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從歷史課本消失真正原因是這個,好嘛!

「不只三國!楊貴妃、安史之亂也消失 課本主編:可悲的仇中課綱」(聯合報,2020,馮靖惠)開頭兩位教授提及「大學歷史系教授形容,新課綱國文和歷史兩科是「去中國化的最終產品」;大學國文系教授反諷,文史不分家,應該趁勢開設「補救歷史課程」,應該會有不錯的商機。」

如果各位深入讀這篇報導,就會發現到這些號稱教授的名家,引用的說法幾乎都是稗官野史,而非正史中所談到的事件與紀錄。

當然,情慾忠孝為中華文化固有的傳統,而且也是周星馳在「九品芝麻官」一片中所提及那種橋下說書人的專長,尤其是包龍星這段對子「他們兩個是天橋底下說書的,可能會將大人今日床上的事情講化分成九段,每日不停輪流的廣播,聽眾應該不會少」,就完完整整的呈現了這篇報導中那些教授學者的發言高度。

國二歷史教科書中「安史之亂」不見了,讓專家憂心。圖為以唐玄宗和貴妃楊玉環之間故事為背景的崑劇。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國二歷史教科書中「安史之亂」不見了,讓專家憂心。圖為以唐玄宗和貴妃楊玉環之間故事為背景的崑劇<長生殿>。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三國議題,其實是授課時數不足!

真正的關鍵點在於九年一貫之後,教育部將國中的歷史、地理、公民三科整合為一科社會,然後一週只有三堂的課數可以上。

想當然,這篇報導中的教授們各個都說的淋漓盡致,搞的中華文化跟西方琉璃世界一樣的喧嘩無上、精緻不已。不過我也必須挑戰他們這樣一句話「請試著到現場來教教看,而且以現行的課程基礎為準,不得超越國中一節45分鐘的上限,也不能超越一週一堂歷史課的約束,然後要能夠跟上教學進度,上課就要跟你在這篇報導中一樣的精彩絢麗,然後也要讓學生能夠聽懂、有興趣、回家能夠朗朗上口,長大後沒事還能把教授在課堂上說的天花亂墜、紙醉金迷的那些野史當作以後孩子的床邊故事,說給自己的孩子聽!」

正史與稗官野史間的差異

然而,近期國內紛爭不斷的三國從課本消失這件事,其實筆者也相當在意,畢竟那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戰爭史、人類遷移史、世界史與發明史的精粹時期。其中也包含了魏朝時期,劉備政權與南蠻(東南亞)之間的南進政策,東吳的台灣史載。

當然,在我們(1970年代左右)的學習歷程中,統治者為了推廣忠孝,必定以三國志中的記載加以渲染,整合漢人道教中的關羽人神合一並與協天的觀點,引述於課文甚至是宣導之上,最後搞的我們的學習歷程中忽視了「三國的正史是魏朝曹操家的事情,而不是中山靖王後裔劉備的蜀漢。」最後,以我的學習歷程來看三國史,最後學到的就是紅白機任天堂的三國志Ι與ΙΙ那開頭五個年代的開端,然後莫名透過當時的遊戲攻略學會莫名的日文。

我必須坦承說課本寫的正史真的一點都不精彩,而且當年每週兩節課的歷史課加上聯考制度下的壓力,你不得不想辦法運用各種方法把答案背下來。不然當時的老師手上的藤條可是一分都不打算放過,我手上的傷痕與疼痛也只有莫名增加的份。

呂捷的諷刺

這位補習班的名師若是以三國志的人物來看,其戰鬥力高到只有呂布能稱之、知識與口才絕不輸給周瑜、謀略與運籌絕對在姜維之上。他在媒體上大方的直接向國民黨陳以信放話「勸陳以信該看醫生 呂捷諷:看過課本嗎 本就沒有三國只有魏晉南北朝」(Newtalk,2020,章祐方)。

也誠如報導中呂捷談到的「歷史課本有關三國時代的篇幅向來少到可憐......我對三國的興趣來自布袋戲跟KOEI光榮大師」、「課本裡面沒有三國,那一段叫做魏晉南北朝,而且在體制內的教育...魏晉南北朝這段的重點不會放在諸葛亮和周瑜...也不會講丈八蛇矛和青釭劍...而是放在世族、玄學、宗教、胡漢融合和九品官人法!」、「學習不是只有課本~或許...沒有考試壓力之後,才是學習的開始!」

在此,也特別向呂捷老師致敬。原來,我們是同一掛的,我們都是靠玩來學習正史的!

小結

要談課本的內文編排,必須從現場問題來思維,亦即大教授們總是愛口沫橫飛的批判、批判執政黨的不是與中國史的重要性,但卻很少深入現場真正的問題-「課程時數不足」、「專業教師不足」。最後加以運用稗官野史中風花雪月的故事來闡述自己的理論,套一句胡適大師的話「老子都不老子了」來回應這些了不起的大教授。

同時也呼應教育部必須審慎思維社會科課程時數的問題,現今的教學時數硬要把這些重要的知識全部納入,實在有所困難。

是否思考一下日本在設計歷史課程的規劃「小學階段,主要是介紹日本的歷史人物,到了國中,教學開始立足於世界史的大背景,但仍以日本史為中心。與此相對,到了高中階段(儘管屬於非義務教育,但入學率高達97%,幾乎全體國民都上過高中),歷史課被分成了『世界史』和『日本史』兩個科目,而且,『世界史』是必修課,但『日本史』只不過是一個選修科目。小學和國中將歷史教育的重心放在本國歷史上,而高中則重視外國史的教育。」(引自 走進日本,2020,三谷博)

將台灣史放在國小、東亞華人史放在國中、世界史放在高中,讓議題能夠有所發揮,也才能讓所有的知識能夠彙集成流。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