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教學下的思念/時差十三小時的教育現狀

首先,我必須批評「教育部這次針對遠距教學平台禁用這件事情,行事草率」。對應防疫中心來看,幾乎是不及格的狀態。亦即教育部早在3月18日援用了國教署辦理的夢N教師研習講師提出的建言,全國在部長建議下幾乎全面採用了ZOOM這套視訊軟體,結果在4月7日直接通令全國中小學禁止使用。

扣除政治因素問題,其實我們真的必須審慎評估教育部在這事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另外,貓老師也必須與各位分享遠在時差十三小時外的台灣雙語學校,在這次疫情中順著局勢衍生了一些很精彩的小故事。

#政策專業度不足

教育部下轄設有資訊及科技教育司,理應在疫情發生之初,就應該有所警覺,開始為全國教育機構思維後續的教學危機問題。但在這次的疫情中,我們只看到部長出來檔槍、在輿論砲彈中左右不是,確實說起來,這次在遠距平台的選用上,資訊及科技教育司應該確實扛起責任。然而,我們只看見資訊及科技教育司在教育部的網頁上做了一件最該做的事情-「轉知各級學校全面禁用ZOOM視訊軟體」。

分享
分享

當然,政策發布是政府的職權,資安危機也確實是我們生活中時刻必須注意的。但政策發布只要按下網頁的按鍵,那不用幾秒鐘時間,教育訓練卻是耗時兩週以上的辛勞,這不是一句辛苦了,就可以算了的事情。因為3月18日後部長在專頁上對ZOOM的支持,已經讓我們很多學校在資安危機下處過了將近一個月的危機了!

我相信部長對此應該也很無奈,不過,我也相信他也是迫不得已在看守內閣狀態下做出這樣的應對。

#時差十三個小時的雙語學校

翁吉億校長是台灣人,在十幾年前為了理想遠渡重洋到了時差十三個小時的國度,只為了將台灣留存下來的華語文化傳承到更遠的地方。相信辦過學校的夥伴一定知道沒有經費挹注下,學校是很難繼續下去的,就單一個月的水、電、設備維護費外,如果學校不是公辦的單位,教師的薪水、人事支出就會成為經營者最大的負擔。翁校長不但含血吞淚的辦學,而且還在前幾年帶著孩子回到自己的國度,與台灣的學校做國際交流活動兩週的時間,在這次活動中貓老師認識了這位熱血教育人。

#疫情爆發前的警訊

在台灣疫情爆發後,翁校長馬上就意識到盛夏的國度最後也會遇到台灣在疫情上緊迫,於是與校內的教育夥伴探討後,研究了台灣教育夥伴提供的資訊,最後參酌教育部長在3月18日的推薦,採用了ZOOM進行遠距教學師生培訓。

#疫情爆發後的窘境

兩週時間過去,這個美麗的國度依舊難以逃過新冠病毒的侵襲。於是發布了第一次的十四天防疫禁令,然後更可悲的是這個國度一開始是不能採取與承認數位遠距授課的。但這國度在十幾天過去後,發現鄰近的國度死亡人數攀升的速度極其驚人,於是又發布了第二次的十四天禁令,不過這次政府單位願意承認遠距授課了。翁校長在第一次禁令時就要求師生做好準備,除了課本習作外,每個學生也幾乎都把數位載具帶了回家(翁校長辦的私立學校添購的設備十分充足)。然而,也因為採用了ZOOM,所以陷入了另一個危機-「ZOOM是電腦資源怪物,他在轉錄過程中會消耗光你硬體的資源」。

分享

於是翁校長在4月4日在自己的臉書上申告求援,希望台灣能夠有夥伴以實際行為協助側錄該校課程,並上傳google雲端硬碟彙整影片檔案。因為他的學生不是每個都能即時上網,所以必須將課程錄製成檔,供學生在家長載具空下時使用。

#學生遠距下的思念

台灣的老師可能以為這個學校的學生應該都會「數位逃學」才對,事實上參與過遠距援助這件事情的老師們都知道,這個學校的學生非常準時登入、報到、上課,而且積極程度超過想像!這時候的師生已經無法在乎資安問題了,因為他們已經在疫情中無法脫身再砍掉重來。於是在隔離十四天後,能夠在藉由一套台灣與世界各國都認定很危險的軟體下與自己的同學再次以數位載具的方式重逢,這是一見非常喜悅的事情。但我相信探究資安的大教授與立委們,應該沒有聽過這樣的故事,因為這些人根本沒有體驗過現實的環境有多嚴苛。

分享

筆者也必須與各位報告「這所學校仍需要人力支援遠距側錄」、「翁校長在經營上已經快要面臨危機,我們有沒有辦法以實際的奧援幫助他」這兩件事情。

#我們的小確幸可能變成自己的大災難

這次教育部的表現只能說是小確幸中迴避過疫情直接大停課的衝擊,這也感謝陳時中部長在疫情中整合各部會後幾乎滿分的表現。不過筆者必須誠實以對,我們真的不能永遠活在小確幸中。我們難保下次哪個國家又因為人為疏失造成病毒問題,也因此教育危機依舊存在,國家教育隊也僅止於口沫飛散中消佚,而不是真實存在我們的周遭。台灣,不能永遠活在小確幸的驕傲中,我們真的得謹慎審視這個問題才是。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