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新冠肺炎襲擊下的美國高中——學校轉為線上課程時需考量哪些要點?

新冠肺炎爆發以來,疫情肆虐,導致很多國家的學校都得停課或轉為在網路上上課。台灣為少數學校沒有停課的特例,得以繼續提供學生珍貴的師生互動、有溫度的教學品質,實在非常令人引以為傲。不過秋冬疫情是否捲土重來,沒有人說得準。各級學校仍是積極地準備隨時得轉變為線上教學的情況。

筆者任教於美國中西部郊區的一間公立高中。三月初美國疫情爆發後,學校即開始實施線上遠距教學。最近適逢新學年即將開始,美國各地學校也如火如荼地著手於如何在疫情中安全地開學。美國各州、各區的自治自由度很大,在此,筆者僅就在任教學區內的經驗,整理出以下觀察出來的要點。希望能幫助各地學校日後若得考慮改為線上教學時,能事先有所考量與規劃。

只開設線上課程的哈佛。 (路透)
只開設線上課程的哈佛。 (路透)
分享

實體課、線上課、或混成學習

在美國,有些學校新學年已於七月底開始。在疫情絲毫沒有緩解的趨勢下,有些學校依然堅持師生一樣到校上實體課程。不過就算到學校,也已經和以前的上課方式不同。除了戴口罩外和體溫監測外,學生座位間需要盡量維持社交距離、每堂課前的消毒清潔、走廊上如何行走、校車上如何安排座位等等,都讓各學校絞盡腦汁。

也有些學校已經宣布整個學期都將採用線上上課的形式。另外有些學校會採取混成學習的方式,像是可能高中一、二年級上實體課,三、四年級 (美國的高中有四年) 都上網課;或是全校分一半,星期一、二有一半的學生來校上課,另一半在家上網課,星期三全校深層消毒,星期四、五再換之前在家的那半學生到校上課;或是也有學校實體課、網課兩種都有,開學前讓家長自由選擇要哪一種。

軟硬體設備

若得實施線上教學,最先要考慮的是老師和學生在家是否都有電腦可以使用? 或是如果學生家裡的電腦不夠所有兄弟姊妹同時上課使用,學校是否可以提供學生租借筆電回家?

另外老師們也得考量哪種教學平台較適合自己的學生,而學校也得考慮可以怎麼幫助老師們線上教學,像是舉辦相關研習,或是是否有經費可以購買一些付費網課教學工具讓老師使用。

軟硬體具備後,在正式實施網課前,若是有機會能未雨綢繆地進行演練,讓學校教師端、和學生家長端都實際操作一遍,更能確保網課順利進行。

我所任教的學區,這次因為疫情造成的影響得上網課,但這並不是第一次上網課的經驗。這裡冬天下大雪時,學校就會一早臨時通知當天改上網課。而為了能讓雪天在家上課能更加順利,學校每學期也都會安排一天讓全校師生演練遠距教學。

也因為有之前網課的這些經驗,這次雖然因為疫情非常突然的改成遠距上課,師生間是已經存在一些默契的。學生大概都知道哪科老師會把當天內容放在什麼平台,如何繳交作業等。雖然以往下雪天的網課經驗都只是短暫的一兩天,遠遠不及這次因為疫情導致的整個學期都要上網課。但若是之前全校從來沒有演練過遠距教學的經驗,想必這次突如其來的網課會更加混亂。

因為疫情轉為線上課程。 圖/pixabay
因為疫情轉為線上課程。 圖/pixabay
分享

網路涵蓋及頻寬

有沒有網路、以及網路連線的強度是遠距教學能否成功的一大前提。試想一個家庭裡,父母都在家辦公,小孩都在家上課。如果爸媽要線上開會,小孩也要線上同步上課,網路一定不是龜速就是常常斷線。

我曾經發生和一個班級視訊上課時,講到一半我自己的網路連線不穩斷了線,後來大概花了五分鐘才又重新連上網、回到我的視訊教室內。學生也就只能傻傻地盯著螢幕,還好沒有人趁機跑走啊! 也有現場視訊上完課後,學生寄信來跟我抱怨,他半小時內網路斷線了五次,一直在花時間重新連線,根本就沒辦法好好上課。

網路問題可能不是一時半載就能解決。不過在我所任教的州內,各地學校、教育廳、甚至民間的電信業者,都做了些措施希望能達到讓每個學生都能有網路、且增加網路連線的穩定度。

學校 秉持著人人都有受教權的精神,得想辦法提供網路給需要的家庭。由於疫情關係不能讓學生進到建築裡,我所在學區的做法是,就在學校的停車場加設了WiFi,讓有需要的學生可以開車到停車場上網課。

州政府的教育廳 在網站上很詳細的列出了本州內所有含免費網路連線的地點 (如下圖)。如果你點選地圖上的某個點,網站會仔細地列出這個地點的地名、地址、網路是否涵蓋到戶外等資訊。

美國印第安納州教育廳網站上,列出了州內所有涵蓋免費無線網路的地點
美國印第安納州教育廳網站上,列出了州內所有涵蓋免費無線網路的地點
分享

也有許多民間電信業者紛紛免費幫用戶升級加大頻寬、或提出優惠方案、甚至讓低收入戶家庭可以免費使用兩個月等。這些善意的援手,在這困難時期,真是令人感動!

同步、還是非同步教學

遠距教學到底需不需要每天跟學生見面線上同步教學,得考量學生年紀、教學科目、學生家裡的設備是否都能配合、或每個班級適合的不同學習方式等

在我任教的學區,比較多的小學老師幾乎每堂課都和學生視訊現場上課,小孩專注力較短,要小學生自行看影片學習比較困難。反之高中老師每堂課都同步教學的是少數。另外我的學區以及聽聞的大多數公立學校,都沒有特別規定老師要同步教學。但若是私校,就聽過比較多學校要求老師每次都要線上同步授課,或是至少一周一兩次等。

而我目前個人在高中教學的經驗,覺得非同步較為實際。我大部分將解說影片事先錄好,讓學生依據自己的步調,在規定的時間內看完並自行完成作業,若是有問題的可以再訂好時間讓學生視訊問問題。我也試過用Zoom教學和學生上過幾次的同步線上課,但每次都會有一定比例的學生缺席,所以還是得額外出作業讓無法參加的人練習。同步上課時,有時也會遇到學生沒有開鏡頭的情況,究竟學生是網路不穩、還是可能私底下另開網頁打電動就不得而知了。老師得和學生事先約定好線上上課的規定和禮儀,幫助學生學習專注。

總之是否同步、或頻率多高,都沒有絕對的方法。各個學校、老師得視情況做調整,找到最適合所屬學生的做法。

學生參加學校線上課程。路透
學生參加學校線上課程。路透
分享

多點體諒、多點彈性

疫情的突襲讓各地措手不及,再怎麼計畫,也可能總趕不上變化。這種非常時期,大家都需要互相體諒、多點彈性。

學生 需要被體諒。線上上課讓學生少了師生面對面的互動、以及和同學間的相處,每天只能盯著螢幕學習,不難理解學生的專注力和學習動機可能會下降。若是還有家人朋友感染了新冠肺炎,甚至高中生因為父母失業得去打臨時工貼補家用,這些被迫一夜長大的學生,著實令人心疼。

家長 需要被體諒。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家長改為在家辦公、或是擔任醫護忙著在前線抗戰、甚至是被裁員需得另找生計。在面臨這種巨大壓力下,每天還要關心在家遠距教學孩子的上課進度,實在對家長們來說很吃不消。

老師 需要被體諒。大部分的老師當年應徵工作時,應該都沒有料想到以後得要像網紅一樣很會錄影片、或是像直播主一樣同步在線上與學生互動。突然短時間內得學習許多新的科技知識、新的教學工具和方法,對誰來說都不容易。

教育廳、學校 也需要被體諒。教育廳和各學校,加起來動輒管理了成千上萬人。面對突然轉變為線上課程這種新挑戰,每天都得產出許多新決策。怎麼能讓大家都安全、又不讓受教權受到干擾、乃至於平時低收入戶學生依賴學校免費午餐過日子,要怎麼繼續提供他們餐食等,須考量面向實在非常多。

以我所任教的印第安納州為例,教育廳在上個學期為體諒各學校突然得轉為線上課程,在每學年法定的上課天數上做了彈性調整,從原本的180天減免為160天,讓每個學區可以根據這個標準自由調配。我的學區也因此調整成每週上三天的網課,讓家長、老師、學生都稍稍能喘口氣。也有些學校最後期末給成績的方式,也改為只顯示該科有沒有通過、而不會列出詳細分數。

在這種非常時期,許多人時時刻刻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在安全考量下學校若要實行網路課程,前置作業時有許多需要先行考慮的要點。若彼此能多點體諒和彈性,不但能使過程更加順利,更重要的,也才能將大家的心理健康照護好。

部落格: 美國玉米田裡教中文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