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宴 = 學生選秀+家長慶功宴?

疫情緩和,原本取消的謝師宴又陸續恢復。但若你最近去高檔餐館,小姐回說整層被謝師宴包下,到別家亦然,別以為大學生變富有。走入餐廳,你會發現西裝筆挺、打領帶的中學生們圍坐著,青澀臉孔鋪成一幅不協調的畫面。

「為何穿西裝?」在你的青春年華,赴聯考穿便服就好,現代高中生奔波甄試,縱使教育部安撫說服裝乾淨即可,話從未進家長耳根。

他們寧信穿著決定印象,為孩子花錢治裝,這西裝出現於口試場後,也在這現身,因為將來工作後身形變,不能再穿了。

謝師宴示意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謝師宴示意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誰買單?」多元入學累倒家長,老師也沒閒著,得分派幹部、開證明書,有的還陪學生去異鄉征戰換競賽成績,口試前更得反覆模擬,從自我介紹到考古題一再提醒,備審資料更有勞老師細看,有的家長覺得欠人情,藉請客在還,讓謝師宴排場越來越大。

排場變大也變質。「謝謝你的工程包給我,這場我請。」政治人物走入政界,便從一場場還人情的宴席開始,到最後成了一場場花酒。

飯店業者觀察,國內謝師宴規模走向M型化,中小學、幼稚園走大型聯合餐會方式,碩博士生偏好獨立包廂和高檔饗宴。報系資料照
飯店業者觀察,國內謝師宴規模走向M型化,中小學、幼稚園走大型聯合餐會方式,碩博士生偏好獨立包廂和高檔饗宴。報系資料照
分享

師生間不是還人情、請大客關係,而是無私付出與感恩的關係。

當我念小學五年級,曾在走過一段學習關卡時被老師扶一把,後來老師離職,父親便騎摩托車載我去見校長,說出對老師挽留與感激的心情。在那個年代,公教人員不能收禮,所以父親空手去,但轉達的隻字片語讓老師珍惜,離別前在眼角流露出不捨。

付出被真心感謝,才是老師最想要的心靈饗宴。

有家長考前便約定:「輔導我孩子上台大,我就包下最高級餐廳請你。」這不是感恩,而是交易。

尤其在這豪華排場內,家長既出了錢、孩子又念台大,成了大家敬酒道賀的對象,謝師宴宛如慶功宴。

而在校園秩序混亂時,連台大學生都會在上課啃雞腿、忙聊天,無視老師存在,又有多少高中生在上三年課後,真的對老師離情依依?家長花大錢辦謝師宴,他們逮到表演機會,從電視娛樂節目學來招式紛紛出籠,彷若一場豪華選秀會。「我沒機會上台致詞,」一個高中老師跟我說,那晚她被冷落。「這是謝師宴嗎?」老師參加前不妨想一想。

台灣社會得找回古老的感恩文化,台灣校園得重振傳統的謝師精神,這種越來越豪華的謝師宴,其實不辦也罷。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