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學不是逃學!家長必須審視申請自學的意義

這組自學家庭在臉書上傳出國一自學生騎機車的照片,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傳照片的不是別人,就是帶著孩子自學的家長,從發文語氣中直覺就是很自傲的宣揚自己孩子自學到很有意義。

此刻你我的感受應該都是一樣的-「這家長究竟為什麼這樣做」?

我們也必須回頭省視一下教學的基本思維-「教學是教師透過適當的教學方法,將學生所缺乏的知識、情意及技能等相關內容,有計畫、有目的、有組織地傳授給學生之互動歷程,其目的在於協助學生學習(2008,蔡進雄)」

亦即,即使是自學家庭,也必須在有計畫、有目的、有組織的架構下,編列教學觀點,進而安排孩子的自主學習。此刻,想必各位也會對這樣神秘的學習模式產生疑慮-「究竟自學是在學什麼東西啊?」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自學並不是逃學

貓老師在高雄認識一組自學家庭(現在國一),從小學開始就跟學校進行協商合作,以定期入校上課為模式、其餘時間在家自學,來進行自主學習。

之於我與這些自學家庭的關係,大概是在五年前左右就開始給予少許的教學支援。亦即,對這幾個自學家庭而言,我算是「支援教師」。而支援的範圍,大抵是我課程中直播的課程,近年來主要以小學社會、自然科為主要的奧援科目範圍。必要時,也會討論是否連線進行課程。

而在連線討論學習進度的過程中,我也發現到-「真正的自學生並不像坊間所想的那麼簡單」,主要也因為孩子在主述時提到「我回學校的時候,同學總是羨慕我不用寫功課。實際上我在家學習的時間很長,有的時候還要配合大學的線上課程必須學習到晚上。重點來了,該交的作業,我從來沒有遲交過!」

會進行討論,主要是我正在檢查孩子的台灣原住民史的報告稿。當時我看完後深感意外,於是特別跟家長詢問這份報告是誰整理的,家長為了證明孩子真的自己整理,所以安排傍晚時間讓孩子連線跟我討論相關事宜。聽完孩子的心聲與說明後,我提供了課本中談到的論點,修正了部份的錯誤後,嘴上與心中只有滿滿的佩服!

因為這組自學家庭,並不像坊間傳說的一樣「是因為排斥學校作業,而逃離學校的規劃」,而是「真的在朝自己想要學的方向而學習」。

台日的賽車少女

賽車手姚盈伊Nana跟一般的小學生一樣也是要忙功課,只是因為騎車這項特殊的休閒活動,讓她的生活中不再有太多的3C介入,而且全家人的互動也跟著多很多(2016,自由時報,李漪灝、吳文昌)。

小學生野田樹潤早在3歲時便跟著父親野田英樹出入熱血沸騰的賽車場,從卡丁車開始進入賽車領域,並且在6歲確立成為賽車手的目標,至今早已活躍在F4方程式賽車,並以進軍F1殿堂為終生志向(2021,yahoo新聞,SanjiNoir)。

這兩個少女之所以亮眼,並不是因為她們長的漂亮,而是她們在學習過程中即遵守著有計畫、有目的、有組織的架構同步進行課程與興趣的學習。也因此在賽道上能有足夠的成績之前,其實所花的心血是我們常人難以想像的苛刻。

相對的付出,也讓兩位少女在表現上與一般的孩子拉出了差異,展現出真實亮眼的自學生涯。

最後,任何學習都必須有其方向與目的。家長切莫因為孩子情緒問題,或是厭惡學校的作業,選擇了自學,然後對於所有的作業與學習就全然放棄。講白了即使選擇讓孩子不升學,未來成家立業的過程中,個人未完熟的能力也難免會遭受世人比較。

如此的自學,不如回歸學校的主流教育,讓學校協助孩子走回學習正軌,確實讓孩子發現自我存在的意義。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