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參加博幼基金會的課輔,阿明現在可能會做什麼工作呢?

博幼基金會2003年從簡易的木板隔間教室開始做課輔
博幼基金會2003年從簡易的木板隔間教室開始做課輔
分享

如果沒有參加博幼基金會的課輔,阿明現在可能會做什麼工作呢?

2003年3月從我到職博幼基金會的第一個月就開始了國中弱勢家庭學生的課業輔導,阿明是第一批課輔的學生,阿明來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家庭,他的主要照顧者是舅舅與外婆。

家裡的經濟來源是舅舅,舅舅原本受雇在農場工作種植花草樹木,後來與朋友合夥開按摩店,一家7口(包含外婆、舅舅的2個小孩,還有阿明兄妹2人),只靠舅舅與舅媽(新住民)按摩的收入維持家計,經濟狀況相當辛苦,也不可能讓阿明去補習班補習。

同時家裡唯一能教導阿明功課的只有高中學歷的舅舅,但是舅舅的英文也不好,根本無法教阿明英文,所以阿明的國一月考英文只有8分,但是其他科目平均將近90分,因此當舅舅聽到能參加免費的課業輔導時就非常積極地催促阿明報名參加。

課輔一開始是在學校放學之後留在班級上課輔,但是一開始因為缺乏經驗與經費不足,因此一年之內換了四個課輔的場地,阿明回憶當初課輔時最辛苦的地方時說到:「我想當初辛苦的地方應該是常換地方上課吧,從一開始是在學校上課換到辦公室,陸陸續續的換了三、四個上課的場地,有些地方上課是比較悶熱的。」

課業輔導的場地經常更換,教室的設備也很簡陋,只是用木板隔間,將一般住家隔成一間間大約5坪大的教室,隔音與隔熱效果也不好,尤其悶熱的暑假更是讓學生揮汗如雨,同時因為經費拮据,所以暑假的午餐也很單調,但是因為學生只需要付一半的午餐錢,因此也不敢有過多的要求。

這些狀況都讓參加課業輔導的阿明感到非常辛苦,即便如此,絕大多數學生與家長都不願意放棄課業輔導這個可以讓弱勢家庭孩子有機會翻身的機會。

課輔對當時阿明來說其實不是很心甘情願地參加,因為放學之後參加課輔直接就壓縮了阿明跟同學出去玩樂的時間,但是經過半年每天被要求都要參加課輔之後,漸漸地阿明也慢慢習慣了課輔的生活,漸漸地心性、行為與課業也慢慢穩定下來了。

阿明說:「因為那時候比較愛玩啦!所以就是想說這樣就不能去玩了,但是一開始一個禮拜只有兩次共三個小時,所以影響不大啦!後來發現每週上課從兩天變三天、後來又變五天才感到不太妙,鬼混的時間被大大的壓縮,無奈之餘也只能接受,過程中老師循循善誘,不知不覺得自己也被潛移默化,漸漸穩定下來。」

同時阿明也提到另外一項意外的收穫,那就是在不斷地更換課輔場地過程中,所有學生都必須一起幫忙搬家,從租借學校場地、租借教會場地、最後到基金會自己租房子當課輔教室。

這個過程中一次又一次的幫忙搬家,不再寄人籬下與跟別人共用場地之後,漸漸地阿明與同學們開始把課輔班的教室當作屬於他們自己的「地方」了,讓大家開始有了歸屬感,阿明說:「換場地的過程其實也漸漸凝聚起大家的心。」

後來阿明大學也念了社工系,回到基金會當社工員,後來更是當上了督導,心中更是體會的社會工作的重要性,自己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因為博幼與社工的及時出現,讓阿明不至於誤入歧途,因此阿明很難得嚴肅的說:「你只要在適當時間去給孩子推一把,孩子就是一路都對的。」

阿明回想自己當初如果沒有參加博幼基金會的課業輔導,依照國中當時每學期都要跟別人至少幹架一次,即使被十幾個人圍毆也要積極向主謀還手的個性與膽識,長大之後極有可能就是落入犯罪的深淵了。

阿明笑笑地說:「我想我如果沒有參加博幼,應該會當兄弟吧!國中就很血氣方剛,動不動就惹事生非,應該會很容易當兄弟。搞不好現在可能就會事業有成,經營財務公司(黑道討債)之類的,哈哈哈哈哈!」

弱勢家庭的阿明因為參加課輔之後就與兄弟及黑道無緣,那其他的弱勢家庭孩子呢?

想知道更多如何輔導弱勢孩子的方法與故事嗎?請趕快訂購一本📣《解鎖-我的火火社工路》

https://www.morningstar.com.tw/bookinfo.aspx?bookno=0180036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