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保證我的學生去參加課輔之後,不會被帶壞嗎?

「請問博幼的督導,你可以保證我的學生去參加課輔之後不會被帶壞嗎?」

2004年5月一個炎熱的午後,在我花了40分鐘說明博幼基金會的課業輔導執行方式與希望學校導師推薦的學生(經濟弱勢家庭的學生)類型之後,一位女老師問了上述這個問題,此話一出,炎熱的五月天瞬間下降至少5℃,學校的主任都倒抽一口氣,只能尷尬地對著我笑,而我也愣了5秒看著那位女老師。

如果是您,您要如何回答呢?

當時博幼在南投縣埔里鎮的課輔剛剛開始第二年,沒有任何名氣與口碑,第一次大規模收國小高年級的學生,在沒有任何成效與成果之前,許多的制度也尚未建立的情況之下,如何向老師保證呢?

雖然我有預期第一次正式到國小辦課輔說明會,老師必然會有很多問題,但是第一個問題就如此直接與犀利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難怪社工員一直很緊張,會議前三天就不斷問我:「督導,○○國小課輔說明會那天你會說明吧!」原來是他早有耳聞該校的老師對學生參加課輔有很多疑慮與擔心,此時我才恍然大悟!

但是,這個問題恐怕是避無可避了,因為如果不回答或是回答得不好,直接影響的就是老師推薦學生的意願,所以我必須很認真與正式的回答這個問題。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這個問題其實不好回答,因為課業輔導剛開始起步,很多的執行策略與方法都還在摸索階段,說實在話到底會不會有效果,以及會有多大效果我們自己也不知道。

因為當時像博幼基金會這樣做課業輔導的社福機構幾乎沒有,完全沒有參考與取經的對象,一切都必須靠我們自己土法煉鋼,自己摸索與建構,時間也還不長,根本沒有成效可以拿出來,所以我要怎麼跟老師畫一個我根本就不知道長得如何的「大餅」呢?如果我真的畫出來了,那我是不是在騙老師呢?可是如果我不為自己說好話,告訴老師擔心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那麼老師會不會就不推薦學生呢?

在這樣的兩難之下,社會工作專業的訓練讓我很快的就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我告訴老師我可以理解老師的擔心,因為畢竟課輔班有來自埔里十幾個學校的國中與國小學生,成員多且都是來自經濟弱勢家庭,這麼多弱勢的學生聚在一起,一旦管理不當難免就容易產生一些問題,的確有可能未蒙其利,卻先受其害。因此針對這個部分我跟老師說明課輔進行的方式與預防的措施,也請教老師根據多年豐富的教學經驗有沒有好的建議可以提醒我們,也需要請老師密切與我們配合,一起來協助弱勢家庭的學生。

另外,我也跟老師說老師會這樣問一定也對課輔班有期待,因為如果老師沒有期待,那麼老師根本不會問這個問題,課輔工作本身就是一種期待的工作,我們都帶著期待與相信的信念,期待與相信可以透過教育協助弱勢家庭學生脫離貧窮與犯罪的信念,所以老師跟我們有一樣的信念,也有一樣的目標,我們都希望弱勢家庭的學生更好,我們也都害怕與擔心他們會學壞,所以我們有高度相似的信念,我們應該一起合作達成我們共同的目標。

所以我告訴那位老師:「我不能跟您保證您的學生一定不會被帶壞(有時候誰帶壞誰都很難搞得清楚),因為如果我拍胸脯跟您保證,那我就是在騙你,現在我只能請老師衡量您的擔心與期待哪一個比較大。如果您的擔心大於期待,那麼請您不要推薦您的學生參加課輔,請您觀望,看看別的學生參加課輔之後有沒有進步,有沒有被帶壞;但是如果您的期待是大於擔心,那歡迎老師將學生推薦給我們,我們一起努力協助學生進步,一起協助弱勢的孩子脫離貧窮與犯罪。」

這位老師聽完我的回答之後,顯然還是擔心大於期待,因此這位老師當年並沒有推薦學生來參加課輔,但是觀望了一年之後,老師就開始推薦學生來課輔了,而我們也不負所望的將他的學生教得不錯(其實他的學生反而是我們比較頭痛的),也跟這位老師合作得很愉快。

做任何一個決定都是有風險的,很多事情其實是沒有誰可以保證的。

社會工作是一項希望可以帶來好的改變的工作,也是希望服務對象可以更幸福的專業,雖然服務過程還是會有一定的風險,但是同樣的我們也會有期待,我的工作是找出可以讓服務對象與其家人及老師可以提高期待的服務方法與策略,而不是欺騙他們我可以保證不會有風險。

如果是你會如何回答老師的問題呢?

想知道更多如何輔導弱勢孩子的方法與故事嗎?請趕快訂購一本📣《解鎖-我的火火社工路》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