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秘魯與馬來西亞遠距教學困境 反思台灣遠距教育防疫流程

新冠病毒從中國擴散之後,在高速交通工具的傳遞下,世界沒有一個角落能夠倖免於難。最早停課的國度,不是別人,就是中華民國的台澎金馬地區。也因為處置得宜,於當時二月十五日開始停課十四天,避開了最高風險的交錯傳染期,也因此中華民國的台澎金馬地區才成為全地球唯一還能正常每週上課五天的國度。

其他國度可不是這樣的從容,他們單是為了醫護口罩不足的問題,導致了醫護在協助防疫過程中感染、死亡,其數值雖然已緩,卻仍存在於我們生活的地球圈中。

當然,為了保障各國的國民生命安全,世界上只有少數幾個國家開始讓學生復學、上課,只是採取的防護手段不過就是台灣版模式翻過去用而已。然而復學的國家如中國、韓國,其國家也因為陸地相連、幅員遼闊,也難保哪天又因為哪個區域大幅擴散病毒,再導致全國封校。

當然,貓老師不過是個小學老師,並不是貴公子、王子般,能坐臥冷氣室中看著手上的載具嘆息這些事的人;也不是什麼知識淵博、學富五車,然後跟你侃侃而談很多什麼世界大道理的人。我,只能從我所看到、幫助到、參與到的部份,將我所看見的世界與各位分享而已。因為,這才是真正的教學困境。

#秘魯的華文雙語學校

這是一所與我們相隔一個大洋、時差十三小時的國度,這學校最近的景點就是納茲卡線。不過翁吉億校長說,那景點離他們學校最少還要開車開個四五小時才能到。

對貓老師而言,翁校長不過就是個遠端的臉書網友而已,當時只是聽他帶著整個學校的學生來到台灣走融入式教學執行將近半年,於是與他深聊成為好友。這校長是個相當有理念的教育人,也因此在秘魯執業期間與同夥的朋友討論到辦校這件事時,便興沖沖的著手辦理。辦學迄今也有六七個年頭了,校區也從第一校區逐漸擴增到第二校區。

秘魯華文雙語學校的週一行事-唱國歌
秘魯華文雙語學校的週一行事-唱國歌
分享

#秘魯的教科書很貴

在與翁校長對談的過程中,貓老師發現到他很早就走電子數位化教學,亦即我們在台灣有著教科書出版業這麼雞婆的設計線上版的課本,很多老師都不用的前提下,秘魯這所華文雙語學校在開辦後就直接走電子課本。

原因無他,因為秘魯的教科書一套基本都是新台幣八千元起跳。也因此,該校的師生在數位化教學上一開始就打下了很深的根基。

#秘魯新冠病毒與教育防疫措施

翁校長提到秘魯一開始也以為封國兩週就可以把疫情控制住,但沒想到這問題一發不可收拾,也因此該國的教育政策緊急做了應變,在封國第二周起即開始同意各校執行數位遠距教學。

沒有數位載具的學校,國家也找了知名演員在固定時段,針對教學進度拍攝影片引導學生在家自學。只是翁校長在台灣的臉書上很早就警覺到事態不妙,於是在開學備課周就已經找了學校的老師準備用ZOOM進行遠距教學訓練,同時將校內所有的教學設備整備好準備借給學生在家使用。

於是隔離第二周開始,他們的師生就使用ZOOM開始進行遠距教學。

#秘魯華文學校沒有數位逃課的學生

中國在進行強制隔離期間委託了阿里集團開發了阿里丁丁,執行遠距教學過程中也發生了學生的數位叛亂事件(小學生發動負評等計畫,打算讓阿里丁丁下架)。

不過秘魯的這所學校學生反應卻不像中國一樣,反倒是在開課前三十分鐘就與家長盡全力擠進ZOOM遠距教室中報到,因為他們都在第一周被悶怕了,也於是這些孩子很珍惜這樣的上課時光,即便是因為家中的網路不順暢,自己的帳號被擠出ZOOM,他們都會自己想辦法回到自己所屬的遠距教室中繼續學習。

學生在上課前三十分鐘都全部登入完成
學生在上課前三十分鐘都全部登入完成
分享

#秘魯華文學校的困境

貓老師必須在此幫這所學校徵求志願者協助側錄他們的遠距課程,因為翁校長的設備早就跑不動ZOOM這套軟體了,現在是在三個國家、七位志願者的協助下才能錄製課程,提供該校無法即時上線跟課的學生複習使用。

#馬來西亞檳城的教育防疫措施

馬來西亞的新冠狀疫情爆發也如秘魯一般一發不可收拾,只是馬來西亞的爆發時間比秘魯早了一些,也因此封國的時間遠比秘魯更長。馬來西亞政府在教育防疫動作上確實比秘魯政府來的積極了些,因為他們很快的就跟Google取得技術協助,同時引導馬來西亞的師生使用Google classroom+Google meeting。

#來自馬來西亞的訊息

與馬來西亞接觸,主要是台灣駐馬來西亞辦事處直接與我聯繫的。收到訊息後,即刻就開始與馬來西亞檳城首席議員秘書沈小姐開始聯繫,過程中章瑛議員、家長代表吳松文先生也將他們所遭遇到的問題於遠距會議中討論到。

事實上,馬來西亞所遭遇到的問題其實與玉里相去不遠,大多的問題與困擾如:學生設備不足、網路與4G網卡在哪裡、親子為了工作與學習衍生的設備問題……等等。即便馬來西亞政府幫師生找尋了Google技術協助,也積極與老師推廣使用ZOOM等遠距教學工具,但老師對於遠距授課的恐懼卻難以掩蔽,像是沒教材、面對遠距學生搞怪無可奈何等問題。

線上邀請函
線上邀請函
分享

#馬來西亞對教育防疫的期望

在長時間的防疫下,其實馬來西亞的教學者也跟新加坡一樣呈現出疲態出來了,另外整天面對孩子的家長也必須面對居家工作設備與孩子相爭的問題,也因此在兩次跨國遠距對談中即談到了「如何引導檳城的師生在網路遠距的教學模式中營運出更好的模式」,想當然爾台灣的教育防疫措施便成為了他們的參考值。

第一次馬來西亞遠距會議
第一次馬來西亞遠距會議
分享

#台灣遠距教育防疫流程的反思

台灣近期在防疫上已經逐漸呈現出境外移入與境內感染都是0的數值出來了,問題來了,我們仍難確保在開放國際航線與境內活動解禁後,疫情仍能如現在一樣樂觀。

相同的,面對教育的防疫上,貓老師仍不樂觀的看待未來,即使我們現在於教育防疫的工作上成為他國仿效的榜樣,我們是否真實的將界面、技術與互動性引入了教學當中,讓這樣的教與學成為像日常一般的工作。

最後,教育部是否真實的為防疫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能讓台灣在教育防疫上真實扮演好資優生的身份,讓台灣真正能達成蔡英文總統口中說的「TAIWAN CAN HLEP」。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