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三年級放牛班,英文課應該教甚麼呢?

國中三年級放牛班的英文課應該教甚麼呢?

1989年9月,當可怕與殘暴的天安門事件尚在餘波盪漾之際,我卻是踏上了第三個國中的校門,當我獨自在教務處辦理轉學時,教務主任看了看我的國二成績之後很仔細、很有耐心的向我說明即將幫我安排到非升學班(就是放牛班),因為我的理化成績不及格,因此主任擔心我在升學班會跟不上,所以最後決定將我安排在非升學班。

聽到因為理化不及格,怕我跟不上這個理由時我的表情僵硬、心裡一陣錯愕,因為我在雲林的國中是在升學班,怎麼轉到桃園就變放牛班了呢?

這樣我考得上公立高中嗎?考不上高中我要怎麼念大學呢?這幾個問題與疑問馬上填滿我的腦袋,雖然震驚與錯愕,但是我一個鄉下來的窮學生,獨自一人來辦轉學,舉目所見身旁沒有一個認識的人,也沒有家長可以幫我說話與爭取,我有能力反抗一個年級有16個班級,全校有2000多位學生的教務主任嗎?我想我當時絕對是無力反抗的,所以我只能選擇接受學校的安排,即使我覺得我不應該讀放牛班,而事實也在第一次月考之後,的確證明我有能力念升學班,但是,我還是在放牛班度過了我的國中三年級。

開學第一天,我到教室就發現同學都怪怪的,男生同學上課時趴在桌上睡覺、玩撲克牌、女同學會在上課時梳頭髮、照鏡子、還有擦指甲油的……等等我從來沒見過的奇景,天啊!

上課梳頭髮、照鏡子ㄟ!直接打破我的三觀(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而老師都不會太驚訝,也不太會糾正同學,好像這就是放牛班的日常,但是這個日常卻讓我顯得格格不入,也令我非常擔心只剩10個月的高中聯考。最可怕的是不久之後我知道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壞消息,那就是上一屆的放牛班沒有半個人應屆考上公立高中,更糟糕的消息是即使在升學班還是有人沒有考上公立高中,因為當時桃園區的高中聯招錄取率(公立高中)根本不到30%。

「完了!我這輩子大概沒有希望了!」這是當我知道這個可怕的消息時心裡唯一的想法。

他就像一枝枝利箭,一箭一箭的刺向我的心臟,讓我完全無法呼吸,更無法思考,我覺得我好像被逼到絕境了,「戰或逃?」我幾乎沒有猶豫的就選擇了「戰」,因為我根本不可能「逃」,我背負著家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使命,背負著讓母親可以在眾多瞧不起我們的親戚面前「抬起頭」的使命,背負著哥哥姊姊犧牲自己升學機會的重責大任,你說,我有任何「逃」的權利嗎?

完全沒有,所以我選擇了「戰」。

多元學習英文課程,由師長講英文故事給學童聽。記者劉星君/攝影
多元學習英文課程,由師長講英文故事給學童聽。記者劉星君/攝影
分享

於是我厚顏無止的請求母親讓我去補習班補習,因為這是我唯一有機會考上公立高中的方法,也是唯一的機會,母親也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雖然我知道為了付補習費,母親就要在工廠常常加班,甚至要常常上夜班,但這是我別無選擇了。

除了補習之外,放牛班中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讓我最後得以順利考上公立高中,那就是英文老師決定在國三的英文課上從新教我們KK音標,這件看似很小事情卻大大的影響我高中聯考的英文成績,因為我一直到國三時仍然沒有學會發音,所以我的英文成績也很不好,但是在放牛班我卻因禍得福的學會了發音,雖然時至今日我的英文仍然不好,但卻不致於完全沒有程度。

<

p>很多人都認為能力編班不好,但是我覺得重點不在是不是能力編班,重點是能力編班之後老師教甚麼?

怎麼教才是重點。就像任何一個產品都有正確的使用方法,錯誤的使用方法造成效果不彰,最後怪產品不好,這樣有失公允,能力編班的目的是希望不同程度的學生都可以學到應該學的且能夠學的能力,但是我們的學校老師只是把能力編班當成拔尖的工具,把最好的老師放在程度最好的班級,程度差的班級就隨便教,自生自滅,難怪最後被唾棄;相反的,我主張應該將最會教學的老師放在程度最差的班級,根據學生的程度因材施教,因為程度越不好的學生其實是越難教的,程度好的學生多數都是自己讀書的,通常也不是老師多厲害。

這點可以從第一志願高中的老師跟第二、三志願高中的老師就可以看出來,其實第一志願高中的老師是比較輕鬆的,比較輕鬆的原因是學生很聰明、程度好又用功,根本不太需要老師叮嚀,加上老師常常上課講一遍學生就會了,難道這會比需要講很多遍學生也不一定懂難嗎?

我的國三英文老師面對放牛班學業程度低落的學生時,她並沒有像其他老師一樣照課本進度教,因為她知道按照課本進度教,我們只會打瞌睡、玩樸克牌、照鏡子梳頭髮、擦指甲油……等等,所以她選擇因材施教,選擇適合我們程度的教材內容,讓我們可以學得會,這才是教育的本質,不是嗎?

所以,國中三年級放牛班或者程度不好的學生,英文課應該教甚麼?您找到答案了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