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小學和校訂課程的真正目標

我真的是要談實驗小學和校訂課程。

十月連續兩個連假,各地方政府和商家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希望吸引龐大的旅遊族群來觀光遊憩。

剛才看著國慶煙火,多年來第一次在台南施放,台南市政府和民間合作,經過多長的醞釀和規劃,連夜市小吃都要多備食材、招募人手,嚴陣以待。

又在FB同時看到朋友國五大塞,以及冬山河傳藝中心住宿優惠廣告。想當年冬山河讓宜蘭成為值得一遊的觀光景點,到現在享有盛名,這又是多麼不容易的創意規劃。

回到實驗小學,自從實驗三法通過後,賦予公立學校辦學更多彈性。有些地方政府要求偏鄉小校必須轉型為實驗小學,一年提供數十萬元協助學校發展特色,希望能吸引學生回流。根據某雜誌調查,2020年全台已有超過240所實驗學校,許多標榜雙語,也有玩風帆、考古、綠能主題等等。

不只240所偏鄉小校都要發展特色,所有學校都要發展校訂課程,最好也能有獨特的學校特色。

台南市口埤實驗小學以新化林場為延伸教室,進行攀樹課程。記者吳淑玲/攝影
台南市口埤實驗小學以新化林場為延伸教室,進行攀樹課程。記者吳淑玲/攝影
分享

一個國慶活動,一個冬山河,是怎樣的發展脈絡,投注多少資源和人力物力,才能進行下去。設定的目標為何、能否達成,也都是嚴肅的問題。

百人以下的偏鄉小校,人力本來就少,要靠發展學校特色課程,承擔救亡圖存的重擔,就算一年給50萬,也是龐大的壓力和負擔。更何況,這是學校,不是企劃公司吧?不是文創公司吧?教職員的工作重心,不就應該是教學嗎?

最根本的問題是,小校的學生流失,是課程不如其他學校嗎?課程調整之後,學生就會回來嗎?

花蓮縣瑞穗鄉鶴岡國小轉型「秀姑巒阿美族實驗小學」,昨天揭牌,部落族人大跳傳統伐木舞慶賀。記者王燕華/攝影
花蓮縣瑞穗鄉鶴岡國小轉型「秀姑巒阿美族實驗小學」,昨天揭牌,部落族人大跳傳統伐木舞慶賀。記者王燕華/攝影
分享

小校沒有生源,最主要原因是社區經濟衰退,缺乏工作機會,年輕人外流,才會將孩子帶往市區。除了原住民地區,課程文化或許有族群特色的需求之外,對於距離公車站、便利商店、和郵局都很遠的偏遠學校,與其花50萬要學校去發展課程,政府不如多協助當地經濟發展。政府若亟思為各社區發展社區特色經濟型態,吸引人口回流,這可不是一年50萬能解決。

發展實驗學校特色課程,有充分的理論背景,是優異的教育政策。如果小校起死回生也好,如果實驗之後還是不行,再來進行裁併校,算是仁至義盡。推動實驗小學和特色課程,就可以彰顯對偏鄉的關切,就可以避談各社區經濟發展的公平性和適足性。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