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老師,傷痛總是最深/偏鄉代理老師比率高的國家級危機

比哀傷還要哀傷的故事

近年來,熱血教師的存在與社會期待似乎成了國家對於教育政策的特色,也就是哪位老師做了關心學生的事情,然後一躍而起拿起了夢想嘗試著讓全台灣的教育一起改變。只是,在故事的背後,通常都還有故事,因為這些「改變」通常不是我們心中所想的學生,而是在台上演講的名師人生。

當他們越活躍的同時,你可以在社群網路、媒體以及每個小小的轉分享中看見越來越多老師們正在「開始經營自己」。把自己做的事情包裝、美化成一篇又一篇感人的故事。然後,讓你一次又一次的感動之後,其實在這些老師身邊的學生是否有真正的改變,其實是閱聽者看不見的下個悲劇。

代理教師江雋元(左)在彰化二林偏鄉的廣興國小兼教導主任,希望為偏鄉孩子鋪出扎實的第一哩路。圖/江雋元提供
代理教師江雋元(左)在彰化二林偏鄉的廣興國小兼教導主任,希望為偏鄉孩子鋪出扎實的第一哩路。圖/江雋元提供
分享

認真的老師,傷痛總是最深痛

與貓老師說這句話的老師,通常是正式教師,而且是年資在二十年左右的老師。

原因很簡單,大抵整理起來就是這樣:行政壓力、家長衝突、學生問題、教學阻力這幾大類。

不能否認的,當你成為正式教師想要越認真面對問題,接著的衝突總是默默得出現在你身邊。像是,總務會發現到學校的建築與採購結果總是很難如願理想、資訊教師會發現入校的數位設備不是自己最需要的設備、導師會發現與家長溝通孩子的問題時,總是會被家長用萬種理由呼應、面對學生身心問題時,總是讓導師深感後援不足,甚至是各方壓力。

有些老師則是積極的以自己的專長,引導著學生學習謀生技能,然後開展出一個又一個的機會,然後必須面對學校內部的衝突,然後獨自支持著自己的理想,然後獨自支持著想要跟著自己學習的學生。

我認識的這些朋友只有一個特色,他們總是默默的拭淚,然後自己默默的繼續下去。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拿著教師資格證、擔任正式教師的同時,就是必須承擔這一切。

圖為崙背鄉豐榮國小每周三邀請老師、家長陪同孩子一起閱讀。本報資料照片
圖為崙背鄉豐榮國小每周三邀請老師、家長陪同孩子一起閱讀。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方金雅教授論究的「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問題

「最合理的方式應該是開出正式老師的缺額,讓報考教甄的考生直接透過教師甄試取得偏鄉教師的缺額,成為偏鄉的正式教師。」(方金雅,2017,臺灣教育評論月刊,2017,6(12),頁127-134)

方教授在這篇文中確實的點出了現今教育最真實的問題,也就是國內正式教師的缺額開不出來。但在文中也點出了「少子化」後延伸出來的相關教師議題,比如:偏鄉教師被借調、公費師培生的分發與教學訪問教師的機制。接著也探究了老師對於偏鄉教師的觀點:「教師對偏鄉認知不足」、「偏鄉教師有如全職保姆」、「政府對偏鄉教師的照顧未符老師所需」。

回扣到最近媒體上的報導,我們也默默的發現到這些事實真的默默的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像是:「『14員額2正式』 偏鄉代理師比率高」(簡慧珍、劉星君、范榮達、賴香珊、陳苡葳、莊祖銘,2019,聯合報)、「小琉球老師抱怨交通生活不便 教育處:離島加給就是補償」(葉永騫,2019,自由時報)。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教師的薪資結構,來自於中央補助款與地方自籌款項

張協昇(2015,自由時報)報導中提到了苗栗縣當年的窘況:一○三年度政府總預算教育經費近半 人事費佔7成,人事費決算數達一一四餘億元,縣庫得自籌五十六億餘元,成財政最沈重負擔,審計部即建議縣府因應少子化現象,應積極推動小校整併作業。

或許你會覺得這不會發生在你我的身邊,不過這些縣市本身的財政狀況真實的回饋了這些問題,而且也不敢貿然挑戰自己編列不出來的自籌預算來約聘更多的正式教師。這成為了「看得到蘿蔔坑,卻沒人敢種蘿蔔」的惡耗戰,就成為了「地方編不出、中央不修法全額編列非六都教育人事經費」的現實。

也就是當我們所知的熱血正式教師退休後,這樣的缺額並不會釋出,就算有也不容易找到正式教師遞補進來。

然後,只能看著現場不斷的引進代理教師,因為中央不需要負擔這些人的退輔金,也確實是政府最划算又值錢的投資。因為政治人物會跟你講「你不來,還有很多代理老師排隊等著進來。」

全台國中小每10位教師約有1位代理教師,但不少縣市代理老師兼任導師或行政職務,1年只能拿到10個多月的薪水,暑假期間不支薪卻仍要備課或處理行政工作。非當事人。報系資料照
全台國中小每10位教師約有1位代理教師,但不少縣市代理老師兼任導師或行政職務,1年只能拿到10個多月的薪水,暑假期間不支薪卻仍要備課或處理行政工作。非當事人。報系資料照
分享

教育如戰場,需要有人長久的陪伴

對於現今政府,教師猶如消耗品,是一種可以用就要拼命用、用到他不能用為止的正當資源。

沒錯,我依舊對於蔡英文政府對於延退政策十分不滿!改革了退輔機制保障現下的財政,把教育燙手山芋問題丟給下個執政者的爛方法,導致老的退不掉、新的進不來,然後在自己任內不用面未來教師退輔金仍要再次改革,與勞退一樣,只能不斷的讓退休年紀延後,讓工作者永遠遙遙無期的看著自己衰退的身心。

然而,我們從社會期待中也看見了各界對於「熱血教學者的期待」。

只是,誰真正的在乎這個期待應該是孩子身邊的陪伴-「下個正式的熱血教師會是在哪裡」。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