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的手搖飲料 給了我從事社工的幸福感

Image by 白川 楽 from Pixabay
Image by 白川 楽 from Pixabay
分享

你最喜歡喝的飲料是甚麼味道呢?

2020年的秋天是我這幾年來難得沒有過敏的秋天,雖然疫情打亂了所有的步調,但是這一年卻沒有比較輕鬆,依舊很忙碌,但是少了四處奔波的路程,多了一些時間在埔里辦公,也因為這樣遇到了好幾位十幾年前輔導過的課輔班學生,這算疫情下的意外收穫吧!

一個涼爽的中午休息時間,我走進一家連鎖的手搖飲店點完飲料要掏出信用卡結帳時,突然從店內走出一位綁著馬尾,看起來精明幹練的年輕女孩,她告訴店員這杯飲料記在她的帳上,由她買單,不用跟我收錢。

簡潔精準的說話語氣聽得出來是一位嚴格且不苟言笑的主管,店員立刻戰戰兢兢的回答:「是!店長!」而這位店長與我四眼相接時馬上對我眨眨眼睛,露出頑皮的笑臉,笑著喊:「督導好!」我愣了一下,馬上就認出她是我第一年(2003年)在博幼基金會埔里中心收的學生小玉。

透過基金會的追蹤資料我知道她是知名連鎖飲料店的店長,但是我並不知道她已經從桃園回來埔里了,所以見到他的第一時間見到她成為一位架式十足的店長時,還真是有點難以習慣,因為對小玉的印象還是停留在國中時的樣子。

小玉住在埔里知名的佛寺附近,離埔里街上有十幾分鐘的車程,就讀的國小有超過一半的弱勢家庭學生,參加課輔時小玉是國小五年級,成績名列前茅,小玉來自單親與隔代教養的家庭,爸爸因為只有國中畢業,所以只能以打零工維生,但是因為身體也不好,所以經常沒有工作,收入根本無法維持家計,也常常因為沒有工作而心情不好。

而祖父曾經車禍傷到腦部,雖然不需臥床,但是卻走路不穩,因此只能在家做一些簡單家務,無法外出工作;祖母反而是家中穩定的經濟來源,案祖母每天需出門工作養家,做雜工、除草、種山藥……等零工,時薪只有100元,一天最多可以賺800元。

但是祖母心臟不好,有心律不整的毛病,需每天吃藥,定期會到衛生所拿藥,而腳膝蓋也因為年老與工作的緣故經常酸痛,因此看在小玉眼中就希望自己趕快長大賺錢,分擔家計,分擔家人的負擔。

尤其上了國中之後小玉就很明顯地希望趕快工作,因此有很長一段時間在輔導小玉的觀念與想法,因為想趕快工作,所以小玉就不想讀書了,因為她只想趕快工作賺錢貼補家用,家裡的經濟也不可能供他上大學,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用功呢?這樣的想法是很多弱勢家庭小孩在國中時的想法,而這時如何引導孩子與提供必要協助就是成敗的關鍵了。

我都是站在孩子要賺錢是一件對的事情來與孩子分析與討論,這個法我覺得非常重要,因為通常你一開始就否定青少年的想法之後,就很難跟青少年溝通了,因為說教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站在孩子的立場來看賺錢這個問題,認真的跟孩子討論「他們」要如何賺錢?賺什麼錢?有了賺錢的共同目標之後孩子才能聽得進去你的話,再來分析孩子的優缺點與特質,讓孩子清楚自己應該怎麼賺到自己想要的錢,這個過程中要加上可以提供家庭與孩子協助的資源,比如獎學金、獎助金、打工機會......等,最後還要再加上家人的「最高期待」,才能完整的有效地討論出來孩子應該如何賺錢。

記得是最高期待,不是只有期待,因為一般弱勢家庭的家長都因為無法提供足夠協助與資源,所以不敢對孩子有期待,永遠都只能希望孩子不要學壞就好這樣的低期待,這根本不是家長真正的期待,只是因為家庭的資源太少不敢有任何奢望,但是現在不同了,加上了基金會的資源與協助家長就可以有高期待了,在這樣的前提下家長說出來的期待才是真正的期待。

希望趕快長大是懂事的弱勢小孩都會出現的想法,這個想法其實不是不懂事,而是太懂事!懂事到會讓身邊的大人為這些孩子心疼,還好最後我們有將小玉輔導到國中畢業,順利念完高中職,之後小玉就進入連鎖的手搖飲工作,並且以店長為目標,經過好多年的努力,小玉做到了,小玉賺到自己應該能夠賺到的錢了。

當我手裡拿著小玉請我的飲料,嘴巴裡面酸酸甜甜的味道,就是我最喜歡的梅子綠味道,看著黃色有數字招牌的飲料店,腦中浮現的是當年小玉在課輔班的身影,心裡滿滿的是激動與感到驕傲的情緒,果然從事社會工作的這一刻我感到的「幸福」,你猜到是哪一家手搖飲了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