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教育/發展遲緩的孩子家長,何不信任專家建議?

在特殊教育的範疇裡,不管其如何分類,只要是家中有了領證的孩子,從幼兒園開始的學習路途,往往為家長及學生憑添幾許坎坷,這包括了資賦優異、智能不足、特殊才藝、情緒障礙、身心障礙與學習障礙等等。特殊教育的功能,在於以個別化學習計畫,幫助上述學童,在某些方面無法達到該年齡層應有的表現,使其能適應或符合學制裡的種種標準與規範。對於資賦優異與具備特殊才藝的孩子,能促其有效發揮潛能、融入群體、展現自我的優勢與能力;對於身心障礙學童,能減少或消除因本身障礙所造成的學習限制;還可以幫助普通班師生、家長,進一步了解特殊生、接納特殊生。

特教法規的立意與規範,出發點都是為了協助學生,能獲得更貼近的照顧與教導;但是在教育現場的確仍可以看到許多窒礙難行之處,需要大家共同檢討與努力。部分家長擔心孩子被鑑定為特殊生,就會被貼上標籤,因此不願意正視孩子的問題,也拒絕學校、老師的幫助;甚而將鑑定工作視為學校想要「業績」而排斥,錯失許多提供補救教學、處理問題的關鍵時機。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如能換個角度思考,鑑定是一種取得特教服務資格的門檻,當孩子開始接受特教服務,校內的特教老師,會依據孩子的個別需求,設計個別化課程,也有相關專業團隊(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語言治療、心理治療等)的支援,還有輔具、政府經費補助、專業諮詢、學生輔導等服務,運用團隊合作的模式和力量,提供孩子和家長正向的支持;所以等於是有機會拿到「去標籤」的門票。

小嫻是一位發展遲緩個案,今年要升上四年級;與她剛上一年級時清秀模樣相較,卻越顯呆滯,幾乎是有退無進,令人惋惜!

小嫻在幼兒園階段,被鑑定出發展遲緩,母親因自覺小嫻在本校幼兒園(本校對她而言是跨學區;屬都會區)跟不上別人,所以轉至鄰校(小嫻原學區;屬鄉下)就讀,也打算自己在家好好加強教導,才能跟上別人。升小一階段,母親認為小嫻已經跟上進度,所以向鑑輔會要求安置到本校。

鑑定結果是進入本校啟智班就讀,但母親表示她有把握自己可以配合普通班老師的課業進度,來教導女兒,讓她追上其他同學,所以頂多接受進資源班,絕不進啟智班。母親提出一個令人難過,但也只能接受家長這樣決定的理由,母親說:「到啟智班,會被啟智班小孩『帶笨了』,而且會學到不好的習慣與動作或奇怪的叫聲,到了普通班,可以學習比她更好的對象,才會進步。」

〈本校啟智班收的是重度與中重度的學生,的確有她說的情形,但被帶好與被帶壞真的只是立場問題!〉。

我們進行家訪、現況分析,並告知專家專業的鑑定及個別教學的益處,目前先進啟智班才是幫助小嫻的最佳起跑點;之後她的學習進步到了某個程度,可以申請改安置資源班,或者是放棄特教身份,進行結案,孩子的資料也會從通報網中去除。若一入學就到普通班,擔心她因跟不上同儕,遭受屢屢的挫敗感,反而會影響他日後的生活學習與課業學習,但母親堅持自己的看法,依規定我們也只能尊重家長。

小嫻要升三年級時,母親拖著奮鬥了二年的疲憊身軀與無力感,請求學校幫小嫻申請續讀二年級,因為她自己明顯感受到,孩子的學習狀況日漸惡化;而小嫻的課業難度也越發提高,不是母親能勝任的了。鑑輔會團隊勸她,此刻是否先讓她安置到啟智班,會比讓她再讀一次二年級有用;更何況學制只能往前走,小嫻的學習之路不可能降級就讀。可憐天下父母心,她就是覺得進啟智班是條絕路,一輩子會被貼標籤、被恥笑,再度拒絕這樣的建議。

學習成果只能預期,沒有絕對值;但與其用自己的想法賭賭看,何不信任專家的建議?

正視孩子的需要,比起擔心是否被標籤化來得重要。唯有全心接受、認同孩子的個別差異,他們才有機會欣賞自己的不同,珍惜所擁有;唯有父母不閃躲別人的眼光,孩子也才有勇氣去接受,並享受生命旅程的挑戰,走上去標籤的康莊大道。

延伸閱讀
回應