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教育部長潘文忠的公開信:如果台灣能有一個教育國家隊

潘部長:您好,我相信您並不意外貓老師又在五二○這天與您再次告白。

另外,您大概是唯一讓我親手寫三次專欄信的部長,由此可知在蔡英文總統的眼中您是個優質的教育領航員。然而,我也必須扮演好我的角色,以一個遠離您在超過三百公里外的小學中用現場教學者的身份,與您回饋現場的實景。

首先,我必須在信中與您表達—「歡迎第二次續任,潘部長」。

教育部長潘文忠。本報資料照片
教育部長潘文忠。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防疫期中的教育亂象呈現了什麼問題

不能避免的,這次教育部於防疫工作上的得分,我給的並不高,大概只有五十九分而已!其因如下:

1. 起步甚慢、無人領航:

認真說起來,這新冠疫情開始擴散的時間點大約是在對岸的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前後。當時國內的警鐘已經響起,所幸我國福衛部過去在SARS疫情中吃過中國的悶虧。很自然的,我方不接受WHO情報與走出全球思維,回歸在地防疫的作為,儼然讓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成為世界的焦點。但在教育部的動作中,手腳最快莫過於配合防疫,只有延後開學這件事搭上了防疫便車。

其餘的教育防疫工作,基本上就完全如看守內閣一般,就在我們眼中看來,就好像只有立法院說了,教育部才會動一下。

事實上,各縣市教育局處甚至是全國大專院校以下的校長、老師、家長以及學生,都在等著教育部點燃明燈指引方向。很抱歉,部長,在貓老師眼中迄今為止教育部仍是如此,我必須誠實在本信中與您報告。

2. 缺乏跨部會與整合效率的囧境:

在范次長離開教育部後,我相信教育部也該認真思考部內統領與整合的問題了!您一定很意外為什麼貓老師會這麼說,很抱歉,這些消息只要推敲一下新聞,運用一下閱讀理解能力就可以看穿了!尤其是教育部的ZOOM決策事件中(https://udn.com/umedia/story/12762/4473350),貓老師看到的就是「失望」兩個字!

即使各司其職,各個長官本來就有權決策所屬提供的意見,此規劃原本是要讓教育更好,不過攸關教育部於責司決策上必須面對全國學校。以教育部立場三月中採信了夢N系統的建議,建議大家可以使用ZOOM平台;四月初在立院質詢下,部內當日早上的建議是「要求學校謹慎選用視訊平台」,然後下午就如午後雷陣雨一樣突然發了禁用令!

無論部長是否授意,最後就是部長出來扛外界的炮火。

這是作戰大忌,仍請部長協助統領權轄權中華民國學校單位的教育部,讓基層的貓老師能夠有所依循!另外,部內有很多單位,他們的名頭不是掛著好玩的,請他們確實省思一下「為什麼這次疫情,他們連個動作都沒有!」

3. 花錢養老鼠咬布袋的教師研習機制:

這次國教署也必須出來面對問題!老實說,台灣的教師研習機制歷年編列的經費幾乎是一個天文數字,同時也養成了許多的優質名師。這些名師各自在自己的領域中,也確確實實發揮出自己的光彩,吸引了不少老師將教學模式複製到教室使用,單從中華民國的碩博論文網中就可以看見不少精彩的著作。

以這些老師個人的能力與魅力,單就署內編列的研習經費,讓他們運用課餘設計教材與發表,甚至公函請他們定期於線上運用直播機制產出研習,再由承辦學校授予研習時數也不過份。然而,最後貓老師看到線上研習大合唱時不禁感嘆,原來教育部只打算做到這樣而已!

原來,線上研習機制,大家只打算做音樂教學而已!可能這樣做課程融入比較快吧?可能線上授課這樣學生會比較有興趣吧?可能大家都沒想到這樣究竟能幫到現場老師與學生些什麼忙,大家壓根沒想到過!

部長,我個人建議您也發揮一下歌喉,參與一下這個線上教師研習的盛會好了!

4. 前瞻工作下硬體採購了囧況:

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這次在前瞻計畫下佈署的設備與高速國家網路,確確實實的發揮出應有的功能,這點,貓老師真的給予正面評價。相同的,在貓老師與秘魯、馬來西亞檳城的討論中,兩個國家的議員、校長、家長代表都給予極正面的肯定!不過,我卻必須必須把我報訊烏鴉的功能確實發揮,事實上現場仍是缺設備的!

就單以一間學校給的數位(載具)教室只有多一台教師機的情況下,倘若真的因為疫情窘迫必須借用學生回家跨網授課,我敢以個人姓名保證設備絕對不夠用。

因為大家忽略掉的問題,像是「一個家庭如果有三個孩子在讀同一所學校,所需求的設備就是三台,但我們調查出來的結果是三個學生都有設備」、「弱勢學生的家庭可能沒有設備外,也沒有網路訊號」。雖然設備仍有缺憾,所幸疫情沒有嚴重到必須大規模停課,最後只能謝神而已!教育部真的可以在大廳辦個酬神大會!

然而,教育部也確確實實募集了四萬個門號,雖然在本次防疫過程中沒有發揮上用場,我們其實仍是可以將之投注入遠距跨校共課上,拉近小校與小校、跨校協同教學、跨國遠距合作課程等計畫上才是。

另外,在政府採購法的侷限下,很多硬體打著台灣名號,送進教室的卻是貼牌產品。

以我的個人操作經驗來說,這類的貼牌產品其實大有問題,相對的就是我們其實在省錢的規則下,買進的可能是未來極其可能變成孤兒的裝飾品!貓老師認為這必然是教育投資的大問題,也請部長與所屬權責單位思量如何應對。

套用一句某企業董事長私下跟我說的—「如果台灣能有一個教育國家隊來幫助大家,那該多好啊!」

我相信,這個台灣教育國家隊的隊長,非部長您莫屬,而不是這位董事長口中這個遠在山邊路旁的貓老師。我只是一個在每日的課程暇餘,忙著結構網路訊息、分析網路教育局勢、整合教育資源,然後與幾個志同道合的夥伴自己瞎忙著一些小小的事情的傻瓜而已。

我相信我的老長官王世英先生說的「大家的教育理想都一樣!我們是為了教育更好而為,我們真的不該以沽名釣譽為先!」

最後,我仍必須扮演您的烏鴉,不是喜鵲!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