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背後的故事/老師,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驪歌響起,鳳凰花片片紛紅片片落下,卻難以挽回學生即將離開校園的喜與憂。喜則自己人生開展了令一個春秋,憂則是未來難以看到航線的夏冬。畢竟,有老師還是有差的!即使師生關係在校園中再怎麼不好,最後彼此的心中總會留下一些難以抹滅的回憶。這些回憶也牽連著畢業後的學生又回到校園,只是見到的老師越來越陌生,熟識的師長似乎也隨著鳳凰花開而凋零了。

我相信每個孩子心中也一定充滿著一樣的質疑「老師,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台灣的教育會是大學生的第一選擇嗎?

這個議題,我相信師培單位的教授們應該都不敢回答。這問題牽扯到學生畢業後的就業市場問題,若以天下雜誌「美國大學生最後會選擇的5個主修」為調查項目,我也相信台灣的大學生也會將教育列入其一。

關鍵問題就在每年的教甄就像錢塘江的潮汐現象一樣,就是一波大潮硬要擠入小河的恐怖實景。

我相信近期正在參與各縣市教甄的代理老師,應該體悟很深。加上聯合報「教甄爭議」系列報導中提及的教育黑暗面,又如影隨行的存在這個步入正式教師門檻機制中。這也是筆者前往教育學院演說時必然帶到的片段「教育,是個很深的門檻,如果你喜歡這工作,我建議你認真面對;如果你只是為了賺錢,你還是趕快離開我的演講會場,省得浪費你的生命、我的時間!」

不少縣市代理老師兼任導師或行政職務,一年卻只能拿到十個月薪水。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不少縣市代理老師兼任導師或行政職務,一年卻只能拿到十個月薪水。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少子化現象的影響

台灣的少子化現象基本上只有遇見了龍年才有勉強有解,而且一解前後共三年,原因也在於華人的龍子女觀念。當然,其他的生肖小孩,也隨著台灣勞動市場的分佈一樣,隨著父母四處搬遷,然後都市裡去了。鄉下的孩子多是因為父母仍在這裡就業而留在這裡的,只是這些孩子在筆者將近十五年的服務歷程中,長大了,也到都市去了。

因為這裡沒有需要他們的工作,也因此貓老師身邊的幼雛們成長後只能離異他鄉。

更可怕的,不是這些孩子長大後不回來了,而是這裡的孩子越變越少了,相對的學校的教師員額也因為少子化的因素被政策緊緊掌控住。畢竟代課比正式便宜,以花蓮這樣的縣市等級,在中央預算不平等的經費分配下,很自然的不敢釋出正式職缺讓未來的教師就任「偏鄉」。

#630元的津貼來留住老師

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如果你在花東服務,你的薪資條上一定可以看到這630元的證據。然而,政府並不是沒誠意解決問題,只是因為選舉還沒有到,這些像是「偏鄉老師久任獎金」的政見提前掛在嘴邊,牛肉就通通都不見了、選票也通通都不見了!

很自然的,來到偏鄉的老師,要不就是像貓老師一樣不正常的老師,要不就是考上轉正式後沒幾年就回鄉的老師。畢竟630元的津貼就是一張玉里到台北的單程票而已,要不就是時速五十的蘇花替代道路與漫長的台九線自己開回去而已。也就是倘若老師的年資不夠深,那到偏鄉服務的投資比一定非常不划算。

#代課比不斷攀升

這個問題恐怕也是台灣弱勢縣市不敢面對的問題,單就花東一代的代課比推算,佐以張炳煌教授2015年這篇「教師人力代理代課常態化的省思」,我們可以看見這4年,甚至是這十幾年來,教育政策面對正式教師問題仍是採取鴕鳥心態。

更嚴重的問題在於部份的學校在三聘後找不到有教師資格證的老師,以2017年這則報導「開學了,還找不到代課老師」中所提的問題一樣,最後學校有很多的員額成為了「勞務約聘」也讓教育現場成為了台灣最大的派遣勞力市場,這相對的也間接提昇了代課比的數值,只不過教育部好像不太想清楚而已!另外這樣的高等比代課,也代表了教學品質的不穩定度高到一個不可置信的問題。

#老師,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最後,教學品質隨著鳳凰花一樣繽紛落幕,代理老師們也隨著孩子們畢業,三兩年後再轉職他校代理、代課。「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只會在一個學校發生,而不是每個學校都會有,我們很難保證在三年五年後更多的花東正式教師退休後會有正式的教師遞補,只能期待教育部讓每個孩子心中不再有「老師,你什麼時候會回來」而已!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