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寶貝是不是亞斯小孩?

您,是否常接到老師的電話,反應出孩子在學校的種種失控行為;您,是否在家深深覺得,孩子好像有點與別人不太一樣?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目前國小教育現場,多數家長為70年代的爸媽,在他們曾經是國小學童時,特殊教育並未像如今般的細分,且當時的分類大多著重在外顯性的肢體與功能障礙,因此對於有其他造成學習障礙或社交障礙的行為,教師與家長只能循著某些學理或曾經聽過的訊息,去解讀為什麼?

發展至今,已研究出有許多足以影響學習與人際的心理層面問題,並從案例與臨床發展出各種方案,協助學童能及早獲得更正確的生活輔導與學習輔導,其中一種即為亞斯伯格症候群。在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五版中,將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兒童時期崩解症、未分類的廣泛性發展障礙等疾病名稱,統稱為自閉症光譜。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其臨床診斷為社交溝通及社會互動上的缺損、固定的興趣及重複的行為;也可以解釋為他們患有社交、溝通、行為障礙之疾患,這將帶給孩子的學習路程重重阻礙。

以下列出幾個在教育現場發現的個案特徵,提供給家長們參考:

一、亞斯的孩子通常有過度的「自我關注」現象

當陷入這樣沉浸於自我的時刻,腦海中便選擇性的,盤旋著自己覺得重要的,或者有興趣的事情,像影片般地,將許許多多情節一一播放檢視;而當他專注於某件事物時,根本無視於其他人何時離開現場或何時進入現場。他根本沒時間注意到身邊其他人正在說什麼、做什麼或急什麼。這樣的特質也常常造成不了解他的教師誤以為孩子上課不專心,或讓同儕認為他是一個漠視情誼、不尊重朋友的人,因此時有師生衝突或社交障礙的情況。

二、有不一樣的思維與應對問題的方式

案1:二年級的瑭瑭參加比賽獲得獎牌,但家人在領獎當下立即發現名字有一個字是錯的,主辦單位願意立即收回請廠商修改,但是瑭瑭一直緊抱獎牌,不願意鬆手,讓陪同家人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將錯誤的獎牌領回家。晚上洗澡時,奶奶邊聊邊詢問他今天的情況,想知道瑭瑭為什麼明知道錯了還不願意修改,是不是怕被收回去就不還回來了?還是覺得麻煩?結果他真正的想法只是:「明明我自己用簽字筆就可以修改了。」

案2:一年級的利安平常由爺爺以摩托車接送上下學,抵達後必須由志工媽媽引導過馬路再進校門。這日晨間大雨,爺爺開車送他上學,原本抵達後走10幾步路,便直接可以進校門;利安下車後卻自顧往校門對面的方向前進,任憑爺爺和導護老師喊他、拉他,他堅持走到對面,然後再走行人穿越道進校門。爺爺當然很生氣,回來抱怨自己的孫子憨。其實不是憨,這正是亞斯的特質,不能用一般小孩應有的行為去判斷或對待。

三、對於「感同身受」的能力是薄弱的

亞斯特質的人對言語、表情背後的含義常無法感受,因而常被歸類為白目、低EQ、不通人情世故。

案1:據小芳家人陳述,當家人對她的不當行為提出詢問、關心、討論、建議、責罵時,她雖沒有展現不耐煩或生氣神態,但她的嘴巴會靜音式的碎念不停,眼神無法與人對焦。

四、亞斯特質的人會執著於某些特定興趣與想法,難以忍受認定的規則被違反

案1:三年級的小芳刷牙漱口時,一定會將杯子一直轉,轉到他自己認定的那個就口位置,才願意漱口,不論大人如何勸導、糾正及開玩笑,他就是認定那個位置,不容改變!

案2:一年級時的瑭瑭,班導規定午餐用畢,廚餘必須集中傾倒、餐具必須以紙巾擦拭,媽媽晚上清洗時實在是太方便了,而這種規定,有許多孩子早就投降不做了,瑭瑭卻到二下了,依然做得很徹底!

五、對於身體的被觸摸有高度防衛性,似乎隨時處於備戰狀態

案1:大班的小甫,對於別人拍背打招呼、排隊從後面往前推擠的身體觸碰,有高度的排斥,並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開別人,因而時不時就會引起糾紛與哭鬧。

六、背道而馳的高度好勝心與低點挫折容忍度

很多亞斯的孩子功課是很優秀的,腦筋轉得快,通常擁有高度的自信與好勝,偏偏挫折容忍度較低,因此會表現輸不起的賴皮、哭鬧、生氣;如果家長或老師不了解這個特點,也沒找到應對策略,便會增加學習歷程的困頓!

亞斯特質對「亞斯人」的學習、事業、婚姻、家庭都會有重大的影響,每位亞斯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必須被尊重,特別是小亞斯,更需要陪伴者、家人、老師、同儕的理解與協助。

由於醫界或特殊教育界,對於「亞斯特質」判定,並沒有公認的「診斷標準」,也就是說每一位亞斯都不一樣,而我們也就不能用狹隘的觀念塑造對亞斯人的刻板印象,本文所想分享的是在職場上所見到的個案,典型與非典型的亞斯,都有可能造成當事人或身邊親友的困擾,家長如能及早發現,就能把握早療契機!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