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在地的教學精神 看花蓮玉里小鎮老師的人文與走學課程

貓老師搬過來玉里大抵是這十六年的事情了。

來玉里之前,教學不過是一種工作。就是做多少算多少的心態,然後面對孩子的成長、孩子的學習,是一種沒什麼壓力的負擔。一年間,能讓四年級孩子從不會寫字,到能讀寫計算九九乘法,我就覺得心滿意足了!那時沒有補救教學的壓力,也沒有任何經費的挹注,就是跟家長聯繫一下,把孩子留個3、40分鐘的,一步一步來、一手一手教做出孩子的學習來。

來玉里之後,教學似乎變得有點趣味,也因為長時間不帶班,教學主要科目變成了社會與自然,所以開始思考一個更大的問題-「我們的教學與教材是否與學生的生活脫節」這件事。也於是「回歸在地精神、生活感受、日常觀察」,則成了這十年左右貓老師的教學宗旨。

回歸在地的教學精神

以這幾年貓老師在媒體上被報導的內容,幾乎都是教育政策型態的評論。亦即,很少有人注意到貓老師在親子天下報導中提到的「大富翁遊戲,玩出學習心」(張益勤,2014)這類的課程。

老實說,我還滿喜歡帶孩子玩這樣的課程,因為他們總在課程後會說出「我沒想到自己的家鄉有這樣的故事」。

重點來了,這些故事幾乎就是整合了數學、國語、社會、自然、生活科技與藝文的在地產物,這些產物也紮紮實實的組合出教學所需的所有。只不過這很花時間,這種課程設計的時間少則兩週,多則一個半月,也就是這樣的課程通常是開學初就必須想好的,沒辦法出發前才做功課出作業,然後草草了事。

學生描繪、拓印在地文史故事
學生描繪、拓印在地文史故事
分享
拓印完成的作品
拓印完成的作品
分享
孩子手上畫出來的玉里神社,老師花了三個小時時間把所有學生作品整理好
孩子手上畫出來的玉里神社,老師花了三個小時時間把所有學生作品整理好
分享
二年級的生活課整合自造精神做成的卡片
二年級的生活課整合自造精神做成的卡片
分享

這也就是日本中小學每個學期開學與閉幕式前後,旅客總是看到學生穿著整齊制服採訪神社、景點、美術館與所有景點的主因。

亦即,我們的教學其實與孩子的生活知覺是完全脫離的,也難免會有學生在社會、自然課中問「老師,為什麼我們要讀嘉義、彰化的資料?難道我們玉里真的都沒有東西可以學?」不過,我也曾在幾個公開演繹教學的過程中遇見過老師這樣提問「貓老師,有沒有辦法像你這樣玩課程,然後讓學生學到相關知識、發表討論課程關鍵,然後不要花太多時間?」

兩相比對下,各位大概就得知這樣課程最大的難點就是在教學者身上了!

玉里走學

來到玉里的「貓老師迷」朋友,大抵就是老師、自學以及幾個熟識的老朋友。貓老師最喜歡做的事情也就是「請個一天假,帶朋友把他們想看的看完、學完!」這些精神,各位也幾乎可以從我的授課影片、照片中看見。

以今年度二年級的生活課(今年被排了三節二年級生活課),按照課程進度整合出來的模式就是:【整合前瞻設備進行小二生活課的課程議題】,兩個單元主要回扣的是:四、學校附近;五、歲末傳溫情。

操作課程總數為三週(其中一週因校外參觀,導致課程受到部份影響)。

貓老師在課本中使用的橋段為:學校附近有什麼-以前瞻計畫配發到校內的觸碰大螢幕導引學生看見家鄉、學校,然後從google map上看見地形、地物、河川、與交通;一起到處看看:運用google map整合觸碰大螢幕導引學生看見實體景物,並讓學生說出景物特色;分享學校附近的故事:運用youutube找尋玉里鎮內的人文、歷史、景物故事,導引學生說出神社、車站、劉一峰神父、協天宮、歐亞板塊……等在地要點。

也之所以能導引出學生創作出立體卡片,也不過就是後續貓老師又花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一張張剪貼、調整出來的結果。

學生欣賞自己的作品
學生欣賞自己的作品
分享

很自然的,這些知識,也成為網路幾位貓老師迷最希望知道的內容。

玉里曾經有荷蘭人?

在聖誕節的前夕,台中來的自學家庭約了貓老師的時間。於是我刻意請假安排了一場課程給她們。課程的內容有:國中地理、人文產業、黑熊市集與一二代郵政車、小鎮文史這幾個大段落。

玉里二代郵政車
玉里二代郵政車
分享

也很感謝葉柏強老師特別從遠處趕到,然後也讓我看見更多的玉里故事。走學的過程中,我們走過了舊玉小、彌陀寺、玉里市場、華山寺、裕芳麵包、萬善祠、龍鳳甲優質農產銷售中心、安通招待所、玉溪黑熊故事與陳國政(陳爸爸)先生的夢想。

葉老師在安通招待所外攝影
葉老師在安通招待所外攝影
分享

在萬善祠走學時恰巧遇見了廟公,也在意外的口訪過程中,讓貓老師與柏強老師聽到「這間萬善祠最早埋的是荷蘭人」、「清潔隊後面的祠堂過去只能放福州人的骸骨」這兩段故事(延伸閱讀:萬善祠廟公講古影片)。

只能說這次千萬幸運讓我們聽到了這樣的故事橋段,不過我們私下也覺得可惜,因為沒有人類相關學系的考古者到這裡做精細研究,最後玉里的歷史只能剩下民國38年後的所有文字紀錄。

陳爸爸的黑熊市集夢

這次行程中比較可惜的部份是:陳爸爸因為工程繁忙,無法到場讓自學的孩子訪問。因為這次自學家庭來訪的主因也在於陳國政先生修復一代郵務車的新聞。

就貓老師與陳爸爸多次的對談與認識,得到的感受幾乎與業柏強老師的感受相同,也就是「政治人物的心態」可能會讓每個想要復甦玉里鎮文史故事的朋友先被潑一桶冷水!相關的心路歷程,只要追一下陳爸爸的臉書,就可以看見他所面臨的困擾與挑戰。

然而,最讓貓老師在意的部份,其實是陳爸爸在經營這個黑熊小市集故事中不屈的精神。從一開始買下一代郵務車、修復郵務車到設計這個黑熊小市集,他的目標只有一個「找回小時候玉里繁榮的印象」,因為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從這些故事中看見自己!

陳爸爸整理起來的一代郵務車
陳爸爸整理起來的一代郵務車
分享

在地故事人、在地人文心、在地好發展

此次的走學行程也恰巧符合了前任鎮長龔文俊先生的意念,在貓老師與龔先生的對談中,他提及「要讓這個小鎮活化,最重要的莫過於故事的行銷力」。只是後續在討論到鎮內觀光與產業整合時,總是可以感受到他的無奈,畢竟當年他只有一任鎮長任期。

龔先生的龍鳳甲農產中心儼然已經是玉里鎮農產的佈展中心了
龔先生的龍鳳甲農產中心儼然已經是玉里鎮農產的佈展中心了
分享

葉柏強也在此次對談中提到「如果能藉由公信政策、在地人力整合在地故事,加上產物與文創的整合,或許能讓這個小鎮在教學與觀光上找到更大的產值。」

葉伯強老師
葉伯強老師
分享
貓老師
貓老師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