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到陰暗處看小權的生活嗎?

分享

2003年小權來課輔班時已經國中一年級了,瘦小的身體看起來像小學五年級的學生,但是卻穿著大兩號的學校制服,紅白雙色的制服看起來更像是紅灰色的,制服白色的部分永遠都是髒髒的,靠近時又有一股濕氣很重像發霉的味道,寬大且長的袖子看起來就像是演歌仔戲的,瘦小的五官上戴著一副又大又圓的眼鏡顯得極度不協調,眼鏡還不時滑下那不尖挺的鼻子。

上課時永遠都是最多話的,而且常常口無遮攔地對男老師挑釁,對女老師開黃腔,不僅老師不喜歡他,就連同學也常常排擠他,不管在學校或是剛到課輔班都是如此。

一開始我對小權的印象也很不好,尤其他小小的眼睛鼓溜鼓溜的轉得很快,看起來就是一副做賊的眼神,同時每週三、五上完課輔9點之後都急著趕回家,讓我很奇怪,但是他卻不願意透漏原因。

要將他留下來特別輔導他就會很生氣,功課也很不好,上課也很不專心,全身上下看起來沒有半點優點,缺點卻是罄竹難書,怎麼看都很難讓人喜歡。

甚至第一次去學校拜訪小權的導師時,導師對小權的形容我永遠忘不了,她說:「他(小權)坐在座位上就像條毛毛蟲地動來動去,看到他我就想打他!」但是這樣的孩子,他的個案紀錄卻引起了我的注意。

就在我看完他的家訪紀錄,跟社工員討論小權的家庭狀況之後,小權的一些資訊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他的資料顯示小權國小時遭到同學嚴重的霸凌與排擠,後來他一度加入幫派,但是上國中之前又脫離了。

這樣的經歷在課輔班的學生當中是第一個,非常特別,因此我就找了一個機會跟社工員再次去家裡拜訪,20坪左右的老舊平房是他們一家五口的居住場所,由於在學校附近,所以租金要5000元,陰暗的屋簷掛滿一家的衣服,衣架子還不夠,部分衣服直接穿過竹竿,讓原本狹小的門口更顯擁擠,衣服根本曬不到太陽,難怪小權的衣服都是霉味。

一進去大門我的鼻子就塞住了,因為濕氣太重了,所以我的鼻子過敏出現了,打了兩個噴嚏之後我進了屋子,媽媽案看起來很年輕但臉色卻很蒼白,資料顯示只有30歲不到,但是小權卻已經13歲了,而爸爸卻已經超過40歲了。

媽媽對於我們的來訪有些許緊張,一直擔心是不是小權犯了甚麼錯,顯然媽媽沒有少處理過小權的問題,反射性地先幫小權道歉,也很擔心小權會因為犯錯而不能再參加課輔了,因為媽媽的身體很不好,無法久站與久坐,因此無法工作,但也無法取得殘障手冊。

家裡的收入只能靠爸爸在鋁門窗工廠上班勉強維持,加上爸爸會賭博,所以經常沒辦法拿錢回家,所以家裡的經濟狀況經常要靠親友借貸度日,因此媽媽很擔心不能參加免費的課輔班。

從媽媽口中我聽到了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小權,媽媽說小權在家裡很懂事,因為媽媽身體不好,所以小權肩負起大部分的家事,連衣服都是小權洗的,而當我以為衣服是因為小權不太會洗衣服所以洗不乾淨時,媽媽很著急地說明其實小權跟二弟(小五)的制服之所以髒髒的並不是沒有洗乾淨,而是因為制服都是別人送的舊制服,根本就洗不乾淨,所以才會看起來永遠都是髒髒的。

二弟曾經回家抱怨過同學與老師都會說他的衣服洗不乾淨,也會鬧脾氣,但是小權從小就很懂事,從來不會抱怨這些事情,還會幫媽媽安慰弟弟。而且小權放學回家之後都會在家裡幫忙做家事及幫忙帶三歲的三弟,小權一有錢只會幫弟弟們買零食,從來不會只想到自己。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小權因為一直被同學霸凌與排擠,所以有一度加入幫派,藉此保護自己,不讓同學欺負,後來經過學校老師的努力才讓小權脫離幫派,所以小權有些習慣或口氣就會很像混混。

另外,那一天從媽媽口中我才知道原來小權每週三、五、六晚上都要去夜市打工,幫家裡賺一點錢,賺的錢都會全部交給媽媽,也會在夜市跟打工的老闆要獎品給弟弟們,夜市的老闆很喜歡他,因為他很勤快,眼色也還不錯,也很社會化,在夜市討生活小權非常能夠勝任,加上他很孝順,也知道他家境比較困難,所以即使會犯些小錯,老闆也都能包容。

埔里的夜市規模不小,因此通常收完攤的時間都是11-12點,每次忙完回到家洗完澡都已經是1-2點了,這時小權才能上床睡覺,隔天早上七點二十分前還是要到學校上課。

這樣的日子或許對大學生或是一般大人不算特別辛苦,但小權僅僅只是一個國一的孩子,這樣的生活卻是他的日常,他沒有過一句抱怨,只有默默接受,但是在外面他需要偽裝自己,讓自己像一隻刺蝟一樣,否則他無法保護自己,也無法保護家人。

離開小權家之後,我看到高掛的太陽,氣溫有30多度,但是當時我卻感覺到寒冷,原來社會的角落中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還有如此之多。

當我們站在陽光下去看陰暗的角落時,我們真的可以看到全貌嗎?還是我們只能看到陰暗的部分呢?

我很慶幸我學了社會工作,也從事了社會工作,更慶幸我走進小權的家裏面,而不是只站在陽光下看小權的家,你也願意跟我一起走到陰暗處看小權們的生活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