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小孩:有些玩笑開不得;有些話說不得

有些大人很奇怪,聊天就聊天,老扯到小孩,說他像是垃圾堆撿回來的、說他可能是在醫院抱錯的、還說一直想要將他送給某某親戚之類的!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有些大人很衝動,當被小孩惹毛時,很多話會不經思考地脫口而出。比如:「早知如此,你一出生就把你掐死」、「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呀」、「養你還不如養條狗」等等!

這些話看似平常生活花絮,可是它卻更像是蓄滿能量的火柴棒,時間點一到,一劃下去就能引燃,爆發出毀滅性的火花。

以下是一個真實案例,摘要給愛生氣、愛開玩笑的家長注意,小心不要留下後遺症。

個案背景:小波,五年級男生,家境小康,上有一姊,自小在嚴父慈母的管教態度下成長。

開案原因:班上發生竊案,而小波有偷竊之嫌。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事件描述:

一、上午第四節課,小芳匆忙跑來告訴老師,她今天要繳的午餐費丟掉了,是三張百元鈔票。

二、老師對班上同學說:「依照同學失竊的時間點來判斷,老師覺得拿這筆錢的,應該是班上自己的同學,因為這段時間不可能有外人進出我們班,老師希望有人發現蛛絲馬跡的話,能盡量提供出來,幫忙釐清真相。」

三、老師接著與學生一起澄清此刻丟掉錢的人,與拿走錢的人,他們的動機、可能需求、心情;同時也讓失主小芳做了一段遺失財物的心情分享。老師利用角色扮演與同理心的訓練,讓班上學生都了解東西被偷的緊張、不安與不便,藉以體會失竊的痛苦。

四、老師在整個過程並無刻意苛責「偷錢」行為,反而說了這一段話:「不管是誰,即使真的做了這件事,它也並不會是一輩子的恥辱;也並不是不可原諒的過錯,老師只當他是一念之差所致。」藉此鼓勵知道內情的人能告訴老師,同時讓他明瞭,把真相告訴老師並不會害了他的好朋友或同學,反而是在幫助他。同步讓行竊者能知道,承認錯誤才是正確的選擇,老師並不會看低他,同學與他相處的氛圍也將不會改變。

五、放學在即,有同學來告訴老師,他發現小波整理書包時,有看到百元鈔票。此時小波已然離開教室,老師覺得有必要當天澄清事件,於是請同學去找小波回來教室,同時轉告來接小波的媽媽暫等一下。

晤談摘要:

(小波回到教室)

師:「你知道老師為什麼急急忙忙地把你找回來嗎?」

生:(搖搖頭)

師:「那你知道我們第四節課在討論小芳掉錢的事嗎?」

生:「知道。」

師:「你有聽到小芳說她擔心的心情嗎?」

生:「有。」

師:「剛剛有同學告訴我,她好像看到你的書包裡有百元鈔票,是嗎?」

生:(沒回答。)

師:「我想我需要看一下你的書包,可以嗎?」

生:(沒回答。)(而老師也不想在此刻自己動手打開書包。)

師:「在老師的價值觀裡,一次的犯錯不代表他就是一個壞學生。對老師來說,拿錢的這個人,我相信那只是他一次錯誤的選擇,我也相信當第四節課我們在談這件事時,他的心理壓力也一定很大,如果有機會我相信他會願意把錢放回去的。你書包裡有那三百元鈔票嗎?」

生:(小波不發一語的從書包裡拿出三百元鈔票交給老師。)

(原來小波經過小芳座位時,看到小芳桌上的鉛筆盒有錢,他順手將錢全部拿走。當時小芳座位周圍空無一人,因此沒有人發現他這個小動作)

師:「你有需要買什麼東西嗎?」

生:「沒有。」

師:「那你還有拿過其他人的錢嗎?」

生:「有,家裡的錢。」

(只要有機會他就拿,不是每次看到錢都拿,而且每次拿的金額都不大,所以家人沒察覺;他將錢全藏在家裡的一個衣櫃裡,一毛錢也沒花。)

師:(老師打手機給媽媽,請她先回家裡找找,是不是真有一筆錢藏在衣櫃裡,再來學校接孩子。)

(媽媽回到教室後,確認真的找到一筆錢,但是她不知道家裡為何有這筆錢。老師當著小波的面,約略向媽媽說一下上午班上發生的事情,之所以讓小波在場有二個原因,第一是讓他聽到老師與媽媽的說話內容,了解老師只是在陳述事情,而非在向媽媽告狀,或是為他冠上不良行為的代稱;第二個原因是要讓小波了解,老師對他這個事件,並非覺得不可原諒,但重要的是他自己能不能勇於面對這樣的錯誤。)

老師進一步跟媽媽說,一般小孩會偷錢,大多是物質上的需求,可是我覺得小波並不是這個原因,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他的原因是什麼?請媽媽先到走廊稍等,然後繼續跟小波對話。

師:「老師還是很納悶你拿錢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真正的理由。」

生:「誰叫他們小時候說要把我送走!」(小波突然很大聲的喊叫著)

師:「所以這是你拿錢的原因嗎?」

生:「對,我故意做壞事報復他們,讓他們生氣。」

師:「你說的他們是指誰?」

生:「爸爸和媽媽。」

師:「那是誰說要把你送人的?」

生:「小時候聽嬸婆說的。」

師:老師故意開玩笑說「應該不可能吧!因為你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不過你會這樣想也很合理,老師完全可以體會你的懷疑和不安,等一下我也會把你的疑惑跟妳媽媽說,請媽媽自己告訴你,真相到底是什麼?你先到車棚等媽媽。」

(小波似乎不太相信老師的話,但也默默地先走向車棚)

接著老師跟媽媽單獨談這個事件,請媽媽要正視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即便只是親友間的玩笑話,也要由父母親口釐清真相,跟孩子說清楚,才能打開他的心結。

本案例雖然成功收場,孩子在一路就學過程中從未再犯,大學期間更是個開朗、熱情、陽光的社團負責人。但本案例也確實是個值得重視的特例,偷竊僅只是為了報復父母的一種手段;而究其原因,竟只是因為他得到一個未經證實、空穴來風的訊息。

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雖然收不回來,但是仍可設法挽救與彌補,大人茶餘飯後的閒談,會傷害孩子至此是始料未及,既有案例在先,日後言談間務必謹言慎行,以免種下不可收拾的惡因!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