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的救星?iPad 是世界最理想的保姆嗎?

學齡前的數位教養

我們可能最需要一種應用程式,能提醒父母在家擺脫自己那些螢幕,與孩子真實相處。─瑪麗.艾肯(Mary Aiken)《網路連鎖效應:數位科技與現實生活間的網路心理學》(The Cyber Effect)

當一個小寶貝來到世上,產房八成會有智慧型手機捕捉第一個鏡頭。那個影像將出現在臉書或Instagram(IG),或透過簡訊傳到叔伯姑嬸爺爺奶奶手中,他們又再分享到自己各個社群。就這樣,那個小嬰兒已然成為數位世界的公民之一。

協助那位小數位公民建立一個牢靠基礎,讓他能挺過數位年代瞬息萬變的天候與流沙,開始的很早。親友們建構著孩子的數位生活,孩子們隨心所欲地接觸移動設備,一切開始的愈來愈早。

在美國,幾乎所有八歲以下的小孩(百分之九十八)家裡有某種移動裝置,將近一半(百分之四十二)有屬於自己的平板電腦。二○一一年到二○一七年間,他們使用移動裝置的時間增加三倍─從一天僅五分鐘,提高到一天四十八分鐘─而他們面對螢幕的時間裡,三分之一是使用移動裝置。更驚人的是,一歲以下的小朋友有百分之四十四,每天都有在用移動式設備,到了兩歲,這比例躍增至百分之七十七。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你可以四處發現證據─車上、餐廳等公共場所,小朋友的小小腦袋埋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閃閃發光的螢幕上。這樣的姿勢甚至有個專屬名稱。整脊醫師狄恩.菲斯曼(Dean Fishman)於二○○八年檢查一位抱怨頭跟脖子痛的年輕患者後,提出「簡訊頸」這麼個名詞,就是一個人長期低頭對著移動設備的結果。地心引力拉扯頭部,那可重達四.五四到五.四五公斤,這樣的重擔壓迫到頸子即可導致脊椎逐漸失去弧度。

世界最理想的保姆

移動設備是很讚的保姆,它們能安撫躁動的孩子抓住注意力,忙碌的家長便能去做晚餐、檢查電子郵件,甚至去跑個步。二○一四年一份針對費城一個低收入、少數族裔社區、六個月大到四歲小孩的調查顯示,他們幾乎全都碰過家長視為「保姆」的移動設備─當家長忙於家事(百分之七十),在公共場所讓孩子安靜(百分之六十五),處理雜事(百分之五十八),睡覺前(百分之二十八)。

父母之責無時而盡,對許多人而言,教養子女根本是負擔不起的奢侈。再者,超過四萬種應用程式與遊戲被歸類於「教育學習」,父母確實可振振有詞地說,小孩從中多少能學到點東西。

蘋果的App Store中,學齡前/學步兒階段最受歡迎,在高價應用程式中占百分之七十二。會有什麼壞處呢?

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不知道答案。說到底,iPad甚至不到十歲;就科學研究而言,還只是個嬰孩。最早使用它的學步兒,目前也只剛剛踏入青少年階段,因此它對孩子造成的影響尚無定論。

二○一七年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出版的一份完整文獻就說:「這方面的相關研究仍存有諸多理論與方法上的缺失,使得至今彙整的各項證據不夠可靠,難下定論。」近期才紛紛出現的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等移動設備,其短期現象產生之長期影響仍屬未知。孩子就這麼成為一場重大實驗的白老鼠。

我向潘蜜拉.赫斯特─德拉.皮埃屈拉(Pamela Hurst-Della Pietra)博士請教這個問題。她一手創辦「兒童與螢幕:數位媒體與兒童發展」(Children and Screens: Institue of Digital Media and Child Development),一個倡議數位媒體如何影響孩童的非營利機構,屬全國性跨學科之研究組織,集結醫療、社會科學、神經學、教育等各界專家,研究有關兒童與科技的三項重大議題:

一、科技如何增進或傷害兒童擁有快樂、健康、有創造力之生活的能力?

二、透過電子媒介的互動,多年下來如何形塑兒童在肢體、認知、情緒及社交上的發展?

三、我們該有何作為?

「家長要了解這一切都還太新,我們尚未有太多定論,」赫斯特─德拉.皮埃屈拉跟我說,「在此同時,數位與人的距離卻又大幅拉近,現在你可以帶著這些產品到任何地方。這有不少很棒之處─例如跟親友視訊─風險也有,而且我們還沒清楚的認識。但我們知道,孩子在各個發展階段有必須達到的里程碑,才能充分發揮潛能。」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協助孩子在網路世界充分發揮潛能

全球兒童與青少年占網路使用人口約三分之一,但他們使用的科技卻並未將他們的發展所需放在心上。今天這些產品長期會對小孩造成什麼影響我們還不清楚,對於健全的兒童發展則所知甚詳。

嬰兒需要在三度空間的真實世界裡,體驗豐富多面向的經歷。他們需要能充分用手探索,需要與關懷的大人實際接觸。有人唸故事給他們聽,跟他們講話,與他們玩耍,也有其他小朋友真正地玩在一起,他們就能茁壯。走進大自然讓他們欣欣向榮。而螢幕─不管是電視機、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遊樂器、電腦甚至能連上網的玩具─並不能提供與真實世界一模一樣的體驗。

透過進一步的瀏覽,就能理解何以嬰兒需要這些真實體驗。新生兒擁有萬億個大腦細胞或稱神經元,有待開發。這每個小小細胞各自又有兩千五百個突觸─負責在神經元間傳達訊息。當電流信號通過這些神經元,突觸受到刺激;就像遙遠村落之間的人徑,每一次使用或刺激,道路狀況就愈好,遠方村落也漸漸有如近鄰。嬰孩出生以來的每一個體驗都會刺激這些連結,重複的體驗又使之強化,塑造出孩子長大後的舉止。

另一方面,小孩不曾體驗到的東西,跟他們實際體驗到的同樣重要,因為那也會影響大腦發展。神經元若沒派上用場─或說突觸連結沒有重複刺激─就會被削減,留下的連結繼續強化。受到刺激的突觸不斷強化,成為兒童將來認知功能發展的永久基地。

雖說兒童腦部這種固化或「心智之複雜構圖」持續發展到二十來歲,大部分的重要基礎卻完成於出生到三歲。這段極為關鍵的發展期,孩子需要由周遭汲取特定體驗,成長中的大腦才能獲得適當刺激,為將來各種人際關係奠定良好基礎─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

數位奶嘴

一個螢幕確實能讓大哭的孩子瞬間安靜,但對你們雙方來說,長期影響恐怕全然有別於你的想像。

赫斯特─德拉.皮埃屈拉博士,很擔心這種以3C產品當作她稱之為「數位奶嘴」的現象。「當父母這麼做,」她說,「嬰幼兒就學不會自我安撫,而那是一項非常、非常重要的技能。」她主張要給孩子提供「促進探索與驚奇的活動。像積木這類傳統玩具經過時間驗證,大家都知道它們對小小孩的諸多益處。而讓小孩偶爾感到無聊,其實也不是壞事。」

要讓孩子體驗無聊,在這各方處心積慮爭奪他們注意的數位世界裡是愈來愈難了。畢竟他們在螢幕上看到的、可做的事那麼好玩!螢幕的瞬息萬變,扣人心弦的情節,在在讓實際生活顯得乏味無趣。屈服於孩子玩數位遊戲的要求,可能造成他們在關鍵發展階段,受過度刺激而失去專注能力,尤其是兒童前期。

二○一五年,我參加赫斯特─德拉.皮埃屈拉於加州爾灣大學(UC Irvine)舉辦的研討會。迪米區.克里斯塔基斯(Dimitri Christakis)在西雅圖兒童醫院附屬兒童健康、行為與發展中心(Center for Child Health, Behavior, and Development)當主任,根據科技對小朋友影響的研究,他做了精彩的簡報:小孩在一到三歲電視看得愈多,七歲前出現注意力缺失問題的機會愈高。一天看一小時電視,注意力缺失問題的出現機率就增加百分之十。相反地,小孩三歲前得到的認知刺激愈多(像是大人唸書給他聽或跟他講話),就比較不會有這方面的狀況。

電視的過度刺激,也立刻影響年幼的敏感大腦。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學者發現,學前兒童只要看九分鐘步調快速的卡通,做起需要專注力的事,就明顯不如花二十分鐘畫畫的小孩。

這兩項研究都是針對電視而非今天的互動科技,但電視與收音機等相關調查,仍是我們試圖了解新螢幕如何影響小小心靈的最佳借鏡。

看更多 橡實文化《數位公民素養課》

圖、文/橡實文化 《數位公民素養課》
圖、文/橡實文化 《數位公民素養課》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