼」,然後接著的問題是「究竟哪些課能雙語」,最後的問題就是「雙語師在哪裡」這個問題了!

教甄示意圖。報系資料照(記者羅紹平/攝影)
教甄示意圖。報系資料照(記者羅紹平/攝影)
分享

又快又便宜的養成方法——教師研習

筆者這樣落筆第一個主題,職場的教師一定不意外,因為這是近年來教育部最愛用的方法了!以國教署每年承辦卻看不出經費總額的中小學教師大型研習機制來看,教育部針對行政院的政策,通常都採取急就章的方式來應急。

亦即無論你正式、代理代課、鐘點教師,參與個研習、拿個研習時數,然後想辦法再補個習、拿個證照,教育部的KPI就成功達陣。這也是所有職場教師竊笑的關鍵,反正教育部只要有成果、有照片、有數據,誰管你課怎麼上、學生怎麼學、課程怎麼設計。

原因也如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陳素慧所說,雙語教學並不是教育局指定的,是由校方自行提出哪些科目進行設計,通常以體育、音樂、表演藝術等偏操作性課程的科目居多(2021,親子天下,陳奕安、許家齊)。亦即,以現階段學校的應對策略,最快的適應方法大概就是「派老師參與研習」,要不「徵聘代理代課時設定教師條件」這樣而已。

政策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

教育部107年11月函頒「全英語教學師資培育實施計畫」,規劃以師資職前培育與教師在職進修等策略,培育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以英語教授各學科之專業師資(2019,教育部)。

這些訊息只要各位google就可以輕易爬出來的資料,然後以時間推敲師資培育與對應政策推及職場來看,教育部真的很積極的想要在短短三年時間內,達成全英語教學的指標。然而,上個議題中也提到師資語言學習政策,配套的養成也是需要時間,加上教育部在學士後教育學分班養成雙語師的效率不彰,更因為蔡英文的延退政策,導致教育現場新任教師職缺開不出來(2021,聯合報,趙宥寧),更讓雙語教學政策像是一場龍捲風肆虐,搞的教育行政人員苦不堪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以代理教師資格替補政策

代理教師白天備雙語課晚上補英檢 沉痛訴說「覺得自己已被放棄...」》(2021,聯合報,馮靖惠)一文中也明白點出代理教師的痛點。

畢竟,教育部雙語教學急行軍的政策,打算快速製造美麗KPI,學校最快能做的就是「在延聘代理代課教師的資格上加註」,對應的這個壓力也轉嫁到每年各處應考的流浪教師身上,其中受到壓力最大的莫過於代理代課教師的甄試。

其原因也歸咎於少子化與年金改革後延退機制兩個問題,導致各縣市政府嚴謹管控正式教師員額,加上代理代課教師比較「無怨無悔」這個因素,也導致各校在面對雙語教學急就章政策下,會首選代理代課教師來面對問題。

最後,教育部對應這些問題可能真的找了豬隊友來解決問題。

教育部為了2030雙語國家政策,將擴增外籍英語教學人力,補助國中小引進300名外籍英語教學人員(2021,中央社,陳至中)。不過這些外籍英語教學人員在公文與計畫中是「不參與課程設計」的,加上學校必須為這些外籍教師找尋接待與住宿,最後,學校很可能會採行的仍是以「放棄申請外籍教師」,走「鐘點教師」或是「代理代課教師加註條件」來解決問題。

筆者唯一的感受是「教育部可能忘記了過去曾經在金車基金會協助下,辦理英語史懷哲教師的慘痛經驗」。

當然,我們必須尋思是否有更加途徑能夠達成這樣的目標,例如過去花蓮每學年必辦的「英語品格學校」一週體驗活動,抑或如台中、高雄則採取資源共享模式,或是寒暑假與私校的外師合作,藉此來增加外師授課時數(2021,聯合報,馮靖惠),其實也不失為完美數據下良策。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