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看天下,全國中小學校都要陪葬賣口罩

這是一個非常不公平的世界,因為自稱弱勢的人們總是因為自己身處首都或是擁有媒體發聲權而獲利。事實上,真正的弱勢從未因此改變自己的地位,因為大家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這種故事在我的生活週邊履見不鮮,畢竟我身邊孩子們的家長並沒有聲量優勢,最後只能默默的被整個社會牽著鼻子往前跑。不過我也必須承認「我是個無聊的老師,專門幫這些孩子跟家長打抱不平」、「我是個無聊的老師,專門幫學校的事務打抱不平」!也因此這次的專欄,本人特別挑戰立法委員林淑芬、莊競程以及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彭淑燕女士、全國家長教育志工團體聯盟理事長吳福濱先生、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謝國清先生與台北市邱媽媽、趙媽媽等人。

分享

#義務教育的學校並不是社福單位

我想這點是在中華民國體制下所有教職員工的心聲,在此特別聲明。不過我也必須聲明「本人與全教總無關」,因為他們希望由公部門每天配發一師生一日一口罩這件事情,我以個人立場堅決反對,畢竟醫療系統對這些物資的需求遠大於我們平時所需,而且一個口罩好好使用,其實用個三天絕對不是問題。但我相信全教總應該也認同我這個理論「義務教育的學校不是社福單位」,除非這些人平時都不在學校上課,否則他們應該也很清楚學校本身的困境。

當然林淑芬、莊競程委員與這些家長們想的究竟有沒有錯,我也坦白講「沒錯」。我的回答中很明顯帶有一個錯字,這個錯,莫過於這些人用的視角有錯,而不是想法有錯。我們簡單的從這些人的言論來探究問題,可以看見「我大台北市買不到口罩,所以教育部要通令全國義務教育的學校幫忙賣口罩」、「學校忙,沒關係,我們家長組織志工隊來挺你們!」

只是很遺憾,我們非山非市、不海不鄉鎮的學校其實真的在處方箋藥房可以買到口罩,我們實在不曉得台北市的人們究竟為什麼要用自己的狹小的角度看整個問題呢?這幾乎是筆者臉書中所有教師與家長們的心聲,不過提出要求學校賣口罩的人們只是一個鼻孔出氣,要全國義務教育學校變成陪葬品、人柱力下去消耗在這件他們認為很美好的事情上面。

衛福部與教育部研議配送口罩到中小學,由學校販售給學生。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衛福部與教育部研議配送口罩到中小學,由學校販售給學生。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學校人力與編制上的實景

就筆者回覆林淑芬以及莊競程委員的信中,就很明白的提到「兩位委員跟民進黨向來只有用臉盆的高度在關懷教育的議題」、「在民進黨眼中的教育高度不過就臉盆水淹腳踝的高度而已」。筆者更明白的指出「這兩位委員根本沒到過學校了解學校實境」,因為學校的人力編制與組織根本無法負荷「學校代賣口罩」這件事情。

當然人力的部份,台北市家長團體的熱忱筆者也深切的感受到了,所以在媒體採訪中聲明支援。感謝這些家長打算組織真正的教育國家志工隊,因為全國義務教育中小學並含完全學校與公私立幼兒園等,都需要這幾個團隊以及台北市邱媽媽、趙媽媽兩位熱情人士的協助!再次,筆者深深致謝,謝謝這些人為了自己的理念打算貢獻自己的工時、人力以及心力下來全國走透透代賣口罩。

若是這些志工家長打算以「志工天下、天下志工」的熱忱,想必學校的人力得以舒緩,這確實是美事一樁。

不過接踵而來的問題可能就大了,這可能需要立法委員與家長全國教育志工代表隊的夥伴全力協助了。因為學校並沒有福衛署授權的醫食證號,亦即學校是不能隨便代賣醫療產品的,所以,這個全國教育志工代表隊以及兩位立法委員,要不請總統發緊急命令好了,讓學校在這個階段能夠如願賣口罩;要不兩位立委帶頭修法,然後全國教育志工代表隊趕快幫忙做說客,說服全國接受學校代賣口罩。

同時讓學校有人能夠去福衛部受訓、得到醫食字號的認證,然後在學校設立醫療販賣區,接著能夠刷健保卡,大一點的學校可能要設立超過三、四個銷售站……。等等,學校突然怎麼變成這樣的單位啊?

#別把自己的視角變成所有人的惡夢

筆者必須再次強調「教育單位就是教育單位,別把教育變成怪物單位」、「不是所有的縣市、所有的學校都有家長志工團隊」,請尊重教學現場,另外別藉由媒體來強佔真實弱勢學生與家長的聲量,除非你們打算挑戰本人的專欄。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