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紅化是助力?淺探中資軟體與設備進入校園實景

去年新冠病毒(COVID-19)從中國武漢溢出後,在採取斷航保障自身國民安全外,世界各國才深深驚覺到中國對自身的影響有多大。原因乃在於全球化後,中國逐漸成為世界工廠,甚至晉身世界消費者,倚仗著自身輸出的大量產品與財力,影響著周遭各國的觀光,甚至是你我身上穿著的內衣褲與隨手擦拭、消毒用的失紙巾。

即使是堅守著自身產品的日本,在這樣的局勢下,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景-「清查家中大陸貨!男星脫到剩內褲…崩潰喊「這是屈辱」」(2017,東森新聞)。

世界工廠在中國勢不可擋,你我的生活中早就被MIC給佔據了,對應的國家危機也逐漸浮出檯面。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台灣STYLE的公文防治法

政院下令:年底前全面汰換中製資通產品 杜絕紅色滲透」(2021,蘋果日報,林麒瑋)新聞中其實並沒有呈現出現場對於這份公文的無奈,然而公教人員的LINE對談群組卻在私下強力的暗諷「不然,蘇貞昌編列預算每個公教人員配發 iPhone 好了!」緣起於行政院在該文後,全面調查在公務網路上使用的所有資訊應軟體設備,同時要求所屬公家單位人員禁止使用中國品牌手機連上公務網路(2021,政大電算中心,政府禁用中國資訊產品,資安處擬明確原則與禁用清單)。

這讓剛滿約換機的公教人員更是惱火,因為「公務人員的私人手機若在明列的禁用中國產品清單中,則不可連接公務機關的內網」,偏偏很多行政首長或是承辦人員為了行政業務,經常使用私人數位載具遠端連線處理公文事務。筆者只能說「這就是台灣STYLE」,習慣把教育單位當作內容牧場,然後又喜歡用公文制約相關發展的特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無所不在的MIC

「目前行政院所規範的陸資產品,包括軟體資產、資通訊設備、可攜式設備,以及資訊系統的開發、維運和維護與雲端服務等,只要負責設計、製造,甚至是提供的產品服務是陸資企業,都在該處理原則的規範之中。」(2021,簡宏偉,政大電算中心)

腦袋清楚點的老師都很明白,如果真的要把這些細項完全徹查,那真的會動搖國本!

因為在「如果不是弊案 雲豹會有多厲害?」(2015,天下雜誌,彭尚興),文中也明確提到「底盤動力系統疑似遭承包商以中國製劣質零件混充」,這也只是間接提醒了我們MIT的優勢消失。

然而很少人去追蹤的問題就在這裡「我們驕傲的MIT到哪裡去了?」在「台灣設計,中國製造」(2011,天下雜誌,陳名君)一文中也很明確的點出這樣的窘境。

講白了這就是經濟全球化下的事實,商業與製造業的分工就是如此,相同的也間接的引出「台灣一些製造產業早已不在台灣本土」的事實。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MIT 的教育走向 MIC 的事實

在新冠病毒下,大概只有深藍與小粉紅斥責台灣當局執政不力而已。然而,台灣在疫情中於教育的防疫表現上,卻也呈現出一片特殊的光景。自稱台灣教育總召的教育夥伴在今年初聯合名家專欄中提到的「台灣在疫情中呈現出落後世界十年的光景」,事實上沒被大家看見的事實是「台灣的遠距教學模式不斷的私下挹注其他國家」,其中最為認真的單位莫過於Google華人教育推廣中心了!

這大概是少數為歐美系統的系統平台業者,然後去年幾乎全面性無償的提供服務。

當然,後來居上的也包含了優派(ViewSonic)的朱家良董事長,他也積極代領著公司團隊開發線上教學平台myviewborad,並主動與教育現場執行者聯繫試用與推廣。微軟亦在去年對教育部釋出誠意,讓教育雲下的師生帳號無償使用office365的服務(各縣市的openid帳號可以直接串接使用)。

然而,在這些挹注的背後,其實現場依舊難以脫離很多設備與平台都必須介接MIC的事實,像是程式自造部份的設備、程式編碼的平台。這包含了像是自走機器人、空拍機與很多很多家長趨之若騖的學習光景與未來。

更不用說紅色媒體透過臉書、斗音、youtube等的網紅與影音介入現場,只要各位有心走入教學現場,也會發現到學生寫的字、說的話、看的影音、唱的歌,幾乎都帶了點特殊的味道。如果認真一點依據行政院公文通盤整理,筆者也保證學校未來收發公文都必須透過郵政與傳真系統,一口氣將現場打回民國88年之前的樣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我們究竟該如何是好?

筆者必須再次強烈譴責行政院公文辦事的決心超過解決問題的態度!講白了就是政府在扶植產業轉型的過程中出了紕漏,導致原本MIT的許多重點工廠高速西進,忽視了本土必須保存必要的工廠與產能。造成這樣的惡果,政府首當其衝應該負起責任面對,而不是以鴕鳥心態公文模式制約所屬人員避免問題。

接著點名教育部思維以下問題:

1. 國教署每年編列高額預算進行教師研習,難以產出教學影片:

過去國立教育資料館(國家教育研究院教育資源及出版中心)每年都會編列預算,邀請國內教學優越之教師針對學科拍攝教學影片,該教學影片迄今仍受到中國教育圈重視並使用之,後期中國也積極產出像是洋蔥數學等,頗受台灣教學界歡迎的動畫影片。

當然,台灣均一平台也極盡所能的在檢定系統中夾入不少的教學片段,嚴天浩團隊也很積極的在LIS中拍攝了很多很有趣的教學影集。相對應的國教署每年辦理的大型教師研習會,卻沒有對等的教學影片產出,最後變成一場又一場的作者簽名會與偶像握手會。對應於千人到場參與研習的熱烈景象,不如一千個學生在網路上引用老師們的教學影片,甚至是一百個老師參酌這些教學偶像教學現場來改進自己的缺陷。

2. 針對現場需求採買適性設備:

各縣市在進行設備採買時,通常很少跟現場教師諮詢,亦即很多設備通常是某些老師認定後,經過政府採購案後發放到各校的。這個問題其實非常致命,因為設備是否合乎教學現場教學者能力、教學進度,甚至是能否符合課程主題,還是要學校另外針對設備去設計程式或相關課程,這些都確切打擊到現場的教學問題!

筆者建議各縣市政府在採買設備時,先以google表單詢問一線教師,畢竟統計的部份都由線上表單統計完成,不需要額外再統計,十分方便。而且經過落地式的量化訪查結果,才能真正為縣市政府節省額外的研習開銷支出。

走回現場,思考現場所需要的。另外,國家必須適度保存必要的設備產能,不須過度恐慌中資設備與軟體入侵教學現場。反向,我們也必須認真思考協助本土廠商或大專院校走入校園,讓挹注經費確實幫助上產學上,如此才能保障我國在自主發展下走出真實的未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