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整天對人家說「你是笨蛋」沒人制止,問題出在哪兒?

大人往往簡略的指示小孩可不可、對不對,卻總是忽略是非之間,其實還有最重要的區塊需要告訴孩子們,那就是「為什麼?」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是個家鄉的節日慶典,旅居台北的陳媽,帶著三歲大的孫子返鄉過節,晚上也來活動現場參觀。熟人們一陣熱絡寒暄未竟,小孫子突然斜眼看人並開口大聲說:「你是笨蛋!」我心裡暗自竊想,這隻小蠻牛膽子可真大呀,踩進別人的地盤還如此恣意妄為!陳媽卻偷偷拉拉我的衣角,示意我轉身談一下。據陳媽的描述:

兒子是醫生,媳婦是護理長,二人都很忙,孫子在更小時就被送去幼兒園,全班20人,卻有13個是日本小孩,也不知道他都去學了些什麼,一天到晚對人家說:你是笨蛋,卻沒有人可以制止他!

單憑陳媽的陳述,無法確定到底問題出在哪兒?於是更進一步去探究他。

師:嗨!

童:你是笨蛋!(一旁的奶奶和姨婆趕緊制止,卻讓他以更強調的語氣,近似歇斯底里地喊叫著你是笨蛋)

師:我不是笨蛋,我是黃金蛋喔。(我笑笑的、很明確地告訴他)

童:你不是,你一直就是笨蛋,你一直就是笨蛋啦!

師:嗯,為什麼我會是笨蛋呢?

童:你一直就是笨蛋啦!

師:嗯嗯,好,那你告訴我,還有誰也是笨蛋呢?

童:還有老鼠也是笨蛋!(他先是愣了下才回答)

(在一旁的陳媽附耳說:太驚奇了,這是第一次有人能讓孫子音量變低,口氣變緩和,而且還願意回答對方的問題。)

師:喔喔,是老鼠啊,那麼你知道為什麼老鼠是笨蛋嗎?

童:老鼠就是笨蛋!

師:嗯嗯,我也覺得老鼠是笨蛋耶!(他總算是第一次正眼瞧了我一下)

童:老鼠是笨蛋!(氣焰沒那麼囂張,雖是重複語句,聲量卻顯得低弱)

師:我想的跟你一樣,而且我知道為什麼老鼠是笨蛋喔。(這下他不僅看我,且是用懷疑又期待答案的眼珠子瞪著我)

師:我帶你去看看為什麼老鼠是笨蛋,好不好?(我伸出手)

童:(他沒伸出手來,但卻移動了一下他的腳步)

師:來,跟我去看喔。(我先走向距離約八步路的洗手台)

童:(他快步跟了過來)

師:就是這裡!(我的手指向溝蓋處)那隻笨笨的老鼠就是住在這裡!

童:老鼠是笨蛋?(他的聲音是遲疑的)

師:嗯嗯,這裡暗暗的,又髒、又臭、又有蚊子,老鼠笨笨的才喜歡住在這個地方。我喜歡亮亮的,我喜歡在那裏面(手指向開燈的室內),所以我不是笨蛋。

童:我是笨蛋!

師:不是,你和我一樣都是黃金蛋。(對於他硬說自己是笨蛋,雖震驚,但仍堅定且正向的回應他)

童:我就是笨蛋!

師: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是笨蛋呢?

童:我們家停電的時候就暗暗的,客廳也暗暗的,我是笨蛋。(至此可以初步判定,顯然他不知道笨蛋的意涵,他這個口頭禪應是生活學習模仿而來)

師:這樣啊?我知道了。告訴你喔,我有黃金蛋最厲害的寶貝,你看!(外套裡剛好有今天活動紀念品,一個會發光的鍊子)這隻厲害的老虎送給你,停電的時候,把開關按下去,它就會亮亮的,所以你也是黃金蛋喔。

童:(他的雙手在腹前交叉揉捏,一副想要這個禮物,卻又不肯屈服的抿著嘴、不想認輸的表情,模樣就是小孩子的天真)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婆:哇,好棒呀,趕快跟老師說謝謝。

嬤:不行,他剛剛很沒禮貌,說老師是笨蛋,要說對不起,才可以接受禮物。

(阿嬤逮到機會,想要來個生活教育;但是老師的本意並不是要用禮物交換一句對不起,所以有時晤談中,不同意念的表達,會打斷原有的晤談步調)

婆:對!對!對!趕快跟老師說對不起,老師就會把禮物給你了,上次你也罵護士阿姨是笨蛋,說對不起了嗎?

童:還沒有!(姨婆在陌生人面前翻出舊帳,補了這一槍,果然又激怒了他。一副堅定、生氣又自負的表情)

師:嗯,我知道了。告訴你喔,我要把我的禮物送給又乖、又有禮貌的黃金蛋朋友,不知道誰是有禮貌的黃金蛋朋友呢?(我故意把玩具拿高高,在他面前晃呀晃的,許是抵擋不住那誘人的酷炫光芒,他猛點頭)

童:我是黃金蛋!(手同時伸出來接玩具)

嬤:不行,你不說對不起就不給你了。(奶奶及時伸出她的手擋住玩具,口氣堅定且嚴厲)

童:(手懸在半空中,嘟著嘴,心有不甘的表情,就是不開口道歉)

師:因為你剛剛誤會我了,我是聰明的黃金蛋,你卻一直說我是笨蛋,所以我好希望你可以跟我說對不起喔。

童:對不起。(超小聲的)

師:很好,我聽到你的道歉了。(我邊說邊將玩具順勢塞到他的手心)

嬤:不行,不行,要很有禮貌、很大聲的那一種對不起。

童:對不起。(他提高音量,且做了一個很標準的90度鞠躬禮)

奶奶和姨婆一直向我道謝,這孩子也高高興興、心甘情願對我說聲老師再見才離開。

對於他肯信服對方,還願意道歉,奶奶很感動,甚至表達回來就學的意願。目送他們遠離,我心裡想著:大人們該思考的問題,應該不是硬生生把孩子與父母分開,然後千里迢迢返鄉就學,要知道隔代教養的問題更大哪!

就行為論觀點:行為的重複在於被不斷的獎賞,導致重複的行為慢慢形成很難改變的習慣。這種說法聽起來很荒謬,我都已經罵他了,怎麼還可能不經意地變成一種獎賞?道理很簡單,舉例來說,大人每天忙得沒時間陪孩子,只有在他罵人、調皮時,會出現來責備與教導;小孩是很需要父母陪伴的,在這個狀態下儘管是被罵,他也覺得很開心,因為只有搗蛋,大人才會在身旁。所以大人應仔細思考,是否已在默默中,獎勵了小孩子這樣的錯誤行為呢?

另一個探索目標應該是人際狀況,小孩初步接觸到笨蛋這個字眼,不是他被罵就是聽到別人被罵;看到了當事人被羞辱的無能為力感,以及看到罵人的榮耀感與尊榮感,便牢牢記下他應該選擇罵人或被罵。

另一個原因應該針對他就讀的幼兒園,雖是在國內,他卻只是班上20分之7的弱勢,國情與語言使用上,他是否會被霸凌或是強迫學習?進而產生與我國情不相符的表現,值得家長重視!

晤談中,奶奶多次的介入,我的感受是,奶奶生活上對孩子的指示性很強,而且多屬直接的命令,並未詳加說明原因或是結果,致使幼童一知半解,甚或無所適從,當然也表現不出大人所期待的標準。

這場一開始毫無勝算的仗,我算是贏得初步勝利;但最終在戰場上指導的仍是家長們,這孩子將來是有為有守的將軍,抑或是有勇無謀的鬥士,全看成長過程中,親人給予的扶持與助力,家有傲慢無禮小蠻牛的家長們,加油囉!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